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Emmanuel Georges

The Unimaginable Postman’s Palace

奥特里韦(Hauterives)是一座典型的法国村野小镇。一座哥特风格的教堂被许多矮小的房子和绿地所包围,清澈的加洛尔(Galaure)溪流潺潺地流过,十分的静谧宜人。这座小镇的人口大约2千人,但是当你开车进城的时候,河边巨大的停车场也许会让你目瞪口呆。这些停车位在游客高峰期的时候将被占满,因为届时会有大约15万游客前来参观隐藏在小镇高墙巨树后的奇妙建筑。

童话般的石头宫殿

这座长26米、宽14米和高10米的建筑同它的名字“理想宫殿(Palais Idéal)”所描述的一样,非常不可思议。宫殿主体是一座印度寺庙,一边由维钦托利(Vercingetorix)、尤利乌斯•凯撒(Julius Caesar)和阿基米德(Archimedes)三座巨大的雕像守护,另一边则是一个中世纪城堡、一个清真寺和一个瑞士农舍的建筑混合体。薛瓦勒的遗产代理经理Yanine Berteling说道:“参观者往往对宫殿的塔楼叹为观止,为那些直指天空的无花果树和棕榈树,还有包括蛇、鹿、鹈鹕、凤凰、米诺陶洛斯(minotaurs)和其他奇怪的动物雕像流连忘返。”

在宫殿内,我们驻足欣赏眼前庞大而多变的原始艺术画廊:墙上的带状饰品、天花板上挂着的枝形吊灯、梦一般的装饰物和雕刻的一系列有趣话语,比如“东方的仙子来到西方交流”。在离开画廊前,右边有一个漂亮的壁龛,里边有各种各样的贝壳动物,特别吸引人的眼球。

一个不同寻常的建筑师

这座宫殿是单人完成的作品,和作品一样,建筑师的背景也很不同寻常。当43岁的费迪南德•薛瓦勒(Ferdinand Cheval)于1879年在他的菜圃挖出第一个洞的时候,他并没有任何关于石头和建筑的知识。他只是一个内向的邮差,立志要实现一个和自己不相称的梦想。Berteling告诉《hi欧洲》:“他决定要建造一座超越任何想象的童话宫殿,为了证明即便来自贫穷的农民家庭,即便只是受到有限的教育,他也可以完成非凡的事业,为后人留下遗产。”

薛瓦勒的灵感来自于他日常的30多公里的徒步。有一天,他无意中踩到一颗被河水打滑得十分光亮的石头。他将这颗奇怪的“大块头”放到口袋里,意识到这些石头可以用来建造他自己的宫殿。你可以在阳台上看到薛瓦勒的第一颗石头。Berteling解释道:“薛瓦勒开始将石头堆到路边,然后在夜晚的时候带着一个篮子和一辆手推车回来。”

就这样,这个由邮差转变而来的石匠收集了凝灰岩石、砂石、黑石英、圆石头和其它像海绵、立石(menhirs)等各种形状的石头。在家的时候,他自己动手把这些石头和成百上千包的石灰和水泥混合到一起。等到他于1912年完成这项历时33年的艰巨作品,薛瓦勒已经成为一名建筑领域的专家。Berteling说道:“从最后完成的宫殿北面可以看出,随着建筑工程的进展,他掌握了各种不同的建筑材料。你可以看到更多的铸造工艺和更少的石头。”

邮差的身份最后给他带来了好处。薛瓦勒不仅可以在路上观察他身边的自然,他还可以在寄送明信片和杂志前先行阅读。Berteling解释道:“像《风景小店》(Magasin Pittoresque)这样的杂志含有亚洲的旅行故事,还有关于历史、艺术和哲学的文章。这些知识给予了他创作雕像和雕刻警句的灵感。”

艺术认可

虽然许多当地人把薛瓦勒叫做“在花园里堆石头的怪人”,艺术家群体普遍喜欢他的作品,并且很快将他的城堡视为一件独一无二的艺术作品。安德烈•布勒东(André Breton)、瓦伦丁•雨果(Valentine Hugo)还有马克思•恩斯特(Max Ernst)等超现实主义艺术家在薛瓦勒1924年去世的前后都曾拜访这座宫殿。关于理想宫殿的摄影作品于1936年在纽约的现代美术馆中展出。一年后,毕加索画了12幅画描绘这座理想宫殿。

1969年,在法国首任文化部长安德雷•马尔罗(André Malraux)将这件作品称为“世界上唯一的质朴艺术建筑作品”后,理想宫殿被列入了历史遗产名录。政府对其艺术价值的认可促进了相关基金组织对该建筑进行保护和修复。

今天的艺术家们依然将他们所看到的这座宫殿视为非主流艺术(Art Brut)的早期杰出作品,并从中得到启发。“现在的非主流艺术由不具备艺术教育背景的人完成,他们可以是精神疾病患者,可以是辍学的人士,就像费迪南德•薛瓦勒一样,通过自学成才一个人完成自己的艺术作品,”艺术宫殿的负责人Marie-José Georges说道,“我们最近迎接了一位用硬纸板来建造城市的艺术家。”

在夏天的夜晚,宫殿内的舞台上将会有爵士和蓝调音乐家演奏音乐,浪漫的灯光和完美的音效将使你的童话之旅更为动人。

网站: www.facteurcheval.com


分享此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