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Golden Blue of Lavender

瓦伦索勒高原(Valensole Plateau)看起来像薰衣草的巨大海洋在夏日暖风里泛起波澜。在附近城市马诺斯克(Manosque)生活过大半辈子的法国作家让•吉奥诺(Jean Giono),把薰衣草称作“普罗旺斯的灵魂。”

在瓦伦索勒薰衣草节期间,乘直升机飞过这片淡紫色的土地,你会看见在薰衣草和向日葵花田里穿着婚纱的游客。7月16日,瓦伦索勒将庆祝第25届薰衣草节。大约5万人会造访手工艺品市场,购买用薰衣草制造的产品,包括冰激凌、香肠、蜂蜜和蛋糕。Cathy Gradian对这个节日的来龙去脉了如指掌。她是薰衣草花农的妻子和母亲,妇女民俗俱乐部“Lavandieres”的积极成员。“我们将演唱关于村庄和收成的传统民歌,更重要的是,我们不会让大家还没有拿一束我们早上刚摘的薰衣草就走。”她告诉《hi欧洲》。 薰衣草集市趁此机会向游客展示:为了保存这项法国古老技术,农民长年累月付出了巨大的劳动。他们的工作在花季结束、游客离开之后还要持续很长时间。

瓦伦索勒,保护蜜蜂

当盛夏的花季临近,养蜂人从法国各地来到瓦伦索勒,在薰衣草花田中摆上蜂箱。在风的帮助下,蜜蜂创造了一种混合的薰衣草花型叫做醒目薰衣草(lavandin),它代表了瓦伦索勒高原上大多数种类的薰衣草。这是一种混合了宽叶薰衣草(aspic lavender)和真薰衣草(fine lavender)的品种;几百年来,真薰衣草主要自然生长在海拔600米之上的阿尔比恩高原(Albion plateau),那里在瓦伦索勒以北80公里,冯杜山(Mont Ventoux)附近。 薰衣草花农Jean-Pierre Angelvin和他的儿子Remi发明了一种机器,能够降低对蜜蜂的威胁,因为蜜蜂对于这里的花田真的很重要。这种机器在摘取花茎和花束时不会压坏它们。“植物一旦被剪掉、放开,就会自动恢复原先直立的状态,” Angelvin说。他有一间装修精美的商店,周围环绕着薰衣草花田,是游客前往瓦伦索勒途中的必游之处。 在Cathy Gradian和她丈夫Richard的传统蒸馏厂,访客们可以了解一种古老的传统蒸馏过程,这个过程使用蒸馏过的薰衣草花杆。“我们用剪刀将花杆剪碎填进蒸馏箱内,这样精油中就不会有杂质。”Richard Gradian解释道。工人盖上盖子后,会往箱中注入蒸汽,将油从花中提取出来。蒸汽凝结时,就和油混合在了一起。

弗尔拉西埃,单一品种薰衣草、醒目薰衣草和花束

也许没有哪个地方比弗尔拉西埃(Ferrassieres)更适合寻找真薰衣草。这是一个很小的村庄,位于海拔1000米的山上,那里的风景中有更多的山和更多的蓝色。当地花农乐意与人分享花田的故事,从真薰衣草和醒目薰衣草的区别讲起,这两种花他们都种。薰衣草花田中常有蓝色、粉红和白色各种大小的花,绚丽多彩。 德拉加贝尔城堡(Chateau de la Gabelle)是16世纪在中世纪堡垒上重建的。在这里,游客们可以跟随Michel Blanc去参观家族农场大棚,把手伸进大号袋子里,摩擦一下,闻一闻不同的薰衣草。“基本上不可能弄错:如果你闻到浓烈的胡椒香味,那就是醒目薰衣草。单一品种薰衣草闻起来更甜而且花香浓郁。”这位花农解释说。醒目薰衣草含11%的樟脑辛,但是真薰衣草当中只有2%。所以薰衣草精油常用于制作香水,而醒目薰衣草则用在洗涤剂产品中来遮盖化学药品的味道。 距城堡仅一公里之遥,Nathalie Busi还保持着制作薰衣草干花的古老传统。7月上旬要收割10万束薰衣草,大部分收割都是靠手持镰刀完成的。花束会在阴凉处风干几日,储存在箱中,用整个冬天的时间把每一束清理干净。这种花束销往世界各地,用的是一种非常稀少的薰衣草,叫做蓝色薰衣草(blue lavender)。“当发现一株美艳、怒放的薰衣草时,我收割时就会保持这株植物原来的样子。要找到这种稀有珍珠一样的植物需要花费很长时间,一定要尽力保持它的花色,避免花朵凋落。”她说。

为了方便要跟随她的脚步参观的游客,这里专门开辟了3公里的植物小径,这条路线环绕80公顷农田,冯杜山的美景自不必说。游客在这条路线上还会看到只用石头搭建的棚屋,这种棚屋叫做bories,是以前的牧羊人搭建的。那个时候,人们还在田野上手工收割野生薰衣草。第一批永久蒸馏厂是1800年代末在阿尔比恩高原开设的。受到1900年代早期格拉斯(Grasse)香水制造业发展的影响,当地花农也就从那时起开始在自己的花园里种植天然薰衣草。

施米雅娜,芳香疗法兴起

在施米雅娜(Simiane-la-Rotonde),薰衣草文化开始于1907年。要到达真正的山顶村庄,须开车20公里,穿过Revest-du-Bion和邦翁(Banon),在乡村小路两旁全是薰衣草花田。很多年前,村庄就已经成了十字路口。至少三分之二在高原上生产的薰衣草精油产自1979年Alain Cassan创立的合作农场。他的家族农场是当地最重要的企业之一。 他生产的一部分精油销往悠乐芳精油工厂(Young Living laboratory),这家工厂在一座居高临下、俯瞰村庄的中世纪古堡中。在该厂商店里,游客不仅可以购买薰衣草精油和化妆品,还可以参加会议和工作坊来了解真薰衣草的更多价值。薰衣草精油可以用来促进睡眠、放松身心、缓解压力和治愈疾病。当地人不论去哪儿都会随身带一小瓶精油以备受伤时使用。

索村,香皂和食品

最后,薰衣草之旅到达另一个普罗旺斯村庄—索村(Sault),这里有著名的周三集市,从16世纪起就开始了。索村从前是真薰衣草的中心。薰衣草花农来这里卖干花、鲜花、薰衣草香袋、普罗旺斯绣花和香皂。在村庄入口,有使用本地薰衣草、手工制作香皂的工坊。Savonnerie de Provence出售用真薰衣草制作的固体、液体香皂,化妆品,美容膏和按摩精油。店主EricBeauffe从罗马时代讲起,让游客了解手工皂的历史。游客们学习传统的手工皂制造过程,离开工作坊时,他们可以带走一块自己制作的香皂。 这个地区的大厨也尝试用薰衣草食谱来吸引游客,比如,德拉加贝尔城堡的薰衣草味翻转苹果派。店主Margherita Blanc用了三年时间才找到她现在在油酥里使用的普罗旺斯香草混合料。想要品尝更贴心的美食,索村四星级酒店Hostellerie du Val de Sault有使用薰衣草和黑醋栗烹制的普罗旺斯焖羊肉。用这道充满惊喜的美味为普罗旺斯薰衣草之旅画上句号吧。


分享此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