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iStock_Dirschl

Dresden,Rebuild the Glory

在德国东部,德累斯顿(Dresden)拥有最醒目的天际线。易北河(Elbe)岸上那宏伟宫殿的尖塔与穹顶、精美的教堂和城市中气宇不凡的建筑物,这一切都让人难以相信它是一座在1945年几乎完全被盟军炸平的城市。

惊心动魄的历史

作为德国萨克森自由州的首府,德累斯顿在700多年前就曾是受欢迎的旅行目的地。18世纪,德累斯顿经历了它的黄金时期,那要感谢当时的萨克森选帝侯及波兰国王——奥古斯特二世(Augustus II the Strong)。虽然波兰的首都在华沙,但心系母国的他长期将德累斯顿作为皇家居住地。奥古斯特二世极其热衷于城市建设,虽然他政绩平平,却将德累斯顿打造成欧洲璀璨的文化之都。奥古斯特二世从欧洲各地招揽了最好的建筑师和画家,齐力建造了许多城市标志性建筑物,其中最为令人瞩目的便是茨温格宫(Zwinger)和圣母教堂(Frauenkirche)。在他的规划下,德累斯顿成为欧洲建筑、文化、艺术与音乐的典范之城,“易北河上的弗洛伦萨”也就此得名。

然而,这座灿烂的文化名城并没有躲过二战的破坏。在1945年2月,英美空军联合发动了对德累斯顿的大规模空袭,伴随着无数市民死伤,那些璀璨的建筑也随之变成废墟。

战后长达45年的时间里,由于东德的政治环境,德累斯顿废墟就一直那样荒芜着,直到1989年“公民倡议”这一由知识分子,音乐家和艺术家组成的民间组织发起的、为重建圣母教堂和德累斯顿老城的募捐活动,人们才正式于1992年开始清理废墟,德累斯顿市民拥有坚定的恢复老城面貌的决心,经过十几年的重建岁月,德累斯顿圣母教堂及整个老城终于再现辉煌。

从巴洛克到现代之城

虽然重建后的老城建筑有着无法抹去的灰黑色色调。但如今的德累斯顿仍旧是精美的巴洛克之城,走在古香古色的老城街边,似乎穿梭回那黄金时代。易北河畔,一座宫廷主教座堂(Dresden Cathedral)巍然屹立。它是奥古特斯二世在成为波兰国王之后建造的,音乐大师巴赫曾在此演奏。奥古特斯二世死后,心脏被带回到此地并埋葬在教堂的地下室中,可见它的重要性。主教座堂不远处,德累斯顿的地标——圣母教堂(Dresden Frauenkirche)极致地展现了巴洛克的建筑之美。这座由建筑大师奥尔格• 贝尔(George Bähr)设计的杰作一直是德累斯顿市民富有和信仰的标志。柔美的线条,巨大的穹顶和内部精致温暖的色调无一不彰显巴洛克式建筑的精髓。作为战争后纪念和平的丰碑,圣母教堂的重建过程尽可能地利用了被炸毁后残留下来的砖块。重建后,墙壁上灰黑色石砖和拼接像是一道道的伤疤,使人记住这段惊心动魄的历史,并感激和平的来之不易。

城市中的另一处巴洛克巨作,是仿照凡尔赛宫模式建造的茨温格宫(Zwinger)。这座宫殿宏伟大气,拥有精致又变幻多端的雕塑和精美的喷泉。置身于庭院当中,梦境般的美景使人沉醉。茨温格宫内部房间被辟为博物馆,设有选帝侯艺术品收藏馆、图书馆、古典巨匠画廊、军械库和陶瓷收藏馆等等。德累斯顿在遭到轰炸之前,奥古斯特二世时期的大多数珍品被安全地转移,因此今时此地,我们能够有幸欣一睹它们的光彩。虽然展品规模不大,但仍是人们了解那段黄金时代的重要途径。

易北河的另一边,新城充满了年轻人的朝气。战争的阴影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各式各样的商店和酒吧。著名的德累斯顿艺术街(Kunsthofpassage Dresden)中,普通民房被赋予了无限趣味——元素庭院、光之庭院、神话庭院和动物农场,其中最受欢迎的,是一栋被粉刷成天蓝色的“会奏乐的房子”。这栋建筑让下雨变成了人们所期盼的事情,艺术家巧妙地为楼房的外墙装置了喇叭形的管道,雨水通过管道,便能够演奏出奇妙的音乐。如此奇思妙想,加上大自然的馈赠,好像整个德累斯顿都活了起来。

在旧与新的光影中穿梭,看这座战火中倒下的城市重现辉煌。德累斯顿始终是那座黄金时代的璀璨之城。

图/Flickr_Serge Bystro

德累斯顿旅游局 http://www.dresden.de/en/tourism/tourism.php


分享此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