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Istock/littlewormy

Diamond City Once Again

在阿姆斯特丹钻石街区的狭小房子里,阁楼上的犹太师傅正忙着对钻石进行抛光。这样的时光或许已经过去了,但这座城市仍在为世界钻石之都的盛名不懈努力着。尽管比利时的安特卫普市中心现在是犹太人的聚集之地、这里居住着来自世界各地的人们,但通过免费的钻石导览,阿姆斯特丹的钻石抛光师们比他们南部的邻居吸引了更多游客。

在宝石交易中,荷兰人要有名的多,这毫不奇怪,因为从最开始,荷兰人就拥有顶级宝石。从古代到18世纪,世界上所有的钻石都来自印度。从罗马帝国时代到16世纪初第一批欧洲人抵达印度时,欧洲和东亚间的贸易十分兴旺发达。

17世纪末,阿姆斯特丹渐渐有了名气。这个享有特权的城市为市民提供了宗教信仰和公民自由,这吸引了那些在西班牙和葡萄牙遭受迫害的犹太人们。在这儿,他们可以进行自由贸易。由于他们的国际关系网络,很快,他们就成为了阿姆斯特丹最重要的钻石抛光师和珠宝商。

起初,抛光工作经常是在家中的阁楼里完成的,使用的机器通常通过脚踏板带动发力。后来,生产规模扩大了,使用的机器变为由马匹带动。再后来,蒸汽机便登场了。

图/Coster Diamonds

荷兰垄断

荷兰钻石业的真正起步是在1727年。这一年,葡萄牙人在巴西发现了一个巨大的钻石矿藏,荷兰人与葡国政府达成了一项交易:钻石仅售与荷兰。没多久,阿姆斯特丹便在钻石工业和钻石贸易中取得近乎垄断的地位。这意味着,荷兰首都保有最珍贵的钻石,当世界各地的国王、王后需要切割钻石时,他们会交与荷兰人。

譬如,英国国王爱德华七世就曾将世界最大的钻石原石卡利南钻石(Cullinan)送至阿姆斯特丹进行切割、抛光。切割原石的工作就落在了一位名叫Joseph Asscher的工匠身上。据说,他首先在原石上弄出了一个小“窗口”,以便研究原石内部的瑕疵和线条。Asscher对着原石琢磨了数日,最后,他尝试着切开原石,却失败了:他的工具断裂开来,但原石却完好无损。在Asscher的第二次尝试时,原石终于屈服了,但这却消耗了Asscher很多精力和情绪,以至于他晕倒了,至少传言里是这么说的。

最终,这块重达612克的巨型原石被切割成数百粒小钻石和9粒大钻石。包括非洲之星(Star of Africa)在内的其中两颗钻石被镶嵌在英国王冠和权杖上,并且在伦敦塔里进行展出。而Asscher本人则保留了小粒钻石和碎钻作为回报。

图/Royal Coster Diamonds

萧条和战争

总的来说,钻石收入是可观的,尽管钻石作为一种奢侈品,行业生意会随着经济发展而起起伏伏。

到了1910年,钻石产业开始搬迁到比利时郊外,因为那里的工资更低,并且安特卫普的钻石业更加有序。到了上世纪20年代时,阿姆斯特丹的钻石生意极速下滑。30年代的经济危机更使钻石业遭到重创。有时,钻石切割店会连续关门几周。这种艰难的局面一直持续到二战爆发。1939年,许多犹太商人出逃荷兰,前往美国、葡萄牙或者英国,还有许多犹太人死于集中营里。当比利时先于荷兰一年解放时,大多数犹太家族去了那里,并在安特卫普安家乐业。

图/Gassan Diamonds

詹姆士•邦德

然而,尽管阿姆斯特丹的钻石业从未完全复苏,其世界钻石之都的声誉却从未受损。所以,在1971年的电影《金刚钻》(Diamonds Are Forever)里,詹姆士•邦德(James Bond)是在阿姆斯特丹追赶钻石走私者的。同时,阿姆斯特丹新一代的钻石工匠也发现游客不仅仅想购买钻石,他们也想观看钻石抛光的过程。于是,迦山钻石(Gassan Diamonds)买回了它的老旧工厂,并且进行导览,而考斯特钻石(Royal Coster Diamonds)则在被迫搬迁后,在博物馆广场(Museumplein)上的三幢传统荷兰建筑里开业迎宾。这三幢建筑就像一个迷宫,在这里,切割和抛光工匠们向游客展示着他们的手艺,同时,这里也是一个博物馆,供游客感受钻石行业的历史。

但最重要的是,他们贩卖钻石。现在,被称为皇家考斯特(Royal Coster)的考斯特钻石和迦山钻石驰名世界,正如它们的“阿姆斯特丹切割”一样,名气响当当。

图/Coster Diamonds

Tips:

Royal Coster Diamonds 考斯特钻石: 考斯特钻石是欧洲最古老、至今仍在运行的钻石工厂。每年,逾35万的游客前往这里参观钻石加工工艺。这里提供由25种语言讲解的免费导览,详细介绍钻石切割和抛光过程。导览结束后,游客可在宽阔的展览厅里进行参观。 地址:Paulus Potterstraat 2-4号 (Oud-Zuid区,靠近博物馆广场)。 每日早晨9点至下午5点

Gassan Diamonds 迦山钻石: 迦山钻石工厂里的免费导览约20分钟长,有27种以上的语言任君选择。 地址: Nieuwe Uilenburgerstraat 173-175 号 (Waterlooplein广场)


分享此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