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aanse Schans for Art Lovers

现代社会的游客就像过去的画家一样,他们来到荷兰都想一睹闻名于世的风景:无边无际的低地、典型荷兰风格的辽阔天空、点缀其间的朵朵白云、木制小屋,当然,还有还有赞斯安斯(Zaanse Schans)的风车。

对荷兰人而言, 风车是一项惊天地泣鬼神的发明,它为这个国家带来了繁荣和兴旺。直到16世纪,这里的生活条件依然十分艰难。湿地和沼泽经常遭遇洪涝,人们生活在狭小的农房里。洪水往往会摧毁掉所有在冬天修建的房屋。风车不仅能用来排水,还是荷兰最早的工厂。风车巨大的轮子能够加工各种各样的原材料:从切断木头到碾磨谷物。

因此,当大海被征服后,风车的生产使荷兰人变得富起来。于是就带来了荷兰的黄金年代,直到今天,这段时期仍被认为是人类历史上最为重要的艺术运动时期。富商巨贾花钱找人给自己画肖像画,或将荷兰风景图挂到宅邸里。人们估计,17世纪中叶前后,大概有700名活跃在荷兰的画家。

伦勃朗·范·莱因,《磨坊》,1645-8年

尽管荷兰黄金时代的画家描绘着各种各样的主题,但风车始终是这场艺术运动的焦点。该时期许多最重要的画作都描绘了这样一座建筑。但最重要的风车画也许是伦勃朗(Rembrandt)于1648年完成的《磨坊》(The Mill)吧。

尽管绘画风格会随着时间的流逝而推陈出新,新的艺术运动也在更迭交替,风车却始终如一不变。与那灰蒙蒙的天空以及低地令人惶恐不安的海洋一道,风车也是每一个著名画家描绘的对象——从凡高(Van Gogh)到蒙德里安(Mondrian)。正如今天许多本地和国际游客渴望窥见赞斯安斯的风车一样,在过去,外国艺术家也常常在这里找到他们自己的风格和灵感。法国印象派画家克劳德•莫奈(Claude Monet)就是这群著名画家中的一员。

克劳德·莫奈,《赞丹的赞河》,约1871年

成百上千座风车

克劳德•莫奈这位艺术史上最具影响力之一的风景画画家,立刻就爱上了赞斯安斯的优美风光。莫奈对风车村的爱乃至敬畏,促使他在这里创作了25幅作品,其中一幅原画便在赞斯博物馆(Zaans Museum)中展出。

当莫奈抵达赞丹(Zaandam)后,他给同是画家的好友毕沙罗(Pissarro)的信中写道:“我们几乎横穿了整个荷兰,终于到达旅途的终点。可以肯定的是,我所看到的似乎远比我听到的更为美丽迷人。赞丹更是美不可言,它有足以让人们花上一生的时间来画的风景。五彩斑斓的房子、上百座风车和载着愉快游人的小船。我想我们找到了一个完美的落脚点。”

莫奈在赞丹停留了4个月才前往阿姆斯特丹和郁金香园。所以他的画中到处是典型的荷兰主题——风车和河、小船、阿姆斯特丹的城市景观,当然还有郁金香——也就不足为奇。

这些赞丹的画构成了莫奈第一个在同一时期、同一处地点的大型绘画合集。回到法国后,他在其他场景中也采用了相同手法。像《干草堆》、《埃普特河畔上的白杨树》、《鲁昂大教堂》以及《吉维尼花园中的睡莲》等著名系列作品都是以这种方式创作的。

莫奈在赞丹创作的画作还因为色彩而与众不同。也许这就是莫奈热爱这个地方的原因之一:这里有太多灰蒙蒙的天空和灰色的水来试验他喜欢的色调。

伦勃朗的画

在过去的日子,当像伦勃朗这样的画家为创作他们的大作而需要颜料时,便会到风车里来。赞斯安斯是一座由真正的村子变成的博物馆,你能够看到在这里颜料是怎么制作出来的。

风车内部

水边有一座叫做De Kat的风车便被认为是唯一一座至今仍在生产颜料的风车。走进风车里面,你就可以看到巨大的磨石将石灰石碾成细粉,然后再用颜料上色。颜料被证明可以用各种各样的东西制成,木头、石头、粉笔(用来在足球场上画线)、生活在仙人掌里的胭脂红虱(常在口红和食物中使用的一种漂亮红色)、靛青(用于牛仔布料),甚至还有旧屋瓦(陶俑的颜色)。当谈到颜料,人们总是联想到从细管里挤出的黏糊糊的颜料,但这并不是De Kat风车卖的东西。磨坊主Piet Kempenaar在风车中有一个房间,里面的架子上摆满了装着粉末的小纸袋。“你可以在这里买包染料,然后我们教你怎么用它们来做颜料的方法,”Kempenaar告诉《hi欧洲》。

磨坊主把他的颜料卖给装修工、音乐剧道具师、纺织工业人士和编织工人,还有那些想和黄金时代的画家们用同样的颜料创作的艺术家。这种在磨坊里制成的传统颜料还颇受欢迎,Kempenaar甚至到伦勃朗之家博物馆里进行了展示。这座博物馆里复原了艺术家的工作室,供游人参观。De Kat也推出一款伦勃朗盒,里面包含这位大师曾经使用过的所有颜料。

看着风车巨大的磨石和过去的油画,不禁让人感到赞斯安斯浓厚的历史韵味。当你在赞河旁找一处绿地坐下,欣赏着风车群的景致,你突然间感觉过去仿佛那样触手可及。


分享此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