里斯本的独特之处在於它虽是现代摩登的城市,但在周围平方公里内的城堡比例却是最高的。这是因为它是西欧最年长的城市,也是世上最古老的城市之一,它甚至比其他欧洲现代首都例如伦敦丶巴黎丶罗马要早于几世纪。

大航海时代的葡萄牙探险队大多在15-17世纪离开里斯本,包括瓦斯科•达•伽马Vasco da Gama於1497年远征印度。16世纪是里斯本的黄金时期:它是欧洲的贸易枢纽,范围从非洲丶印度丶远东延伸至巴西,并利用贸易香料丶奴隶丶糖丶纺织品和其他商品获得巨大的财富。 对欧洲人而言,香料的需求已大於奢侈品。冬季时,他们吃秋季就屠宰的肉品,而大部分的肉放到那时就会腐坏,而香料可以掩饰其味道及气味,尤其是胡椒。在欧洲除香料价位高以外,利润更是可观。

好几世纪以来,从东方到地中海到欧洲,共有三条主要贸易路线:从中国横跨中亚到黑海的长途路程,需从印度乘船至波斯湾,途经巴格达(伊拉克)或大马士革(叙利亚)到地中海港口。当货物到达这些港口,分散给欧洲的产品就会被义大利的城邦垄断,特别是威尼斯和热那亚。 葡萄牙人希望他们可以自己找到路线去印度,以打破威尼斯人垄断的束缚。但送船至非洲并不简单,很多没受过教育的水手迷信有海怪丶巨型漩涡丶炙热的太阳和沸腾水域会使靠近的人被杀害。

图/TerraXplorerplanet

1487年,迪亚士Bartholomeu Dias从里斯本航驶两艘轻帆船及一艘补给船,并且首度环游非洲大陆。航行几天後,因担心食粮用尽和冷冽气候,於是返回。 葡萄牙国王随後派任达伽马带领非洲到印度的第一个远征队。达伽马的四艘船启航於1497年7月7日,其中一艘船带了三年的补给品,其中船员共有168人,包括被分配到危险工作的罪犯。

达伽马到达卡利卡特(印度)时为1498年5月14日,也成功把香料运上了船。但疾病与事故开始取走他部下的性命,达伽马决定返航葡萄牙。当他抵达里斯本时,已经历时两年又两个月了,原来随行的168人只有44名返回。 尽管这次航程有所损失,达伽马从海路抵达印度并且进入到亚洲更古老的文明,终於达到其他人未完成的壮举。这历史性的航程对欧洲及世界历史都产生了巨变。 葡萄牙国王曼努埃尔一世Manuel I,宣布达伽马的发现传遍欧洲。于他在位期间,里斯本成为欧洲最繁忙的港口之一。另外在建筑方面达到很大成就,当时一种新的风格出现,就以国王的名字命名,曼努埃尔式建筑就此诞生。这就是现今我们在里斯本看到的”圣哲罗姆派修道院 Jeronimos Monastery丶贝伦塔(Belem tower)丶巴塔利亚修道院Batalha's monastery ”以及在全国各地教堂的建筑风格。

图/Turismo de Liboa

葡萄牙的船长很快就变成欧洲最好的,他们驾驶机动性最好的船和应用最创新的导航及制图技术。葡萄牙地图在15-16世纪是欧洲顶尖的,而且引起在里斯本的外国间谍试图想买或窃取它们。因此,葡萄牙人必须安全的保管地图,让他保存在秘密的状态。 虽然17世纪终结了葡萄牙的垄断,葡萄牙仍然在印度站稳地位直到20世纪60年代;在非洲直到20世纪70年代。而第一个欧洲帝国葡萄牙,永远被称为发现新大陆的先锋者。


分享此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