極光是一生必見一次的自然奇景,只在緯度60至70的高緯度地區才得一見。高緯度嚴寒的氣候,常讓追極光如此艱辛但卻令人永生難忘;在攝氏零下40度的冰天雪地中,等待極光的現身,還得隨時捨去手套,拿起相機追捕極光,得忍受 手掌在冰冷的天氣裡如刀割般的疼痛。 在芬蘭北方的拉普蘭(Lapland)卡克斯勞特恩酒店(Kakslauttanen Arctic Resort)裡,不用如此艱辛地追極光,而是在躺在暖暖的被窩裡,只用睜眼一瞧便見極光高掛穹蒼。原來是卡克斯勞特恩在雪地裡建造起20個玻璃穹頂房間(Igloo),才能有的獨特極光體驗,玻璃屋冬季能欣賞極光,夏季則見北國才得見的午夜烈日,高科技的穹頂由可升溫的玻璃製成,能為圓頂屋加溫,還可避免溫差而形成的白霧,讓人清楚地看到極光;無論外頭有多凍,室內始終維持在21度,不用再忍受椎心刺骨的冰冷追極光。極光最常出現在夜晚的10點至淩晨2點,為了確保在無光害的情況下欣賞極光,酒店還特別規定晚上10點半公共場所的燈光都得熄滅。古時的中國人相信天圓地方,圓頂的玻璃屋恰好體現了這個道理,躺在四方暖床,望著玻璃圓頂外頭已是白雪一片,黑暗如墨的天空映襯著滿天星光,流光飛舞,淩晨時分終於等到一道綠光劃破長空,從林間竄出,像是青蛇一般搖曳著身軀,身上的顏色時而青綠時而深紅,盤踞在穹蒼的一側,讓太過急迫的世界都摒除在這萬籟俱寂的夜裡,更有無聲絢爛的星光為襯,極光繼續騷動喚醒感官,但肉身不爭氣的在極為舒適暖和狀態下投降,在極光的守護下沉沉睡去浪漫無限。

圖/Kakslauttanen Arctic Resort

然而是誰在一片白茫茫之處,蓋起這夢幻玻璃小屋?1973年的夏天,尤西在芬蘭最北之境釣魚,返家時被困在卡克斯勞特恩的原野邊,尤西覺得熟悉無比,來年的夏天他就在這開了家咖啡館提供給去北角的過客。此後克斯勞特恩成為知名的旅遊聖地,尤西把此地打造成一個度假村,共有25個頂級木屋,20個玻璃穹頂客房(Igloo),餐廳提供鹿肉和碳烤鮭魚等拉普蘭地區特色菜。卡克斯勞特恩酒店,鄰近《烏爾禾凱可嫩》(Urho Kekkonen)國家公園,在拉普蘭地區,當地的沙米人保留了傳統的生活方式,不僅延續民族文化,也為拉普蘭的觀光帶來不少極地體驗。像是在《烏爾禾凱可嫩》登山,更適合有只哈士奇犬相伴靜思漫步在大自然裡,酒店附近的哈士奇犬場提供給愛犬人士,讓遊客體驗一人一犬一世界的機會,或是孩子熱愛的哈士奇雪橇之旅。這裡還有馴鹿場,你可以駕一回馴鹿雪撬,試試駕訓馴鹿的技巧。耐寒的遊客也可體驗冰釣,在冰凍的湖心用電鑽弄出一個洞釣魚,“綠蓑不耐風霜透。投置有魚來上鉤。風,吹破頭;霜,皺破手,”但這番冰釣的滋味恐怕不是人人都想體驗的,在河畔的三個煙熏桑拿室,是世界上最大的煙熏桑拿室;高溫的桑拿浴在冬日裡如此溫暖身心,特別推介給怕冷的遊客。

卡克斯勞特恩把科技玻璃與純淨的北國風光結合,納宇宙大地之精華,集天地之靈氣,遊客幸運地只需一睜眼就見極光的靈動,與極光的相遇竟是如此簡單,唯有物質的世界遠離,心靈頓時富足了才能簡單純淨地能與天地共存。


分享此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