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属于伦勃朗父母的风车 图/Faïza Tjin-A-Lim

Finding Rembrandt at the Rhine

位于南荷兰省的莱顿(Leiden)是一座隐藏的瑰宝。它有众多百年老建筑,以及荷兰历史最悠久的大学,非常值得拜访。特别是在今年,这座城市正在纪念它最著名的孩子之一:伦勃朗•范•莱因(Rembrandt van Rijn)。《hi欧洲》到莱顿进行了一场伦勃朗的黄金年代之旅。

伦勃朗就住在莱茵河沿岸 图/Kees Hummel

当你游览伦勃朗的故乡时,就会明白为什么他的姓是范•莱因了。城市之旅走到一半,我们驻足在一座华丽的广场前。莱茵河水缓缓地流过,岸上是狭长的运河宅邸。小广场被唯一的一尊雕像占据着:一个男孩站于伦勃朗的铜像前,仿佛在憧憬着有朝一日会成为一名画家。广场的另一边曾经座落着伦勃朗孩提时的家。

伦勃朗的家庭属于中产。他的父亲在一座专门为酿造啤酒研磨麦芽的磨坊里工作。他的母亲是一位富裕的面包师之女。他们家庭拥有三座风车,都位于莱茵河岸上。

Weddesteeg街上的伦勃朗雕像 图/Kees Hummel

一座中世纪老城

伦勃朗在这座中世纪老城里长大成人。莱顿在他的时代是荷兰第二大城,也是一处生活很艰苦的地方,我们的城市之旅导游、来自莱顿公会的Elly Bakker向我们说道。她首先向我们展示那些小巧的荷兰房子,墙上只有一座窗可以取光。这是织工们生活的地方,她们在窗后的空间里,就着光线织出完美的亚麻布。每一周,当布料完成后,织工们便将成果带到运河对岸的布料厅(Lakenhal)接受检查。如果布的质量有问题的话,就会在布料厅里被立刻烧毁。借此才能保证这座城市织品的质量,但同时也意味着织工一周的努力都毁于一旦。今天的布料厅变成了一座博物馆。和莱顿的诸多地方一样,它的展览都与伦勃朗相关。在今年晚些时候,它将举办一场关于年轻的伦勃朗的艺术展。

更多的中世纪故事可以在13世纪的伯爵城堡(Gravensteen)监狱前找得。罪犯们在城中监狱前的广场上被行刑,随后用船通过莱茵河送到城门外。尸首将在这里示众,以儆效尤。

莱顿的西城门 图/Erik Zachte /wikipedia

在当时的城中也有慈善事业。我们参观了许多救济院包围的漂亮庭院。莱顿也因这些富人为穷人而造的小花园而闻名。在城中心有35个救济院建筑群,都不尽相同。它们多在宁静的地方,城镇的喧嚣被隔在墙外。置身其中就好像时间静止了下来。

所有的这些都是年轻伦勃朗的生活。当他10岁时,他在莱顿城中心的拉丁文法学校学习。除了学习拉丁语和古希腊语,他还接受了古典学的教育,通晓历史和文学。跟重要的是,他正是在这里开始学习绘画的。

夏天的新莱茵河 图/LM marketing

一所著名大学

中世纪的荷兰被分成新教的北部和天主教的南部。莱顿的新教徒市民们在1574年成功地抵御了天主教西班牙士兵的数月围城。奥兰治家族的威廉国王奖励给他们一座独属于莱顿的大学。伦勃朗在14岁时进入大学就读,多半是被学生可以免费喝葡萄酒和啤酒的特权而吸引来,但待了不到一年便离开了。

莱顿大学现在是荷兰最古老,也是最富声望的大学。它的校友名录里包括前女王贝娅特丽克斯和现任国王威廉•亚历山大。阿尔伯特•爱因斯坦曾在上世纪20年代在这里讲课。这也是为什么莱顿最受欢迎的酒馆之一会以他的名字来命名。日本天皇在2000年拜访莱顿时,还接见了会说日语的荷兰学生。

街头艺术 图/Ruben van Vliet

和阿姆斯特丹的富商们忙着经商不同,莱顿的上层社会都是学者。为了吸引来最好的教授,沿着城里最美的运河Rapenburg建了许多的宅邸。当其中一位教授展出他的个人藏书后,第一座公共图书馆也创建了起来。

当天主教徒们被赶走后,新教徒将收缴的教堂建筑并入了大学。我们经过莱顿的植物园(Hortus Botanicus)。伦勃朗曾经在这里的菩提树下散步。修女的草本花园今天变成了科研的地方。它现在是荷兰最古老的植物园,生长着来自世界各地逾1万种植物种类。你还会看见一座十分重要的人物雕像:Carolus Clusius。他是植物园的前管理员,在1593年来到莱顿,并奠定了如此巨大的植物收藏。郁金香便是他引入荷兰的众多植物之一。

伦勃朗年轻时代的画室 图/ Kees Hummel

一间大师的画室

伦勃朗年轻时代的画室(Young Rembrandt Studio)并没有留下什么物件。他曾在里面画素描和油画的房间装饰十分朴素,只有一些后来添加的复制品。伦勃朗曾在这里作为莱顿画家Jacob van Swanenburg的学徒工作过。他的老师以严肃的宗教画、城市风景画和让人联想起耶罗尼米斯•博斯(Hieronymus Bosch)的历史战争画而闻名。从14岁到19岁,伦勃朗跟着这位画师学习并工作了3年。他从未模仿导师的地狱图景。不过学者们还是认为,伦勃朗之所以一生都在画中捕捉自然光和人造光线,大概是受到Van Swanenburg画中令人生畏的火焰启发。

大约在1624年或1625年,伦勃朗和一位名叫Jan Lievens的同事一道在莱顿开了他的第一家画室。Lievens在绘画的造诣上堪称神童。他8岁时就开始学绘画,这早了伦勃朗将近10年。并且在12岁时,他就已经成为职业画师了。然而,伦勃朗才华过人,很快即搬到了阿姆斯特丹,并成为了今天世界著名的大画家。

莱顿的老城门 图/LM marketing

谈论一位在数百年前就已去世的画家也许有些奇怪,但伦勃朗的灵魂在他保存完好的故乡里却无处不在。从他于1669年离世已经过了350年。荷兰全境的博物馆今年都举行了相关的展览,包括莱顿布料厅市立博物馆,以及今年首次展出全部伦勃朗藏画的阿姆斯特丹国家博物馆。海牙的莫瑞泰斯美术馆挑选了多幅伦勃朗的标志性作品,并将展出到9月15日。在代尔夫特、多德雷赫特、恩克赫曾、霍恩和莱瓦顿也都有相应的展览。

但在莱茵河畔的莱顿,才是伦勃朗的一生开始的地方。

今年是伦勃朗逝世350周年,想要了解荷兰博物馆关于伦勃朗的展览详情,请查看 致敬伦勃朗

位于海牙的莫瑞泰斯美术馆将在今年秋推出关于伦勃朗的学生梅斯的作品展,请查看 伦勃朗的得意门生梅斯

版权声明


分享此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