波斯托伊纳地下溶洞奇观

Into the Dark Cave

当我的火车从斯洛文尼亚的首都卢布尔雅那(Ljubljana)驶向南部的波斯托伊纳溶洞公园(Postojna Cave Park)时,周围的气氛不觉间有一丝难以言传的微妙。窗外阴雨连绵,人烟稀少,旧式的火车穿行在葱茏的山岭之间,发出这里唯一的声响。前方的视野因为茂密的树木和山间气雾变得模糊不清,我的目的地波斯托伊纳却因为这些变得更加的明晰——这个拥有地下世界和无眼幼龙的地方,似乎就应该存在于这样一个人迹罕至的偏远之地。

地下异世界

地下世界是什么样的?波斯托伊纳的地下溶洞告诉你,这是一个布满了獠牙般的钟乳石的黑暗之地。尽管溶洞在近150年前已经铺上观光用的火车轨道,但从旧入口那些刻在墙壁的13世纪的签名可得知,早在800年前,已有大胆的造访者来到这里。但他们只敢在洞口的几米深处做短暂的停留,所见到的钟乳石则被他们画成各种面目狰狞的妖魔鬼怪的模样。

这是当然的,如果你有一点幽闭恐惧症,进入溶洞的第一眼,相信会被这个肆无忌惮“张牙舞爪”的封闭空间吓得不轻。这个长达24公里的洞穴被各式各样的钟乳石所包裹。有些密密麻麻吊在宽阔的洞顶,如同从细孔中涌出来的蠕虫;有些横叉在你身旁,似一把把随时待命的闪着光泽的肉剑。但当你意识到,即使是伦敦的圣保罗大教堂也可以容纳进这个洞穴大厅时,恐惧又会随之消失,更多的是惊叹于大自然的鬼斧神工。

穿行在地下溶洞里的观光火车

“这里的工作人员都受过高等教育和专业训练,在游客遇到问题时能够随时帮助他们。” 我的向导、喀斯特地貌兼洞穴动物专家Katarina Kanduč向我说道。在过去的200年里,超过3900万游客参观了Postojna洞穴,欣赏和赞美这个地下世界的宏观规模和壮观景象。

我们乘坐了一段不同寻常的“地下火车”,经过一些窄得快要磕到头的隧道,游客开始低头尖叫。Kanduč告诉我说,她曾经接待过一个篮球队,他们无一例外地紧紧抱住了头。“这些隧道看起来很窄,但是经过了精心的设计,其实一点危险都没有。”Kanduč眼睛都不眨一下地说。

虽然洞穴大部分时候都带给人一种屏声息气的敬畏感,但常年呆在这里的溶洞专家也为这里赋予了一些“浪漫的”解读。“有些钟乳石是从洞顶和地上同时生长,最终联结成一个石柱,所以我们把这种情况称作它们要联姻了,”Kanduč打趣道,“但这得花上好一会时间,因为钟乳石一百年才能长一厘米。”她又为这段姻缘加了一个遥远的期限。

地下溶洞的音乐厅不仅可举办大型活动,还可让攀爬爱好者进行溶洞攀岩探险

音乐厅是另一个不能错过的景地,这里是整个洞穴最开阔的地方,拥有绝佳的回声效果,曾被多次用来举办地下音乐会。在游览的过程中,有女孩在音乐厅里轻轻哼出旋律,唱诗班似的空灵声响在厅里回荡开来。这里还有世界上唯一一个尚在运营的地下邮局,不少游客从这里寄出一张穿越地面的明信片。

无眼龙宝宝

地面上住着人类,地下洞穴里住着龙。这是神话小说喜欢的故事,在波斯托伊纳溶洞却是真实的存在。在洞穴的一个空旷处竖立着一个巨大的扁形水箱,被称为“龙宝宝”(Baby Dragon)的无眼生物就生活在里面。

生活在地下洞穴里的无眼龙宝宝

1689年,当地自然科学家Valvasor首次记录了这种叫做olm的蝾螈。由于当时的人们相信洞穴里居住着可怕的龙,于是当一场雨水将这种地下动物冲到地表以后,它们便被认为是龙的后代。

