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lk a Mud Flat Walk

荷兰海滨的泥滩可真多,但景色却也引人入胜,走在这泥滩上有一丝怪异的感觉。低潮时, 北瓦登海的浅滩变干,使人能在这些沙洲上行走、穿过海沟和冲沟。“过去,渔夫的妻子每日早晨都要走这么一趟。” 正当我们在粘粘沼泽中开辟道路时,我们的志愿者导游这般提醒我们。“这儿从前没有港口, 所以女人们必须到另一边去等待船只,为的是把食物带给丈夫,再取回他们捕捉到的鱼类。 你可以想象那是一个怎样的情景,这些妇女在大雨中拎着沉重的战利品前行。”

七点半时,我们在从吕伐登的酒店出发,搭乘一小段公车抵达一个被称作Moddergat (意为“泥坑”)的地方。我们就站在一个非常重要的海塘一侧的浅滩上,面对的只有泥泞,且长达几千米。难以想象,那就是我们将要前进的方向。但是,和我们一样拿着长棍的四位导游就是那么走过去的。在听完导游简短地解释我们一路上会遇见什么,如何保持安全和会见到怎样的风景后,我们就一脚踩进这泥泞之中上路了。

没多久,我们便发现这些棍子是用来把我们从泥泞中拉出来的。当我们趔趔趄趄前进时,导游也告诉我们,我们格外幸运,因为那明媚的阳光会使我们在这趟特别之行中一直感到暖和。不是那么健壮的我们选择了一条适合“初学者”的路线,最终抵达一处叫Eilanderbult的砂坪,全程长7.5公里,仅需2小时左右,非常轻松,以至于你被准许带上小孩——我12岁的儿子在这无尽的泥泞中玩得最尽兴了。真正重要的环节是从岸边走到岛上,或者从一个北部岛屿走到另一个岛屿,荷兰人将这称为wadlopers。这一趟里,必须穿过干掉的航路,不过它并没有看起来那么干,从齐胸高的淤泥中艰难走过也正是乐趣所在。

很高兴我们并没有走那么远。在这“盐路长征”里,走过最开始的泥泞路段后,海底变为稳定的沙滩,我们看到了螃蟹、水母以及许许多多奇妙的景致。导游们向我们展示了海底的生活,他们曾就天气因素、潮汐、紧急救助、植物群、动物群进行过密集训练。之后,我们穿过齐腰高的水域回到陆地。“有时,如果你特别幸运,你会看到海豹就在那里。”话音一落,导游便跳入水中游起泳来。当他从水中探出头时,他就发现我们其实是一个“非常慢的团队”, 不过还可以接受。我们思量着是否需要加速,因为潮水就要来了,但是导游让我们放心,那几小时前消失于两座彼此距离很远的岛屿间的潮水在接下来的3小时之内都不会涌来,而我们在两小时内就会上岸。

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世界遗产

浅海徒步(Wadlopen)是一种长时间慢慢发展起来的活动,源头可以追溯到上世纪30年代第一批来弗里西亚群岛旅行的人们。而它真正成为荷兰人的休闲娱乐项目,要归功于希尔克•戴克斯塔(Hylke Dijkstra) 在1963年完成的先锋式壮举,当年他横跨冰面,完成了到希尔蒙库克(Schiermonnikoog)总长12英里的冬季徒步。如今,有三万五千人次来到这里,要么参加半日徒步,亲近自然,要么参加全日徒步,可以上岛。瓦登海(Wadden Sea)在2009年被列为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的世界遗产,肯定了其作为全球最大且最为重要的候鸟栖息地之一的意义。瓦登海与德国,丹麦和荷兰接壤,每年有一千万到一千两百万的飞鸟过境,据统计同时停留在这片开阔海域的飞鸟可达六百万。

“平地登山”

泥地中徒步也被称为“平地登山”,对体能的消耗可见一斑。对于徒步者来说,周围除了大海,沙石和风,再无其它,要想在这一层层累积出来的泥地上跋涉前行绝非易事,但也是一种挑战。

为什么人们对这项活动如此钟爱?因为这里风景壮阔,一生当中至少应该尝试一次。从观光指导上我们得知,如果你非常喜欢当前参与的这条路线,还有其他至少十条徒步路线可以进一步参与。我们的导游是一名志愿者,他几乎每周六早上都会下海徒步。当然他经常是带领一批游客下海徒步,因为本地人不会以此为乐。“他们更愿意出海钓鱼,”他笑着告诉我们。

TIPS:

Wadlopen,或者叫做泥地徒步,是一项深受荷兰人喜爱的休闲运动项目,参与该项目的最佳地点位于弗里斯兰省(Friesland)和格罗宁根省(Groningen)的北部沿海一带。

徒步时间

取决于天气和潮汐状况,一般来说出发时间是在早上6点到上午10点之间。

推荐装备

包括短裤或者泳衣,毛衣,防风夹克,高至膝盖的袜子,高帮运动鞋,另外还要在防水的包里准备一整套衣物以备更换。

导游

由于泥滩的深浅不一,而且潮汐多变,需要和有经验的导游同行,否则会比较危险。只要体格健康的游客才可以参与泥地徒步项目。 www.wadlopen.net


分享此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