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Circular Time Machine

来自梅斯达格全景美术馆(Panorama Mesdag)的Marije Beckers已经习惯了给她的游客一些时间去感叹,一旦游客们穿过黑暗的走廊,走上旋转楼梯直到圆形平台。环绕着我们的画作描绘了19世纪席凡宁根(Scheveningen)海滨沙滩的地平线。我们听到海浪拍打海岸和鸟叫的声音,像是我们站在沙丘上眺望着大海一样,虽然我们知道我们只是站在海牙(The Hague)市中心的一栋建筑之中。“这是一种错觉,”Beckers会意地说。“因为你看不到画作的顶部和底部,而且自然光线从上面照下来,你的大脑会认为正在看一个室外遥远的地平

这是一个19世纪版本的虚拟现实,是在数字技术出现很久之前发明的。据说苏格兰艺术家Robert Barker在因为未能按时支付债务而被关进监狱中时,发明了全景绘图。牢房是环形的,上面有光线,而当艺术家尝试去读一封信时,他看到了这样做的惊人效果。

在Barket被释放后,他开始绘制一幅巨大的爱丁堡景色,这幅作品在伦敦的一座环形建筑中展示。观众看到这个幻觉感到激动,他们沉浸在一个360全景图像中,感觉就像站在一个全新的环境当中。不久,世界各地都开始制造环形结构的房屋和环形绘画。许多全景图描绘了著名的战役,而异国情调的城市绘画也很受欢迎。梅斯达格全景美术馆拥有着全欧洲最大的全景绘画,也是唯一一个给观众呈现在1880年海滩上的一天的地方。

这个巨大的作品是由海洋画家Hendrik Willem Mesdag绘制的,在他继承了一笔财富后,放弃了作为一个35岁银行家的职业生涯。与妻子Sientje一起,他将余生都献给了绘画。在1880年,他接受了一个比利时公司的委托,绘制这幅席凡宁根全景画。Mesdag夫妇和几个朋友花了四个月的时间绘制。所以毫不奇怪,当投资者在几年后宣布破产之后,Mesdag夫妇决定自己购买这幅作品。

绘制全景画是一件非常复杂的事情,参与者包括站在平台中间的一个领头画家,一群艺术家则在墙上巨大的画布上移动绘制。站在平台上观赏环形绘画与站在近处观赏的效果是十分不同的,一条简单的直线,可以在远处看时变得完全弯曲。Beckers带着我们在幕后后面进行参观。当看到这个遥远的景观如何变成一个二维的绘画时,实在令人感到眼花缭乱。走近看这幅画,发现画得并不是很细致,甚至有小部分不成比例。走到离墙壁更近的地方,我们可以看到专门为这幅全景画而建的老建筑。圆顶和它的自然光天窗,确保这幅画每分钟看起来都不一样。

当电影剧场出现之后,全景绘画被遗忘了,并且有很多圆形建筑都被烧毁或改成电影院。然而,那些被保留的,像是海牙的这一个,给出了几个世纪前的生活的精准景象。就像是迈入一个时光机,感受那个曾经存在的地方,那个Mesdag夫妇和他们的朋友绘制沙滩景色的地方。

梅斯达格全景美术馆, 1880年的席凡宁根 Scheveningen in 1880。 www.panorama-mesdag.com

图恩美术馆, 1810年瑞士城市图恩全景图 Panorama of Swiss city Thun in 1810 www.kunstmuseum-thun.ch

萨尔茨堡博物馆, 1825年萨尔茨堡全景图 Panorama Salzburg in 1825。 www.smca.at

因斯布鲁克全景图, 1809,波及瑟尔之战 Battle of Bergisel, 1809 www.panorama-innsbruck.at


分享此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