布拉格不能承受的生命之轻、布达佩斯预言家口中的命运轮回、以及布加勒斯特不可一世的昔日荣光,每一处都像是东欧的一个谜,召唤所有渴望探秘东欧的旅人举步前往。历史做媒,这一程,我们将要去探访罗马尼亚首都布加勒斯特旧时的繁华,以及如今洗净铅华之后恢宏的神秘。

黑海以西,巴尔干半岛之北,美丽的多瑙河缓缓流经罗马尼亚,最终在康斯坦察城归入大海。离这座城不远的地方,罗马尼亚的首都布加勒斯特宛如一颗光芒不灭的明珠屹立于此。这座名为“欢乐之城”的土地见证了罗马尼亚数百年来的兴胜衰败。

巴尔干半岛上的欢乐之城

踏上巴尔干半岛的中国旅人免不了有一些社会意识形态情节。二战时期同属社会主义阵营,历史过往的相似为如今到访的中国游客增添了几分亲切感。布加勒斯特名为“欢乐之城”,传说中发现这块肥美之地的牧羊人将他名字的欢乐气息深深地融入布加勒斯特的土壤中。穿城而过的登博维察河宛若一条青翠的玉带缓缓汇入多瑙河,把布加勒斯特装扮的分外美丽,加上巴尔干半岛上独特的中东风情,布加勒斯特像是一碗浓郁的多瑙河之水,让人一饮难忘:犹记得站在古老的布库尔教堂上,看很远的地方,一层薄云把精致的老城浸染成斑驳的紫红色。犹记得坐在登博维察河畔看夕阳,河水在落日余晖中流淌成金灿灿的糖浆。

印象中的欧洲旅行,总少不了明晃晃的太阳、街角吵闹的咖啡厅和街边弹着吉他哼着歌的流浪歌手。而布加勒斯特却多了一味怀旧的温情,因为这座城市积攒了太过丰厚的历史,并且什么都不轻易放弃:无论是建于十五世纪的老皇宫Curtea Veche,还是建于齐奥塞斯库时期的罗马尼亚人民宫(Casa Poporului),都被这座城市深刻地铭记。时间在这座宛如贵族遗孤的欢乐之城中轻佻地晃动着,变得梦幻,变得温慰而闪光。即便岁月匆匆,昔日的雍容依旧保持着当时的温度。

图/mladensky

遇见布加勒斯特的旧时光

登博维察河左岸的老城区基本上还保持着罗马尼亚传统的建筑风格,很多店铺门前挂着中世纪风格的铁灯笼,行走其间恍若隔世。众多新古典主义式的优雅建筑、市民雅致的生活情趣,使布加勒斯特二战之前一直拥有“小巴黎”的美誉。如此多面的城市,不适合远望,只宜近观。漫步其间,优雅浪漫的气息从每条街道,每块砖石中弥漫开来,让人流连忘返。

登博维察河穿城而过,将布加勒斯特一分为二。河流两岸建筑风格的反差体现了罗马尼亚充满变迁的历史。一边是齐奥塞斯库时代的风格单调的灰色建筑,一边却是罗马尼亚辉煌过去遗留的贵气,以及曾被称作“东方小巴黎”的骄傲。就算是在同一条街道上,两种迥异的建筑风格也被戏剧化的融合在一起:两旁排满苏联式高楼的阴暗小巷尽头,隐匿着漂亮的花园、精美的修道院和华丽的东正教教堂。行走在两种风格迥异的建筑群中间,好像是穿梭在罗马尼亚旧梦里:梦境中优雅的贵妇人陶醉在气势恢宏的罗马尼亚神殿中的盛大古典乐演奏会中,东正教教堂的圆型屋顶上仿佛有穿着红舞鞋的姑娘在起舞旋转。

东正教教堂 图/Arpad Benedek

另一座尽显罗马尼亚历史变迁的建筑坐落在市中心的一个小山坡上,这座从1983年兴建至今未完工的大国民议会宫气势汹汹地霸占了宪法广场33万平方米的土地。这座号称世界上第二大单体建筑、仅次于美国五角大楼的宫殿,是晚年的齐奥塞斯库欲为自己“树碑立传”的美梦:象牙色大理石、巨形木门、晶莹剔透的水晶吊灯、鲜艳的手织地毯,成就了这座富丽堂皇的宫殿,却也成为当时经济萧条的罗马利亚的心头之痛。庆幸罗马利亚人民没有像处决齐奥塞斯库那样草率地处决掉这个建筑奇观。如今它的存在不仅是罗马尼亚建筑史上的荣耀,也是齐奥塞斯库政权戏剧性变迁的见证。

寻访吸血鬼之家

不知道有多少人像我一样对吸血鬼传说无可自拔地着迷。传说中拥有“不死之身”和“不老的容颜”、靠吸食人血为生的吸血鬼是高贵的欧洲王室后裔,而他们的发源地就是巴尔干半岛地区的罗马尼亚。

在罗马尼亚,有一座神秘的德古拉城堡,传说是世界头号吸血鬼居住的地方,也是好莱坞电影《夜访吸血鬼》中那个恐怖阴森的吸血鬼世界的起源地。传说终归是传说,经过文学的修饰总是能散发出迷人的光环。不过“德古拉”却切实地成为吸血鬼爱好者心目中的吸血鬼代名词。夜晚从灯火迷离的布加勒斯特大街上逃离,猫进老城区的吸血鬼巢穴 - 德古拉俱乐部:潮湿阴暗、血溅四壁、血红的桌布以及面无血色的侍者,这种氛围着实让人恍惚。一头银发的德古拉伯爵高傲地向所有来访者喊道:“Welcome!”给大家讲述吸血鬼之余不忘从来宾中挑选一位美丽的姑娘,献上 “吸血鬼之吻”,最后在“I will come back”的告别声中, 消失在夜幕里。

图/SerrNovik

分享此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