格拉斯(Grasse)位于戛纳(Cannes)以北的山丘中、住着5万人口的中世纪小城,自19世纪以来一直被誉为世界香水之都。曾经以维多利亚女王为首来到格拉斯过冬的贵族为常客,花宫娜等香水工厂如今每年吸引着150万游客。

浪漫、果香浓郁、醇厚、令人陶醉、经典、清淡或是新鲜的味道——香味与主人的性格紧密相连,一旦选中一个,就很难再改变。除非他们参观格拉斯,才会发现其实有多少种香味。

花宫娜历史工厂坐落在格拉斯市中心的一栋美丽的、第19世纪的黄色房子里。房子里面有一家博物馆,展览以香水制造历史为主题的私人收藏。楼下则是原来的工厂,在那里的实验室与作坊里游客们可以看到香水是如何制造的。

香水公司聘请“鼻子先生”——即调香师——通过混合不同的天然香精而创造出新的香味。香精小瓶子一排一排地放在一件被称作“香水风琴”的柜子里面,按照香味的浓度有序排列。花宫娜的公关总监Charlotte Urbain向《Hi欧洲》解释道:“我们首先构想一个香味大略,把这个大略传达给一些香水师。他们便会调制一些样品,最后我们从其中批准最好的。这是一个要几个月、甚至几年的漫长过程。”

在第21世纪的传统香水厂

花宫娜创建于1926年,当时Eugène Fuchs接手Cresp-Martinenq香料厂。据Urbain女士说,来自阿尔萨斯的公证人Fuchs先生“爱上了法南的蓝色海岸及其温柔的气候。” 当他购买了旧厂子并将其命名花宫娜时他就走进了香水界。花宫娜(Fragonard)一名是为了纪念格拉斯著名油画家Jean-Honoré Fragonard,因为其父亲曾是一名手套香水师。

在过去30年中,这家家族企业由Anne, Agnès 和 Françoise Costa共同经营。Urbain女士解释说:“她们给香水添加了女性的一面,改变了其包装与营销方式。”花宫娜在格拉斯、戛纳和埃兹共有三个厂址,并在巴黎刚新开设了一家香水博物馆。

在法国,每年有400到500个种款香水问世,但是三年之后其中仍然有卖的屈指可数。但在花宫娜并非如此;虽然它的工厂每年都推出新的香水味道,但是它早在1946年创造的“夜来香”一款畅销至今。今年新出的是由橙花制的“红心王后”,现在以香水与淡香水的形式而上市。“暹罗花园”则是“花宫娜花园”的最新款,Urbain女士描写为“一个泰式的嗅觉串联,带有新鲜、绿色以及微辣的香味。”除了香水之外,花宫娜还生产香皂,销售化妆品与家居装饰品。

不再有花田

格拉斯的故事始于16世纪和17世纪,当时此镇有许多调香师用橙花、玫瑰、茉莉或晚香玉做香味的手套,而这些花同样也用来制作香水。但直到19世纪中期工业革命开始时格拉斯才成为香水产业的重要中心。

制做香水的第一步是手工采摘鲜花。这主要是从七月到十月,虽然有一些花(像含羞草)在冬天绽放。如果恶劣天气导致了一次收成不好,花就会从国外进口,或者从法国其他地方的实验室运过来。一吨的茉莉花才可以做出一公斤的茉莉精华。

如今在城内已禁止的香精提取过程,本来是通过“油脂离析法”进行的。花宫娜导游Françoise解释:“在一个月的时间,鲜花每天被摆放在一层融化的动物油脂上。这是一个漫长而昂贵的做法。”

自20世纪60年代以来,香水制造商则使用化学溶剂。她补充道:“花混合在大罐子里存放八个小时。”下一步是蒸馏,在这一过程中蒸馏器的底部填充冷水,而同时上面的水在沸腾,过滤着一个花瓣的筛子。香精便在另一罐中冷却和储存。导游最后说:“香精浸软三周之后才成香水或淡香水。”由于香味在水中不稀释,香味会留在皮肤上。在花宫娜历史工厂里,一个半自动生产系统每天填充并密封5000个香水瓶,并且在瓶身上贴标签。

如今,大多数的种花田已经消失,但香水公司都保留自己的专业知识,并且把它移交给来自全球各个角落的学生与培训生。国际香水博物馆公关主任Christine Saillard说:“为了生存,他们已经跟迪奥、路易威登和香奈儿等国际名牌建立了合作项目。”

花宫娜香水工厂: www.fragonard.com

更多文章: 含羞草之路——蔚蓝海岸上的冬日魅力

更多文章: 珍贵的薰衣草之蓝


分享此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