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乘车沿着涅瓦大街由东向西前行。涅瓦大街建于1710年左右,是圣彼得堡的主街道,也是城市中最古老的道路之一。所以因为这里的建筑物有不能超过冬宫高度的限制,形成了高度整齐划一、世界上绝无仅有的美丽街道。车依次经过奥斯特洛夫斯基广场,这里建造有叶卡捷琳娜二世的塑像——圣彼得堡最大的百货商场——艺术广场————阿尼奇科夫桥,四尊精致的马匹与驯马青年铜像坐镇桥头與喀山教堂,来到Mertens皮货店对面的大马厩街。一路饱览涅瓦大街的壮丽,一团疑云也升上心头:这些建筑奇观经过了几百年的风霜侵蚀、几次炮火洗礼(二战中曾被德军围困872天),为什么还会保存如此之好?后来经导游介绍才知道,政府每两年拨款一次,对城内的建筑进行维护。 放下行李,我就和几位同学上街了。我们沿着涅瓦大街向西走。没多远又是一座桥。涅瓦大街横贯了三条河流:莫伊卡河、格里鲍耶多夫运河和丰坦卡河。 桥对面一栋漂亮的楼房,是一家古老的书店。书店顶端是别致的玻璃地球仪和墨绿的屋顶,古朴华美。向前走不远,就到了涅瓦河旁,全长74公里的涅瓦河有28公里位于圣彼得堡范围内,它是白海波罗的海和伏尔加河波罗的海两水系的重要航道。由俄罗斯著名建筑师扎哈洛夫设计、1704年奠基的海军部大厦矗立在一片绿荫掩盖的广场上,其建筑物最引人注目的是那根七十二米高的镀金长针,像一把利剑直刺蓝天。在广场中央,一块巨大的石头上矗立着一座铜像,一人神情坚定地骑在腾跃的骏马上,马的后蹄踩着一条蛇。导游介绍说,这是彼得一世的铜像,在1782年,由叶卡捷琳娜二世下令建造,法国著名雕塑家法尔科内花费了十二年才完成的杰作。马的后蹄踩着一条蛇象征着战胜了阻碍改革的旧势力(一说象征瑞典)。雕像下面的巨石重一千六百吨,是当年在芬兰被发现的。由数百名农奴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把巨石拖出沼泽后,再用几根底部挖有沟槽、装有铜球的大木梁在一条专修的道路上滑行了整整一年才拉到芬兰湾,最后用木排从水路运到了这个广场。广场的南面有一栋大楼,楼上飘扬着俄罗斯的国旗,这原来是一座宫殿,现在是圣彼得堡议会所在地。

我们来到涅瓦大桥旁。河对岸是圣彼得堡的“大学区”。一座船工修船的铜像恰如其分地立在桥头旁,不知是哪位大师的杰作。桥头通往码头的台阶两边立着一对铜狮,虎视眈眈地盯着码头。桥的东北方就是著名的冬宫。冬宫外观显得并不“雄壯”,倒有几分“秀气”,蓝白相间的墙,金黄的柱头和窗饰,屋顶一排隽气的小人。冬宫的铁门也并没有想象中的大。冬宫前的广场,又称“宫殿广场”,是圣彼得堡的中心广场,圣彼得堡的地标之一,是圣彼得堡市举行重大活动的场所。广场中央立着一通高大的圆柱,这就是著名的亚历山大纪念柱,为纪念1812年反抗拿破仑战争的胜利于1830年至1839年建成。它的尖顶上是一尊手持十字架的天使雕像。柱子的中心部分由一整块红色花岗岩组成,重达600吨。广场南侧,与冬宫相对,是为了纪念反抗拿破仑战争的胜利,由建筑家罗西于1829年设计建成的半圆形的旧参谋总部大楼,现在为博物馆。它横跨大马尔斯大街,将冬宫广场与涅瓦大街连接起来。拱门之上,建有驱驾战马战车的胜利女神像。 吃过午饭,几个同学相约去滴血大教堂。滴血大教堂又叫基督复活教堂。1881年,亚历山大二世乘着马车经过格里博耶多夫运河河堤时,遭遇“民意党”极端分子的暗杀。刺客投掷了两枚炸弹,第二枚炸弹在他脚下爆炸。亚历山大二世双腿被炸断,医治无效而亡。亚历山大二世在俄国历史上被称为“农奴解救者”。在其统治期间废除了农奴制,刺杀他的行动引起全国上下的不满与指责。为了怀念这位为人民而牺牲的“仁君”,1883年,沙皇亚历山大三世在其出事地点,兴建了这座具有特别历史意义的纪念堂。整个建筑参照莫斯科的圣华西里升天大教堂,耗时24年,于1907年建成。

今天虽然不是周末,但街上人来人往,摩肩擦踵。不宽的街道旁边停了一排汽车,更显得街道狭窄。临街的房子外装饰极富欧洲色彩:门柱上的人物雕塑、精美的铁艺窗栏、墙上的铁艺装饰,每一件都那么精美,那么引人驻足。可以说,这里的每一栋建筑都是一件艺术品。我们来到教堂下面,仰望教堂外墙华丽的装饰,被它的美丽所震撼,感叹其设计的巧妙、建筑的精美。教堂的外墙由金箔和色彩缤纷的宝石、搪瓷、青铜、大理石、彩釉瓷砖、彩色玻璃、马赛克拼贴而成。一幅幅人物画像反映着一个个宗教故事;四百平方米的镶嵌画,是俄国各地城镇的市徽和附属国的国徽。教堂西面的马赛克图案《即将来临的苦难》下面就是亚历山大二世遇害的地方。周围墙上还镶嵌着一块块刻有文字的石碑,碑下有人摆上了鲜花,似乎是一些纪念性的碑文。教堂周围一些艺人在为游客画像,还有一些卖画的、卖纪念品的摊贩。有人穿着17、18世纪的服装与游人照相。圣彼得堡全市有共350座桥,由于河面和桥的高度有限,大型船只无法通过,夜晚一点半开始,涅瓦河上的20座桥梁依次打开,让大型船只通过。曼妙的夜色中,涅瓦河上的开桥成了圣彼得堡市一道独特的景观。冬宫桥是连通圣彼得堡中心地区与斯特列尔区的一座桥梁。看开桥这里是最佳地点。我们穿过旧参谋部大楼的拱门和冬宫广场,来到河边。这里已经聚满了人,通往码头的台阶成了绝佳的看台。我们在台阶上坐下,静静地等待着开桥时刻的到来。人越聚越多,桥头有人拿着喇叭大声叫喊着,那是招徕游客上船看开桥的。河面上,几只小游艇不停地来回穿梭,好像在炫耀。一点半,桥头的大音箱突然想起了雄壮的音乐,桥面禁止通行,桥中央也亮起了强光灯。河面上的船只增多了,一些小船并不急着过桥,而是停在河面静静地等着。不一会儿,桥中间的一节桥面慢慢升起,变成一个三角形,继而完全竖直,在古典音乐的伴奏下完全打开,优美的旋律将开桥景观推向高潮,向人们展示彼得堡令人心醉的美。


分享此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