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Ronald Tilleman

A Mansion of Art

搭乘电梯来到莫瑞泰斯皇家美术馆(Mauritshuis) 底层意味着穿梭回几百年前。极其时髦、摩登的玻璃电梯将人从博物馆新建的地下室走廊传送至一座17世纪大厦的心脏地带。

Johannes Vermeer, Girl with a Pearl Earring 《戴珍珠耳环的少女》, c.1665, Mauritshuis, The Hague

在约翰·毛里茨王子(Prince John Maurice)卸任巴西总督、回到荷兰后,这座美丽的楼房便作为他的私人住宅修建起来。现在,这幢建筑紧邻荷兰议会大厦,有时甚至能看到首相正在他的小塔楼里工作。这里也收藏着841幅从黄金时代起、包括伦勃朗在内的荷兰大师们的画作,并且,在这里,你可以欣赏到《戴珍珠耳环的少女》的原画。约翰内斯·维米尔(Johannes Vermeer)在1665年创作了这幅伟大的作品,当它以一欧元的价格卖给一位收藏家之后,这幅画在1902年被赠与给莫瑞泰斯皇家美术馆。从那时起,这幅画就一直被收藏于此。“人们会惊讶地发现,这其实不是一副肖像画。它是tronie式(介于肖像和历史画像之间的一种绘画类型)的作品,这意味着维米尔仅仅是在钻研头部的光线。”美术馆的Simone Hollen告诉《hi欧洲》。然而,这并不代表人们没有围绕这这位少女编造故事,他们甚至把她称作低地国家的蒙娜丽莎,将她和巴黎那幅神秘女人的肖像画相比。

在流行文化中,戴珍珠耳环的少女甚至变成了一位名为Griet的虚构的仆人。美国作家Tracy Chevalier在她于1999年的历史小说里对少女进行了描写。在书中,作家把这幅画产生的背景小说化,讲述了维米尔是如何雇佣这位戴着他夫人的珍珠耳环的少女模特。改编自这部小说的艺术作品有2003年同名电影和2008年同名戏剧。从那时起,再没有人认为这幅画仅仅是对光线的研究,尽管那光线完美地落在女孩的嘴唇、脸部,当然还有她巨大的珍珠上。

Rembrandt, Self-Portrait 《自画像》, 1669 Mauritshuis, The Hague

风俗画

莫瑞泰斯皇家美术馆里的收藏不仅展示了像伦勃朗、维米尔和扬·斯特恩等大师们的杰出之处,也呈现了人们过去的生活方式。17世纪的荷兰与现在非常不同。与亚洲之间的贸易往来使新成立的荷兰共和国成为了欧洲最繁荣的国家;富裕的商人们将赚得的钱财大量地花费在艺术上。据估计,光1640年后的20年间,就有超过130万幅荷兰画作诞生。威廉五世的收藏品构成了莫瑞泰斯皇家美术馆里的大部分馆藏,而他也在1774年修建了个人的、至今仍在运作的画廊,就在距离这里步行5分钟的地方。

Jan Steen, A Village Revel, 1673

威廉五世收藏的许多作品都属于风俗画,描绘了普通人的日常生活。尽管许多艺术家以为严肃的富裕人家作画为生,但很明显,他们更喜欢画农民的生活场景、乡村风景和动物、海上的行船、花卉和静物。因此,莫瑞泰斯皇家美术馆里的许多作品都讲述了普通人的故事,勾画了农民和他们的动物,以及冬日里滑冰的村民。女仆也是一个十分流行的主题。扬·斯特恩以绘画混乱的家庭生活和喝醉的贪婪之人而闻名,他喜欢通过作品传递一些道德信息。

剑桥公爵夫人凯瑟琳参观莫瑞泰斯皇家美术馆 图/Mauritshuis, The Hague

这个月,访客也将跟随从英国皇室借调的22幅作品穿梭回过去。这些作品只有现在才能欣赏到;到了2月初,它们将会被送回到英格兰的行宫和宫殿里,而这些地方通常都不对公众开放。剑桥公爵夫人凯瑟琳近日也前来欣赏皇室的收藏。毫不奇怪,莫瑞泰斯皇家美术馆总是游人如织,即使是在秋日的周一下午。在这座17世纪的雄伟建筑里,可看的东西实在太多了!

莫瑞泰斯皇家美术馆 图/Ivo Hoekstra

展览信息: At Home in Holland:Vermeer and his contemporaries from the British Royal Collection 时间:即日起到2017年2月5日 地址:Mauritshuis, Plein 29, 2511 CS Den Haag. www.mauritshuis.nl

Gabriël Metsu (1629-1667), The Cello Player, ca. 1658

分享此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