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acing with the Manx

我们以每小时110公里的速度爬上山丘,驶进一团迷雾。风渐渐增大,卡车朝着我们的方向开来。我们还没跑到最极速的路段,我的司机保罗(Paul Dugdale)告诉我,这一路段总被形容为世界上最危险的赛车路段。

不过,和那些企图赢得马恩岛旅游者杯(简称马恩岛TT赛)的赛车手相比,我们的速度可不及他们的一半。我们来到一个宁静的小村庄,在一个牌子前停下,上面写着纪念一个在训练时不幸丧生的德国赛车手。我不由得开始担心安全问题。不过我们开的是一架三轮摩托车,后面可以同时坐2个人,当我们穿过发夹般的弯道时,也没有失去平衡。

这就是马恩岛(The Isle of Man),一座位于英格兰和爱尔兰间的小岛。它拥有延绵的绿色山岭和漂亮的白房子,在维多利亚时代就以其自然风光成为著名的海边度假胜地——肥硕的海豹喜欢躺在这里的岩石上晒太阳,海豚和取暖的鲨鱼也常拜访这里,鲸鱼偶尔还会游过海岸。几只从动物园里逃出来的小袋鼠,今天已经繁衍到150只的规模。这里还有凯尔特人和维京人建的许多中世纪城堡和历史古迹,以及一个拥有5千多年历史的神秘石阵。

但最重要的是,马恩岛还是从1907年举办至今的马恩岛TT赛的举办地。每一年,岛上的8万5千个岛民都会迎来将近4万名参观者。他们坐在石墙、露台或老旧的酒吧里,观望着赛车手在60千米的赛车公路上风驰电掣。TT赛已经失去了国际上的官方比赛资质——因为太危险了,保罗淡然地说道。不论如何,它还是吸引来世界上最杰出的公路赛车手参赛,因为胜者将可以把名字刻在已有逾百年历史的奖杯上。

在马恩岛TT赛道上疾驰的赛车手Bruce Anstey

不限速的比赛

比赛的初衷是因为限速而追求速度的快感。在19世纪末叶的英国,无马牵引的车辆的速度上限在乡村是每小时6.5千米,在城内是每小时3千米。1865年还出了一条红旗法令(Red Flag Act),规定所有的车辆都要有人在50米前方陪同,他的职责是警告大家后面有车即将经过。最终,限速终于提升到了每小时32千米,不过赛车爱好者却发现了一个秘密:马恩岛在英国王权下拥有特殊地位,它可以给自己定规则。于是,在城镇和乡村以外,只要你有胆量,开到多快都行。不仅是摩托车手,那些兰博基尼和法拉利的主人也都可以在这里测试爱车的引擎。

马恩岛民是出了名的随和,他们觉得让赛道环绕半座岛屿也不成问题。实际上,他们还特喜欢这场每年举行的赛事。孩子们这时可以放假,人们在庭院里支起架子看比赛。赛车季从五月持续到八月底,这时经典的TT赛正在举行。这也是为什么我们行驶的乡村道路会配有这些有趣的赛道“家具”——黑白相间的侧石、路边短柱和树上的衬垫。保罗指出事故发生的几个地点——其中有一位撞入乡村小屋的选手。多数事故似乎都发生在“疯狂星期天”,大概是因为在练习周和比赛周之间的周天,观众们也会坐上自己的车,到赛道上比试实力。

皮尔镇的城堡

海神马纳南的斗篷

马恩岛的赛道不仅刺激、充满危险,风景也十分宜人。从Snaefell山顶,我们可以看见苏格兰的海岸,以及“英格兰、威尔士、爱尔兰、马恩岛和天堂”五座王国的领地。马恩岛人相信山上迷雾是海神马纳南(Manannan)的法术,他用迷雾斗篷将小岛包起来以保卫马恩岛。他的伎俩在古罗马人身上有用,却没有逃过凯尔特人和维京人的眼睛。在皮尔镇(Peel),你可以细细品位小岛的历史韵味。这里有壮观的红砂石建造的皮尔城堡的废墟,一座壮观的老石墙将其环绕。皮尔城堡原本是一座祭拜之地,后来11世纪的群岛王国维京赤脚王马格努斯(Magnus Barefoot)在这里建了堡垒。皮尔的教堂和塔楼都可以追溯到11世纪,后方的驻军大厅(Great Garrison Hall)则是16世纪的古迹。城堡里相传还住着叫作Moddey Dhoo的幽灵黑猎犬。

山丘对面的马纳南神殿(House of Manannan)里重建了一座凯尔特圆屋和一座维京长屋。这里的许多故事会带你穿越时光。你将在最后了解渔人的生活,参观第一只将英国人从利物浦带到道格拉斯度假的大型蒸汽船。

兰内斯半岛的星空

火车爱好者

第二天,我们身体无恙,是时候坐上另一种在小岛很出名的交通工具来感受慢旅行了——从1870年运营至今的马恩岛铁路。这是缓解昨天摩托车风行电掣的一剂良药,还能品位凝结在时间里的维多利亚工业文明。我们坐的并不是特意建造的复古列车——这列火车自1873年运营以来就没有升级过。窄轨引擎和漂亮的列车里都装饰着漆木和舒适的座椅,就和维多利亚年代里的一样。复古在这座小岛上变得平凡、日常。你还能在道格拉斯乘坐沿着步行道行驶的马拉电车。它的历史可以追溯到1876年,是世界上最古老的由马牵引的电车。

从火车上看到的马恩岛陌生得就像电影里的世界。我们看见牧人向他们的狗吹口哨,人们玩着木球,海鸥在空中回旋,在森林外还能看见阳光下波光粼粼的大海。列车爱好者一定会爱上这里。和我乘坐同一个车厢的德国人是一个历史社团的成员。他们穿着复古的服装——一个是普鲁士的列车站长,另一个是维多利亚时代的英国人。他们很快就和另外两位到欧洲坐历史列车的英国游客谈上,相互分享相片。后者还在自己的花园里建造他们的迷你火车。

蒸汽火车里的乘客

火车将我们带到马恩岛的前首都卡斯尔敦(Castletown)。这里的拉申城堡(Castle Rushen)是建在13世纪维京堡垒旧址上的前王室居所。里面的展览介绍了群岛王国先王们的生活,以及他们是怎样在塔楼里享用美餐的,而我们则走进了阴暗、潮湿的地牢。街对面还有座世界上最古老的朴素房子,马恩岛的政府议员曾经就是在这里讨论国事的。当地人用它的挪威名字Tynwald来叫这座房子。议员们每年在7月5日到这里参加一个露天庆典,宣告新的法律条令,并接受民众的请愿。

在去往机场的路上,我们穿过马尔丘(Meayll Hill)的石圈,它与英格兰的巨石阵相呼应,是马恩岛的诸多秘境之一。新石器时代的人将它们的遗体葬在石圈里。曾经有路人声称看见一支幽灵骑士的军队绕着石圈行走。不过,在昨天的赛车体验后,它更像是一个找寻平静和愉悦的完美地方。

你想拜访马恩岛吗?那就看看 在马恩岛必做的10件事


分享此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