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Guide to Napoleon's Waterloo

在1815年的滑铁卢战役中,欧洲国家的联军打败了拿破仑。因为那场有名的战役,世界上很多地方都以比利时法语区这个名不见经传的小村庄来命名。滑铁卢遍布英国、美国、加拿大和澳大利亚,甚至连南极洲都有滑铁卢。但是真正的滑铁卢却就在布鲁塞尔郊外,每年有成千上万游客来到这里眺望起伏的山野美景,想象着漫山遍野的千军万马。还有些人则穿起当年士兵的制服重演那场欧洲绝世之战。这里每座建筑都是历史的一部分,每座农场都有相关的故事,所以,《hi欧洲》为你准备了一份特别战场探秘指南。

Ligny 利尼: 战前两日

在这个村子里,拿破仑的军队与普鲁士军队交战过,这是拿破仑皇帝的计划之一:在不同的地点将联军的分支各个击破。普鲁士军队撤退的时候,拿破仑以为他已经彻底赢得了胜利,这个错误的判断后来证明是致命的。因此,难怪这里的村民都知道他们在历史上对战争的结局起了重要作用。“我有两种生活。”农场主Benoit Histace正在把他的农场改造成一座新博物馆。“一种生活是当农民,一种是扮演拿破仑军队里的军官。”Histace已经参加过30年的历史重演了。“在军团里,我们有自己的名字。步兵没有按照真实的历史原型。但是我扮演的军官确有其人, ”他说。尽管扮演拿破仑士兵的人们每个月都有聚会,每年的重头戏却是在六月。到时成千上万访客会聚集在这里,徒步前进到滑铁卢,穿过战场,沿路扎营,就像1815年的真正军人一样。

Ferme du Caillou:大战前夜

这张行军床很小,却真的是拿破仑在滑铁卢大战前夜睡觉用的。无论怎样,他每次也只能睡一个小时——他的军官会不断打断他休息来报告外面的战况。军官们就在旁边的小屋子里,根本没地方可躺,不过他们也比那些在外面淋雨的士兵要好得多。拿破仑把他的战事委员会设在厨房里。当地农场主听说皇帝本人御驾亲临,就前来讨要一些补偿。——他太有远见了,两天之后,农场房子就被普鲁士军队烧掉了半边。

Hougoumont 乌古蒙:决战当天

“用一切办法守住乌古蒙,”在滑铁卢战场上与拿破仑对阵时,英军指挥官威灵顿公爵阿瑟•韦尔斯利(Arthur Wellesley, Duke of Wellington)命令他的军队。英军在农场设防。为了夺取那座坚固的村舍,法军花了几乎一天时间。一队法军士兵曾一度攻了进来,但是那些英勇无畏的英军士兵关上了农场大门。在当天剩下的时间里,尽管拿破仑的12,700士兵全力以赴,法军也没能占领乌古蒙。最后,他们决定将整个地方付之一炬。这时奇迹发生了。当火到达小教堂门上的木制耶稣雕像时,火渐渐灭了。雕像完好无损,留存至今。

图/istock

Waterloo Memorial 滑铁卢纪念碑:白日之战

“人们以前来这里,爬上狮子拍照再爬下来,如果你问他们谁打赢了滑铁卢战役,他们会说是拿破仑,” Etienne Claude主管微笑着说。这里位于战场的中心,可以参观的东西很多。荷兰人筑起了一座高台,台上是狮子雕像,有226级台阶通往荷兰国王受伤的地方,法国人绘制了一幅战役全景图放在这里。近来这儿增加了一座地下博物馆,不仅展示了战役的故事,还介绍了法国大革命和拿破仑的崛起。最精彩的是4D电影,当战马和步兵向你冲来时,你能感觉到地面的颤动。在这里,你能感受到混乱、嘈杂、炮声和军队互相拼杀的声音。

Wellington Museum 惠灵顿博物馆:战后之夜

代表惠灵顿公爵的一个人偶坐在村子里的一个小客栈里他曾经坐过的桌子旁,展示着他正在写捷报的模样。在捷报里,惠灵顿公爵承认,如果普鲁士军队没有返回从侧面攻击拿破仑,英军恐怕很难守住,而拿破仑可能已经获胜了。当惠灵顿公爵写报告的时候,拿破仑正在返回巴黎的路上,他在那里宣布退位,最后被英国军队放逐到南大西洋的小岛圣赫勒拿岛 (Saint Helena)上,5年后他在那里去世,享年51岁。

Mont Saint Jean:大战过后

当时很多农场都被用作临时战地医院,数千名士兵在那里接受治疗,很多人做了截肢手术——为了活命这是唯一的办法。那时欧洲的医药技术还不是那么发达,这座小博物馆讲述了那些治疗方法血淋淋的细节。幸运的是,这座农场也酿制啤酒,你可以在参观时品尝新鲜酿制的啤酒,这种啤酒有一个恰如其分的名字:“滑铁卢,勇士佳酿。”

尽管在滑铁卢战胜拿破仑为欧洲带来了40年的和平和繁荣,战后这些村子却过了相当长一段时间的苦日子。很多农场都被烧毁了,庄稼也遭到破坏,田野里到处是尸体和伤兵。与此同时,第一批观光客在战事结束后第二天就从布鲁塞尔乘坐马车来到了战场。从世界各地来这里参观的游客络绎不绝——有人来研究战术,有人来凭吊祖先,还有人喜欢历史或者希望来看看宁静的风景。已经过去200多年了,滑铁卢还是那么出名。

更多文章: 实用信息


分享此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