斯特拉特福小鎮中心

Searching for Shakespeare

要了解大文豪威廉•莎士比亞戲劇人生的開始,就得從他出生和早年生活的故鄉斯特拉特福 (Stratford-upon-Avon) 說起。這是位於伯明翰南部埃文(Avon) 河畔的一座風光迤邐的小鎮。莎士比亞就是在這裡出生、成長,並與他的妻子相遇和結婚生子的。晚年的莎翁選擇回到這裡度過人生的最後五年,最終又於此處落葉歸根。

天賦異禀的幸運兒

當我來到斯特拉特福的市中心,如同穿越了時空,走進了都鐸時代的一個小鎮。這裡的房屋立面用桁架裝飾著,街道齊整,鮮花盛開。莎士比亞的故居是這些房屋中的一棟,從房屋的面積就可以看出來,莎士比亞是一個含著金鑰匙出生的幸運兒。屋子旁還有一片英式花園,平整的草地上點綴著五顏六色的花朵,與這幢屋子的雅緻樣式相得益彰。

莎士比亞故居

莎士比亞的故事就是從這棟屋子二樓的一個房間開始的。我們在房間裡看到了一張木床以及木床下可拉出來的小床,上面用十字穿插著麻繩。莎士比亞在木床上誕生、5歲前在小床上入睡,那時人們拉緊麻繩以保證孩童能夠睡得安穩,這也是英文“sleep tight”(睡個好覺)的由來。

莎士比亞的花園

房間的隔壁是莎士比亞和他2個兄弟稍大後共用的臥室。這間臥室顯示了當時男女有別的社會待遇。男孩的臥室裡有一個壁爐,房間裡貼滿了驅除噩夢的牆紙。而他的幾個妹妹只能睡在沒有床架和壁爐的隔壁房間,忍受著樓下他們父親手套工作室里傳來的臭烘烘的氣味。

莎士比亞誕生的床

匆忙的婚禮

1852年,18歲的莎士比亞和他的妻子安妮•海瑟薇(Anne Hathaway)匆忙舉辦了婚禮。這場婚禮的安排錯誤百出。因為那時莎士比亞還沒有成年,需要安妮父親的許可才能與她結婚。更糟糕的是,當時安妮已懷有3個月的身孕,為了避免未婚先孕的醜聞,莎士比亞不得不向主教法院提出了加快流程的申請。

安妮·海瑟薇的農舍

這位比新郎大8歲的新娘來自距離斯特拉特福市中心不遠處的鄉村肖特里(Shottery)。安妮的父親是一位受人尊敬的富裕的自耕農,一家人租住在肖特里一個90英畝的農場裡。今天,安妮•海瑟薇農舍(Anne Hathaway's Cottage)成為了一座開放性的博物館,野地、花園和果園鬱鬱蔥蔥,擁有500年曆史的茅草小屋則隱藏在鮮花和綠意之中。你可以遊覽屋捨了解當時她是怎樣生活的,還能重溫莎士比亞的愛情故事。莎士比亞就是在這裡向他的準新娘求婚的。

安妮·海瑟薇農舍的花園

由於流傳下來的關於安妮的資料很少,今天人們對於這段奉子成婚的婚姻是否幸福有著熱烈的討論。但當時新娘肚子裡的孩子——他們的大女兒蘇珊娜在後來確實經歷了一段幸福的婚姻。莎士比亞不僅把自己的房產留給了她,她還嫁給了一位富有聲望的醫生,後者在1657年出版了一部案例筆記。在荷爾農莊(Hall's Croft)裡,你可以參觀他們的豪宅,以及了解這位醫生是如何在17世紀用尿液診斷疾病的。

名利雙收

從16世紀80年代起,莎士比亞開始將時間分給斯特拉特福和倫敦兩個地方,分別過著家庭生活和職業生活。到1592年,莎士比亞已經變成了倫敦一位正式的喜劇演員和劇作家。 5年後,他在斯特拉特福購買了一套新房,人們稱之為新居(New Place)。

莎士比亞在這處新居里度過了人生最後時光。新居位於小教堂街上,離他的出生地不足10分鐘的步行路程。這是當時全市最大的房屋,約翰•利蘭(亨利八世的圖書管理員)將它描述成是“由磚塊和木材搭建的美麗房屋”,這在當時是一項創新。

莎士比亞新居

這棟豪華的臨街房曾有10個壁爐,容納著20-30個房間。庭院的後面矗立著一間巨大的中世紀晚期風格門廳,這是莎士比亞家庭生活的主要聚點。莎士比亞還為這幢房屋增加了一條長廊,用來展示藝術品和進行娛樂。新居的房契裡曾提到兩個花園和兩個果園。今天的“大花園”中有一顆古桑樹,據說是從莎士比亞種的一棵樹的樹枝長成的。

在1616年莎士比亞離世後,新居幾經易主,最後流傳至 Francis Gastrell 手中,這位教士厭惡絡繹不絕的遊客,於是砍掉了莎士比亞的桑樹,將房屋夷為平地,而他也因為與小鎮關係的惡化被迫搬離。

新居里的帆船藝術品

今天在新居的舊址上建起了許多現代藝術品。在入口處我看見一個巨大的帆船模型。 “莎士比亞對於英國就如同大航海時代一樣重要,”新居的嚮導指著帆船向我介紹道,“那時英國打敗了所向披靡的西班牙無敵艦隊,取得了海上霸權,走向繁榮,而莎士比亞則把英語的魅力帶到了世界各地。”

頂級的舞台

“要了解莎士比亞的戲劇,就需要了解他的學校”。在小鎮的文法學校(Shakespeare's Schoolroom and Guildhall)裡,身著傳統服裝的嚮導向我們說道,“莎士比亞的戲劇就是從這間文法學校開始的”。我們走在被木頭包裹的校舍裡,探索莎翁學習拉丁文和詩歌、演講和朗誦、並與他的同學練習表演戲劇的地方。在他求學其間,巡迴劇團的到來帶給他很大的觸動。後來,他在戲劇《哈姆雷特》中親切地描寫了巡迴劇團的演出情況。

為了體驗莎翁戲劇的魅力,在斯特拉特福的最後一個夜晚,我來到小鎮的天鵝噴泉廣場(The Swan Water Fountain)。此刻的埃文河褪去了白天的熱鬧,五顏六色的遊船回到了閘口,將河麵點綴得分外好看。風吹動著廣場上金屬制的天鵝雕像,擺動的翅膀讓人以為兩隻天鵝正要展翅高飛。

皇家莎士比亞劇院

皇家莎士比亞話劇院(Royal Shakespeare Company)就在廣場旁100米,紅色的現代磚牆在復古房屋裡引人注目。我在這裡觀看了莎翁名劇《一報還一報》。劇院模仿了過去的樣式但更加豪華。當戲劇開始那一刻,舞台背景、燈光和音響齊齊打開,整個劇院如同蒙上了一層細紗,美輪美奐。舞台上的演員專業且激情澎湃。演出深深抓住了每個人的心。如果不是對於莎翁發自內心的敬意和喜愛,相信難以將一個話劇完成得如此攝人心魄。

在演出結束後很久,觀眾們聚集在大廳裡遲遲不願離開,其中許多是坐輪椅前來的老年人。與熱烈的討論相比,劇院外邊顯得寧靜而平和。此時的埃文河一如既往靜靜流淌過這座小鎮,在月光的照射下波光粼粼。小鎮裡到處都隱藏著莎士比亞的足跡和他詩意的語言,而埃文河水又將這些詩意和榮耀帶向了遠方。

埃文河

更多文章: 滑鐵盧戰場探秘指南


分享此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