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Pégomas Vue@G. Roumestan

《hi欧洲》的法国特约记者 Kevin Bonnaud 沿着密西沙公路(Route du Mimosa)进行了一场130公里的沿海旅行。

含羞草树,就像北方来的游客一样,很快便适应了法国蔚蓝海岸(French Riviera)温和的冬季。黄色的绒球已经成为该地区的自然和文化标志。

图/OMT BORMES - Village of Bormes

我们的旅程从停车场开始,这虽然听起来并不怎么吸引人。但停车场的一侧能够欣赏到明信片一般的风景——蓝色的地中海和迷人的山顶上的中世纪村庄博尔默勒米莫萨(Bormes-les-Mimosas),山上开满了黄色的花。数百年来,这里的全景视野一直是当地画家的灵感来源,他们渴望捕捉到大自然的觉醒。留在观景台上的刷子、画架和纸张便能证明这一点。许多艺术家居住在这个地方,包括画家朱利奥·冈萨雷斯(Julio Gonzales)的女儿、抽象画家罗伯塔·冈萨雷斯(Roberta Gonzales);以及抽象画家汉斯·哈顿(Hans Hartung)的配偶。他们的家庭财产的一部分被重新设计成一座倾斜的花园。在温室房子中种植着300多种来自澳大利亚的稀有植物,其中包括40种含羞草。

图//CMOIRENC

0公里 - 博尔默勒米莫萨 – 育苗场

热情的树木种植员朱丽安·卡瓦托雷(Julien Cavatore)努力地保护着这超过1000个种类的强大的花卉遗产。他在村庄最下方的育苗场是开启这次花卉灵感之旅的一个很好的起点。当你走进温室,你就像闯入一个到处都是含羞草树的南部森林。2月是一个忙碌的月份,但是卡瓦托雷喜欢花时间与参观小组在一起,向人们解释苗圃的每个部分。他拥有180种植物,是法国温室专业植物机构唯一认可的收藏。“我们从专业供应商、植物学家、旅行者或者我们自己的农作物中引进新的种子。” 卡瓦托雷对《hi欧洲》说。他最引以为豪的便是一种名叫 acacia karroo 的植物,来自非洲,这种植物拥有甜刺,在夏季会盛放橙黄色球形花朵。

“我最喜欢含羞草树的地方便是它们的多样性,”种植员告诉我们,并展示了带有绒球的球形花朵或毛毛虫状尖刺,以及从白色到橙色的多种颜色。它们的叶子也很迷人,卡瓦托雷说:“对于我来说,叶子与花一样重要。”含羞草的叶子有三角形、针状或双羽状,并且可以是蓝绿色、银色或深红色,带有香草或甘草的香气。

图//CMOIRENC

15公里——雷诺庄园——地中海花园

这里的苗圃利用嫁接来帮助含羞草在钙质土壤中生长,但是在地中海的酸性土壤中,它们不需要任何帮助。植物的适应能力非常好,人们可能会认为这些黄色的绒球植物一直是本土景观的一部分。其实含羞草的种子是在19世纪末由詹姆斯·库克船长(Captain James Cook)和其他英国探险家从澳大利亚引进的,并由富有的冬季游客种植在私家花园中。占地20公顷的雷诺庄园(Domaine du Rayol)及其地中海花园坐落在大海与莫里斯山(Massif des Maures)弯曲的檐口之间,它便是一个很好的例子。在这里,含羞草之旅能够带游客见识到大自然环境中生长着一棵高20米的树到底是什么样的壮观景象。

图/Fête du Mimosa@Ville de Sainte-Maxime

42公里——圣马克西姆花车游行

到目前为止,金黄色的花朵已经成为当地文化特质的一部分。从博尔默勒米莫萨到芒代利厄拉纳普尔(Mandelieu-la-Napoule),山上的村庄和滨海小镇都用称为“Corsos”的花车游行来庆祝这黄色绒球的含羞草。庆祝活动于2月的第一个周末在圣特罗佩(Saint-Tropez)对面的热门避暑胜地圣马克西姆(Sainte-Maxime)举行。在游行前一天,成百上千的志愿者会用4.5吨的含羞草来装饰花车,游客可前往仓库参观。有的在快速拔叶,而另一些人用铁丝网和鲜花精心编织到铁格上。“这是一场争分夺秒的比赛。”当地旅游局局长费洛里安·劳克斯(Florian Raoux)说。

