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una, Good for Everybody

很多国家都有桑拿,不过在芬兰,桑拿已成为人们生活的一部分。在古时候,这些小蒸汽房在没有流动热水的漫长冬季里是最实用浴池。甚至在芬兰,有些小婴儿是在桑拿浴中出生的,这不仅因为桑拿的热水,还因为高温为桑拿提供了一个无菌环境。

甚至在今天,桑拿仍是每家每户必不可少的设施。据官方数据显示,芬兰拥有五百三十万左右人口,两百万个桑拿浴室,有些估计甚至高达三百二十万个。99%的芬兰人至少一周要洗一次桑拿。

有人说在这个国家,很多的重要的决定都是在桑拿中完成的。芬兰政府的办公大厅里就拥有桑拿浴室供国会议员使用,这样看来这种说法不无道理。二战冷战期间,统治芬兰26年的总理Urho Kekkonen曾与Nikita Khrushchev在其住宅中的桑拿浴室中攀谈到凌晨五点。

正宗的芬兰桑拿并没有彩灯、香氛和舒缓的音乐。作为一名游客,如果你正在一个安静昏暗的房间里享受桑拿,只能闻到新鲜的桦树皮清香和天然的燃油味道,那你就来对地方了。桦树的树枝可以让皮肤变得光滑。在桑拿房里有一些基本的规则:不允许吃喝,聊天时尽量避免谈及工作、身份和宗教信仰。

由于蒸桑拿的过程中会大量出汗,人们会在出浴后补充大量水分。桑拿过后芬兰人喜欢喝啤酒或是苹果威士忌,佐以炉火烤熟或是锡纸包裹着的香肠。

图/Istock-Eerik

穷人的药房

桑拿在芬兰已经存在好几千年了,第一批来此定居的人在地上挖了一条沟渠,并加热了一堆石头,他们把水浇在这些热石头上,蒸发出后来被称为loyly的蒸汽。对于那些在田里干活的农牧民,桑拿浴可以帮助他们清洗身体和舒缓肌肉酸痛。

芬兰人将桑拿称为穷人的药房。有一句芬兰谚语说,如果一个病人没能被煤焦油、烈酒或是桑拿治愈,那他必死无疑。妇女在桑拿浴中分娩,因为传统的蒸汽房墙壁上有天然抗烟尘的真菌,帮助保持房间的清洁。桑拿池也是婚前举行净化仪式的地方,以及安葬死者时的净化之地。

这些温暖的小房子对于芬兰人极为重要,桑拿房有自己的守护神,叫做Saunatonttu,按字面翻译为桑拿精灵。这些小地精极其需要被尊重,否则就会给人们制造麻烦。之前的传统里桑拿只是时不时地为这些地精而温热,或者人们在外面供奉一些食物。作为回报,如果桑拿池面临火灾的危险,精灵会像向人们提前发出警告;或者惩罚那些在桑拿池中行为不端的人。在桑拿中不适当的行为包括睡觉,玩游戏,争吵,或制造噪音。孩子们被教导在桑拿房中要表现得像在教堂里一样。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中,一组由芬兰记者、医生和建筑师组成的桑拿信徒开会讨论桑拿将来的发展方向。作为桑拿社会的芬兰,或是所谓的Saunaseura,他们将气候条件纳入其中来决定修建桑拿的最佳方案,并设计了一些实验来检测桑拿的生物效应。他们最后得出结论: 除了新生儿和心脏病患者之外,桑拿对任何人都有好处。

一个拥有4200名成员的社群经营着他们的桑拿小岛,这座小岛靠近芬兰首都赫尔辛基。在桑拿小岛上人们修建了传统的木质桑拿房。这些房间通过一个大火炉燃烧木头而产生的烟雾加热到80-160度,在人们到达之前,烟雾会通过房檐上的一个洞排放到室外。整个过程耗时五个小时左右,因为这些木质的桑拿房很容易着火,所以整个过程需要相当谨慎。当地人认为每一个桑拿都有自己的特点和与众不同的loyly蒸汽。蒸汽越好,桑拿就越多乐趣。

图 / MykolaIvashchenko

在冰天雪地里游泳

暖热身体只完成了蒸桑拿的一半。在冬季,芬兰人在桑拿房中暖热身体之后,会跑到室外去冬泳或在冰雪中裸奔,然后再回到温暖的桑拿房。

冬泳爱好者认为,冬泳和蒸桑拿一样对身体大有脾益。他们中的很多人声称从来没有在寒冬中患过感冒。有研究表明,有冬泳习惯的病人手术之后的康复速度远比正常人快,因为他们已经习惯了这种冲击。

不论桑拿的好处是什么,作为一个访客,若你被芬兰人邀请去蒸桑拿,那就证明他们诚心想与你交朋友。就像一个游客所说: “我们的女主人苏维认为,那些本来只想在芬兰停留几分钟的人,最终都会抵挡不住桑拿的诱惑,在浴室中享受两个多小时。除了极少数情况下人们需要到桑拿室外降降温,这些冒着滚滚热气的木茧实在是太诱人了!”

图/vastavalo

分享此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