每年夏季5、6月到德累斯顿,老城内天天都有音乐节。在靠近森伯歌剧院与茨温格宫的地方,有一座朝霞一般色泽的城堡式建筑。芦笋季节开始的时候,阳光也常常眷顾。露天的庭院内,常见人们端着大杯啤酒相聚桌前。我从八、九年前开始常到访德累斯顿,开始时并不知道这座“城堡”居然是酒店。某次与朋友在庭院内坐下喝一杯,才了解了个中有趣的历史。

原来,这里与18世纪的萨克森选帝侯“强力王”奥古斯特的情事有关。相传他真正爱过的女人只有安娜·康斯坦伯爵夫人,这位选帝侯当年被迷得神魂颠倒时,为情人在自己的宫殿旁修建了塔森贝格宫(Taschenbergpalais)。 安娜·康斯坦伯爵夫人却只在宫邸里住了5年,据说是因为她性情太刚烈,“强力王”无法忍受,于是将她驱逐了出去。

虽然宫殿在二战时被炸毁,只剩下了断壁残垣,但在1995年,昔日的华贵在尺椽片瓦之上重建了起来。一座融合了华丽巴洛克艺术与优雅当代室内设计的新宫殿落成,这就是今日的塔森贝格宫凯宾斯基酒店。因为建筑特别,这里与德累斯顿旧城一起,被列入保护文物名录之内。

作为酒店,这真是一家不寻常的下榻地。我们见惯了商务型、高层建筑,但在这里,你可以踩着全欧洲最宽敞之一的旋转梯级,头顶是18世纪留下来的原版吊灯,走进“音乐沙龙”内观看作曲与指挥大师理查·施特劳斯用过的指挥棒;推开3楼宽大的阳台门,欣赏对面茨温格宫的大气与古典美。普京、奥巴马到访德累斯顿时,也是下榻在此。不过他们入住的是300多平方米的皇家套房,是这里惟一保留着18世纪华丽古典装潢的房间。

在移步换景的德累斯顿旧城内,塔森贝格宫本身就是一个景点。住在景点里,你完全可以一整天就赖在中庭内,在地中海风味的Intermezzo餐厅、法式小酒馆Palais Bistro,或者全欧洲有名的Karl May酒吧之间任意选择自己喜欢的,在听不见车水马龙的静谧中品尝夏季清爽的白芦笋草莓沙律。白芦笋就来自德累斯顿与柏林周边,从4月底到6月20日之间供应,过时就不再应节了。

而从这个景点步行到任何一个旧城主要景点,步行都不会超过5分钟。那些熙攘拥挤又交通繁忙的热门旅游地简直难以望其项背。


分享此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