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Hidden Alleys of London

每个伦敦人都会告诉你,伦敦分为“大伦敦”和“伦敦市”。伦敦市比1平方英里大不了多少,但它却是这座大都会的金融和历史中心,一个历史气息浓厚、独一无二的地方。

在时髦的霍克顿(Hoxton)和肖迪奇(Shoreditch)以南,泰晤士河(The Thames)以北,克勒肯维尔(Clerkenwell)和霍尔本(Holborn)以东,这是一片充满许多地标的地方。这里有许多值得拜访的教堂、公园、建筑和历史上的同业公会。

拜访这些地方最好的时间是在周末,那时在城里工作的50万号人物都不在了,街道也变得十分安静。行走在拥有数百年历史的老巷子和走道上变成一件格外惬意的体验。

左:圣巴多罗买医院 右:交易巷

古罗马的过去

隐蔽的巷子点缀着这个地区,提醒人们伦敦从古罗马时代起已是一个商业和政治中心。在那个年代,伦敦也被叫作伦蒂尼恩(Londinium)。古罗马的痕迹依然存在,比如连接着东西的繁忙交通干道伦敦墙(London Wall),它从伦敦博物馆延伸到主教门。但在过去,伦敦墙标记着这座城市的范围。遗存的墙体今天依然可以看见,只不过被绿地包围着,成为喧嚣的市中心里一处宁静的绿洲。

如果绕着城市行走,你将见证伦敦的不同年代。18世纪的大时代建筑和玻璃包裹的现代摩天大楼共同塑造着城市的天际线。被叫做“巴比肯”(The Barbican)的钢筋混凝土野兽派建筑就在中世纪遗迹的一旁,比如靠近史密斯菲尔德市集 (Smithfields Market)的圣巴多罗买医院(Saint Bartholomew Hospital)。

但是,这趟步行之旅最有趣的地方却要数其中的诸多小细节。向四周望望,发现每个角落的惊喜吧。不要害怕走进那些狭小的巷子:一些走道虽然很暗,但它们将带你发现伦敦最振奋人心的一面。

福南梅森百货

交易巷

你可以从银行地铁站旁的交易巷(Change Alley)开始步行。一些道路和小巷从名字就能体会出它们曾经的面貌,比如伦巴第街(Lombard Street),这里是从意大利伦巴第来的商人在中世纪时办理借贷业务的地方。当然还有康希尔(Cornhill)和交易巷。一个意大利画饰的蓝色陶匾标志着17世纪时的第一家咖啡馆,现代贸易正是在这里诞生的。商人喝咖啡时,更多是为了见面,讨论商品的价格事宜,和今天的咖啡馆定义大相径庭。

走出交易巷,你将看见路对面皇家交易所气派的建筑。交易所内满是高档商店和餐厅。何不停下,到福南梅森(Fortnum & Mason)百货挑选一款精致的茶盒,在Aspinal of London买一款定制的皮具,或到英国巧克力糕点师保罗•A•扬(Paul A Young)点一盒手工制作的巧克力呢?在皇家交易所外,你会看见一件有趣的奶油色钢铁物件。再看一眼,你会发现它是立于1799年、用来灭火的水泵——又一个伦敦往昔的回忆。

如果肚子饿了,那就到辛普森酒馆(Simpson's Tavern)吃一顿传统的英国美食吧。这家由汤玛斯•辛普森在1757年开业的酒馆室内设计很美,完美地保存了过去年代的感觉,食物也特别推荐。

辛普森酒馆

从药店到杂货店

继续往北走,你会找到又一个有趣的地方:斯罗格摩顿街(Throgmorton Street)。街上有不少著名的历史古迹,其中就有布商公司(The Drapers' Company),这是伦敦城过去的公会之一。这些公会都是不可错过的建筑宝藏。在中世纪的时候,古老的公会之所以建立是为了促进贸易,包括屠夫、木匠、药师和蜂蜡商人的公会。公会里收藏着数百年的古老艺术品和文物,也是这座城市丰富的商贸历史的最好证明。时至今日,这些同业公会建筑仍被用于多种活动和庆典。

斯罗格摩顿街的东端有一座奥斯丁会修道院(Austin Friars)。16世纪时,政治家托马斯•克伦威尔(Thomas Cromwell)在这里建造了他的三层楼宫殿。今天,四周都围绕着办公大楼,但从奥斯丁会修道院走廊前往利物浦街地铁站却能带来一番滋味。

在封闭的道路间进进出出(伦敦是一座不断在施工、变化的城市,目前横贯铁路和许多办公楼正在建造中),不要错过火车站旁的复古风购物拱廊。它的入口在宽街(Old Broad Street)的地铁站入口处。这条步行道化的购物拱廊从1912年起开业,每到工作日的中午就变得格外忙碌,因为当地工人会下来买个三文治、亚洲外卖,或帮人来跑腿。The Good Yard的咖啡一如既往的十分好喝。

布商公司的大门

旧与新

朝着旧斯皮塔佛德市集(Spitalfields Market)的方向穿过,你会走在军火走道(Artillery Passage)上。这是一条小巧、曲折的狭长步行道,上面尽是些餐厅和酒吧。走道有着悠久的历史:它其实就是古老的圣玛丽•斯皮塔修道院(St. Mary Spital Priory)原先的外墙。修道院本身也是中世纪伦敦最大的医院。在宗教场所被王权解放后,修道院也被迫关闭。南边的领地在1537年被租给了“长弓、十字弓和手枪军火协会 ”(Guylde of Artyllary of Longebowes, Crossebowes and Handegonnes)三百年之久。今天走道名字中的“军火”指的就是这个公会。一定要朝两边的小巷子里瞄几眼,欣赏奇特的街头艺术,比如在公鸡丘(Cock Hill)角落的一幅巨型小鸡图。

从这里不远,就是该地区一个名气稍小的宝地:丹尼斯•西弗斯故居(Dennis Severs House)。这座胡格诺教徒的家现在已成为博物馆。在特别的日子里,人们可以在夜晚点亮蜡烛,静静地参观。也许这也是踏入历史的最好方式。每层楼都以声音和味道来展示消失的不同年代。

把历史抛在身后,到玻璃外墙的建筑苍鹭塔(Heron Tower)去吧。在40楼的现代风Duck & Waffle喝一杯鸡尾酒是结束这趟旅程最好的方式。从这里,伦敦城的景致无限地扩张,清晰地展露着它的旧与新、过去与现在。

丹尼斯•西弗斯故居的茶室

你想去探索这些隐藏在伦敦的巷子吗,那就查看 伦敦探巷指南 吧。

温暖的夏日,你想去探索英国最古老的花卉市场吗?那就查看 探索哥伦比亚路花卉市场 吧。

版权声明


分享此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