在星期日的下午,12座寓言性的花车巡游整个市中心和海滨区域,以乐队、街头戏剧和古装扮演的形式表演色彩、音乐和诗歌。“在传统的五彩纸屑大战结束时,气氛变得更加愉快。”劳克斯补充说。

美食体验

在含羞草之路人们还能够体验美食。我们很不舍地离开了圣马克西姆海岸线,前往城外参观莫斯卡汀巧克力工厂(La Muscadine Chocolate Factory)。在这里,巧克力制造商让·路易斯·瓦萨乌德(Jean Louis Vaissaud)销售含羞草味的巧克力,这种巧克力带有薰衣草、玫瑰或紫罗兰的香气。“花香必须清淡而细腻。黑巧克力自然释放其风味。” 瓦萨乌德告诉《hi欧洲》。

巧克力爱好者还有很多机会来满足自己的味蕾。例如,滨海大道(Corniche d’Or)景观线经过红色岩石的埃斯特尔地块(Esterel Massif)通往戛纳(Cannes)途中的 Le Palet d’Or 就是不可错过的一家蛋糕店。工厂位于美丽的阿盖湾(Bay of Agay),毗邻圣拉斐尔(Saint-Raphael),由迪迪埃·卡里(Didier Carrié)经营。这位著名的前糕点师制作了一种白巧克力松露,该白松露由含羞草粉、蜜饯柠檬和植物酒制成,名为“Mimosa d’Agay”。在佩戈马(Pegomas),一家当地面包师制作的蛋糕上放着含羞草的种子,即所谓的 “mimosette”。

图/otcmandelieu

112-115公里:佩戈马和塔内龙——农场和温室之旅

在佩戈马,含羞草种子供大于求。这座村庄被“黄色森林”所环绕,它位于塔内龙(Tanneron)地块(欧洲最大的含羞草森林)内金三角的中心。在这里,野生含羞草生长速度极快,以至于威胁到生物多样性。禁止采摘。

取而代之的是,参观者可以到含羞草农场参观,了解当地农民称之为“mimosists”的种植技术,以加快开花过程。在花朵变黄之前将它们摘下并放在密封的温室中。“在温度为20℃且吸湿率达到95%的情况下,花朵会在48小时内开花,而在露天则需要一周时间。”第四代家庭农场老板伯纳德·维尔(Bernard Vial)告诉我们。从内部补充水分,花朵不会干燥。新技术确保它们能够被尽可能长时间的保存。“花束中装有一包由开花激素制成的特殊粉末,可以溶解在水中,因此含羞草在开花之后可以保存8天,”维尔补充说。

130公里:格拉斯香水工作坊

当不用做出口时,含羞草被香水制造商用于一些最著名的香水中。因此在世界香水之都——格拉斯(Grasse)和久负盛名的香水工厂结束含羞草之路并不是意外。

我们在弗拉戈纳香水工厂和博物馆(Fragonard Factory and Museum)内的香水工作坊中结束了感官之旅。在一个半小时的时间里,我们成为了调香师的徒弟,在从事嗅觉记忆的同时学习香水的制作方法。这次学习就像是重新上中学化学课,用试管、滴管、烧杯进行试验,有漂亮的围裙来保护我们的衣服。我们闻到9种精油,包括橙子、柠檬、佛手柑、马鞭草、迷迭香和薰衣草。但要调制自己的香水太难了,一滴点错就会改变整体气味。尽管到最后我们对自己的创作不甚满意,但我们还是渴望将其与香水专家学徒证书一起带回家。

自19世纪以来,当地香水制造者已经掌握了香水成分的艺术。这项传统专业知识最近被教科文组织添加到了世界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中。不久之后还会开启一条香水之路,你可以在含羞草之路之后参加这条路线。游客能够在此享受许多天的鲜花、巧乐力和香水。

图//CMOIRENC

了解更多信息: routedumimosa.com


分享此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