今天,olm被斯洛文尼亚很好地保护了起来。在洞穴旁边有一座供人参观的洞螈展示馆(Proteus Cave Vivarium),我在这里得以清楚观察到“龙宝宝”的姿态。它们比A4纸短一些,全身淡红色,心脏长在咽喉处。它们有着如少女肉粉色裙子褶皱的鱼鳃,最令人印象深刻的是,它们完全没有眼睛。

“它们已经完全适应了洞底黑暗的生活。”Kanduč向我说道。当发现黑暗的洞穴生活已经不需要用眼睛来感光时,它们的皮肤开始慢慢长向眼睛,最终彻底覆盖住双眼,变成一种无眼的龙。

建造在百米多悬崖上的普利雅玛城堡

骑士的秘道

龙和神秘的地下世界绝不是波斯托伊纳的全部,在洞穴的几公里外,坐落着另一个奇迹——悬挂在高达123米绝壁上的拥有800年历史的普利雅马城堡(Predjama Castle)。如果说美轮美奂的童话城堡是王子与公主幸福的归宿,那么这座悬空而建的古堡就是骑士们殊死搏斗的荣光与尊严的所在,它真正还原了中世纪城堡作为军事防御的功能——悬崖上居高临下的地理位置、险要的入口吊桥、滚热油的洞口和城堡里昏暗潮湿的囚室、逃亡的密道……这都让几百年前那些惊心动魄的故事得以真实的呈现。

在众多的城堡主人中,最有名的是那名叫做Erazem Lueger的侠盗男爵。据说他曾来到这座城堡以逃避追杀他的军队。他的敌人企图将他饿死在城堡里,然而男爵不仅平安无事,还时不时慷慨地从城堡上扔下新鲜的樱桃和烤羊给那些疲惫不堪的士兵。

“答案就在城堡的后面。”我们的导游一边说着,一边带我们来到城堡的后部,原来这里并非一堵敦实的岩壁,而是一条通向外界的秘密通道。在被围困的日子里,男爵正是通过这条密道获得新鲜食物的补给。

位于城堡后部的通向外界的秘密通道

聪明狡猾的骑士最终却因为仆人的出卖,在一天夜里葬身在马桶之上。尽管今天这位斯洛文尼亚的罗宾汉已经离开人世半个世纪了,但古堡似乎不想让这个故事就这样结束——1991年古堡翻新的时候,一个工人在储藏室里发现了一个身份未明的装满财物的宝盒。而一些爱好探险的人则声称,他们曾在男爵的秘密通道里,见到了这位骑士忙忙碌碌搬运食物的身影。

窃听风云

“你来自哪里?”在参观Hotel Jama酒店的一个地下密室前,我们的一个新向导在酒店大堂里和我们寒暄,“我是中国人,来自荷兰。”我介绍道。然后他没收了我的手机,对我的个人情况再次做了备份和记录。

Hotel Jama酒店坐落在地下溶洞不远处,曾接待过众多来自世界各地的知名游客

我们被带到这个地下密室。如果不是亲眼所见,我定不会相信,在这样一个高级舒适的酒店的地下,藏着一个上世纪用来监听政治谈话的窃听室。由于溶洞吸引了世界各地的高级政治人物前来参观,于是这个距离溶洞最近的豪华酒店就具备了非同寻常的地位。直到2016年的酒店翻修,人们才发现这个地下空间,揭开为什么当时总有陌生的面孔在酒店里用餐或用洗手间的疑团。

我在这里得以亲眼看到只在007电影里出现过的监听场面,听到了40年前窃听到的用各种语言进行的谈话记录,我们还脚踏着一级级的地下阶梯,走向当时情报人员工作和休息的场所。一个个简朴的房间里放满了大大小小的窃听仪器,上面插着各式各样的电线,一个隔间里还有一张睡觉的床。

“你来自哪里?”旅程的最后,我们的房间里传出了熟悉的声音,“我是中国人,来自荷兰。”这不是我们刚刚在酒店大堂里的闲聊吗?就在我惊讶得一句话都说不出来的时候,向导打开了一个小设备,按下了删除键。还没等我反应过来,我的声音就已经永远消失在这个阴谋世界里,如同铁托(Tito)时代那千千万万条被记录到的不重要的声音一样。

2016年在Hotel Jama酒店下方发现的秘密窃听室

想进行一次探险之旅吗?请点击 波斯托伊纳溶洞旅游指南 ,查看关于游览波斯托伊纳溶洞公园的实用贴士吧。


分享此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