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fayette’s Freedom Frigate

在去年为期四个月的历史性北美之行后,这艘被称作“自由护卫舰”的战船重返地中海的怀抱,海上波涛汹涌,与大西洋相比毫不逊色。

这艘18世纪拉法耶特侯爵战舰的复制品被称作“赫敏号”(L’Hermione),在经过丹吉尔(Tanger)、塞特(Sète)、马赛(Marseille)和图伦(Toulon)后,它于4月24日在勒拉旺杜海湾(Lavandou Bay)停泊了数个小时,然后往东驶向尼斯。尼斯的游船码头原先是一个渔港,在海滨度假胜地停靠的游轮本不是什么稀罕事,但这一活动仍然吸引了众多激动的旁观者和放春假的人到防波堤上观看战舰。

海上的晨雾刚刚散去,这艘雄伟的三桅帆船和为它护航的众多小船构成了一个海上的游行队伍,浩浩荡荡地驶进港湾中。同时欢迎战舰的,还有法国空军的战机。

安德雷(André)是一名当地的退休人员,他带着10岁的孙子乘坐小船,近距离观看这艘海盗船般的65米长战舰:黑色和浅褐色的木制船身、54米高的船桅和壮观的黄色船首像。这一船首像描绘的是一头雄狮用利爪举着蓝色的王家盾徽。“爷爷,看大炮!它们这么巨大,而且瞄向了我们!”小朋友眼睛睁得大大地说。“你看见船桅顶上穿着红T恤的水手们怎么降低风帆的吗?他们一点都不会晕船。”安德雷回答道。

一次人生体验

《hi欧洲》杂志记者有幸穿上救生衣,坐着小船来到战舰前,然后借助绳梯和安全装置登上战舰,感觉就像爬墙一样。“欢迎上船。”船长对我们说。

在法国海军已有30多年驾驶经验的Yann Cariou,熟知如何在严酷的条件下驾驶老式高帆船。“我们在葡萄牙海岸附近遭遇到时速70海里(130公里)的强大风暴,之后在地中海又遇到另一个风暴。有那么一刻,船身倾斜了40度,几乎就要翻船,很多的帆工晕船,救生船已经快要下水。”船长说道。

船上的54名业余船员将不会忘记这趟难以置信的旅程。他们大多数都是干劲十足的年轻水手,由17名职业水手培训他们如何拉动绳索扬起风帆、转动绞盘下锚以及听从指令。

“这是一个不管你拥有怎样的社会地位和背景都一视同仁,一同航海的群体。”一名船员说道。对于某些人而言,这是一座人生的学校,而对于其他人而言,这是一次从现实生活的逃离。医生、商业经理、学生和非裔法国人,他们并不只是简单地上船,每个人都在一起工作、吃饭还有睡觉。“在吊床或者在上铺睡觉,尽管个人空间受限,仍然是我唯一永不忘怀的事。”另一个甲板水手补充道。他递给我们两封信,上面盖有战舰的印章,让我们转寄给船员的家属。

另一名船员叫皮埃尔(Pierre)。2015年,当新战舰初次驶离大西洋本港罗什福尔(Rochefort)时就加入了冒险历程。他告诉《hi欧洲》:“我居住在这一带,用17年的时间见证了这艘三帆战船的建造。作为一名历史迷和这个项目的早期支持者,没有理由不上船体验一下。”

再叙传说

17年似乎是一段很长的时间,但是对于这些船工而言似乎并不那么漫长。他们需要组装成千上万的木材以及金属材料(400,000件),用来建造这座航行大海的18世纪战舰。“船身的建造特别困难,因为需要在法国森林中砍伐5千棵橡树以获得足够的弧形木材。”“赫敏-拉法耶特”协会的会议发言人兼秘书Guy Gautreau说道。

在1997年开始建造拉法耶特战舰,是为了给当时重建后的皇家军工厂Corderie Royale增添一艘改造的高桅横帆船。这座在路易十四时期由Colbert建造完成的军工厂,在1666年到1927年间建造了500多艘战舰,被称作“海上的凡尔赛宫”。

“赫敏号”护卫舰每到一处都能获得极大的人气,这来自于她传奇般的历史,包括古老的服装和炮火表演。

这艘法国战舰在1780年从罗什福尔离港,承载着300名海军船员,其中包括23岁的拉法耶特侯爵。他的秘密任务是告知乔治•华盛顿和美国起义军,法国政府愿意加入到对抗英国的独立战争中。

“自由战舰在切萨皮克湾(Chesapeake Bay)加入到对弗吉尼亚州约克城的决定性包围战中,战斗结束后才掉头回到法国。”Guy Gautreau补充道。

在波尔多港口停泊4天后(6月10日-13日),“赫敏号”将在6月17日的8:35精确地回到罗什福尔港口。在这里,战舰将全年接受参观。


分享此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