玛利亚·塞雷纳植物园(Maria Serena)

花园节由玛利亚·塞雷纳植物园开始。这个节目起源于一个法意合作的项目,这个项目复原的植物园之一便是玛利亚·塞雷纳。它坐落于海边和Garavan山丘之间,被认为是法国最温暖的花园。这里温度不会低于5°C,因而异国植物可以在此生长,如来自新西兰和新喀里多尼亚的棕榈树、苏铁和柏树、一棵12米高的来自南非的鹤望兰、甚至还有一棵香蕉树。“有一天我拿起一把重50公斤的香蕉,它和生长在西印度群岛的香蕉一样美味。”芒通市的园林经理Franck Roturier说。随着道路有越来越多的树荫,我们经过一条小溪,看到一棵鹿角蕨——一棵长得像鹿角的蕨类植物——然后到达一座观景露台,再经过一栋由建筑师查尔斯·加尼尔(Charles Garnier)在1886年建造的别墅。这座1.5公顷的房产曾经属斐迪南·徳·雷赛布(Ferdinand de Lesseps)所有,他是主持开凿苏伊士运河的人。龙喷泉陪伴了这一位末代幕府将军。继续在小路上前行,你会发现张牙舞爪的龙树(龙血树),和一棵菩提树,它是信徒眼中的圣树。

罗斯柴尔德花园别墅(Villa Ephrussi de Rothschild)

位于圣让卡弗尔拉(St Jean Cap Ferrat)的罗斯柴尔德花园别墅的花园,将我们带回美好时代的迷人景色。这块占地7公顷的房产是由罗斯柴尔德男爵的女儿在1907年购买。在凉廊能够欣赏主庭院壮丽的景色:水池、喷泉和一个通向露台的小瀑布。这是一个浑然天成的混合意大利风格的灵感花园。“与古典园林不同,这里有棕榈树,并且植物不是对称种植的。在一边有一棵鳄梨树,另一边还有棵无花果树。”导游Jacqueline Mancel说。男爵夫人设计的主庭院类似于游轮的甲板,在两边都能看到地中海。作为国家园艺学会会员,她的品味总是超前。“仅仅1911年,她就定了700株杜鹃花、127株豆荚,和几百株玫瑰。”Jacqueline Mancel告诉《hi欧洲》。

这里许多的主题花园都是由艺术学院(Academy of Arts)设计的,并归于学院名下。靠近茶室的塞夫勒花园(Sevres Garden)栽种着橘子树、雪松和白豆荚。当你经过左边朝向西班牙花园(Spanish Garden)的台阶后,会发现围绕着绿藤和喷泉的粉色大理石柱后面,藏着一个洞穴。当你来到佛罗伦萨花园(Florentine garden),你可以看见U型的阶梯、男子塑像、水葫芦和柏树。这里还有一个充满了艺术品和趣味的宝石花园。柱头、浅浮雕、滴水嘴、一棵大概是男爵夫人从亚洲带回来的无花果树……与长满白花丹属和含羞草的普罗旺斯花园并排的是异域花园,里边栽种着许许多多仙人掌,比竹子走廊更容易让人迷失。

Villa Thuret 植物园(Villa Thuret)

从外国引进的植物重塑了蓝色海岸的景观,Gustave Thuret便是最早引进异国植物的植物学家之一。在1857年,他在昂蒂布海角购入了一片5公顷的土地,用于修建引种驯化园。法国小说家乔治·桑称这是她见过的最美丽的花园。这里种植了2500棵乔木和灌木,它们是来自拥有地中海气候或者气温炎热的国家的1000种独特树种。其中便包括了许多苏铁、棕榈树,以及一棵38米高的白色尤加利树(这是这座花园里的代表性植物,被称作白色幽灵)。花园里也有非常适应这儿环境的澳洲植物:班克西木属。“长着红色绒球的花朵在野火之后释放它们的种子,这样它们便能再霸占一个地区。”在这里工作的Sarah Delorme说。这儿还有一棵14米高,来自加利福利亚的柏树和“约瑟芬的乔木”(melaleuca de Josephine),它是一种由拿破仑的第一任夫人约瑟芬引进至尼斯的澳洲茶树。这种树有着厚厚的、海绵般的树皮,就像几层纸一样。它的脱皮过程就像一场盛大的颜色秀。“当我们在夏天去掉它的红色树皮时,我们就发现了青苹果色的树干。”Sarah Delorme告诉《hi欧洲》。

TIPS:

尼斯: Jardin Albert I, (派隆大道)

戛纳: Garden of the Villa Rothschild,

格拉斯: Place du Petit Puy 和place de l'Évêché,

昂蒂布: pinède Gould,

芒通: Biovès gardens


分享此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