俯瞰那慕尔老城 图/WBT-JR Remy

Namur Treasure Hunting

比利时人的收藏癖和跳蚤市场远近闻名。早在1979年,比利时便通过立法,保障国民买卖家中旧货的权利。于是每逢集市的日子,家家户户便将阁楼里不舍得丢弃的旧货、杂货、穿不下的衣物、充满回忆的玩具,乃至名画古玩都悉数翻出,用卡车载着拖到集市上摆地摊卖。从偏远的村落到瓦隆的首府那慕尔(Namur),再到都城布鲁塞尔,凡有人居的地方都有每周跳蚤集市或者古董沙龙。

老城的旧货店

比利时是世界上收藏家最密集的国度。在你走出那慕尔中央车站的那一刻,琳琅满目的茶室、复古风时装店、二手书店、旧唱片店、古董珠宝店、艺术工作室便都涌进你的眼帘。那慕尔人追求的从不是最新的时代风尚,他们打小就迷恋着小城美景和恬静的生活。

每到周六,那慕尔的军事广场(Place d'Armes)上便有水果和蔬菜的市集。农民们将新鲜的作物从乡下运到这里贩卖。礼拜天的时候,那慕尔人会腾空典藏多年的家当,拉到城外的默兹河(Meuse)岸上摆个摊子,望着河上的美景发呆。对他们而言,漫游市集,然后在午餐前喝杯茴香酒或桃红酒,这才是那慕尔的理想生活。

那慕尔街道 图/WBT-JP Remy

这是一座讲求慢生活、格外怀旧的城市。可不,城中央军事广场上的黄铜雕像不为骑士将军耀武扬威,也不为国王贵族歌功颂德,雕像描绘的是两个活脱脱从漫画里走出来的人物:一个是个头较小的大鼻子,一个是留着和丁丁一样额发的瘦身板。在他们身前是两只蜗牛,一只还在笼子里,一只已经逃了出来。其寓意是那慕尔人之慢,慢到跑不过蠕动的蜗牛。那慕尔人对此也不以为然,他们的慢生活格调在今天反倒吸引了不少朝圣的游客,前来寻找返璞归真的乐趣。

Ramd'Âm是一家出售青少年书籍、漫画、白T恤、唱片和棋盘游戏的二手商店,由两个穿吊带裤的兄弟杰里米和西蒙•阿诺德共同经营。当问及开创这家店的初衷时,西蒙告诉我,就像他哥哥的音乐一样,书籍和漫画对于他而言有着十分重要的意义。他希望能够借助旧货店的方式向更多人分享他热爱的东西。城里的旧货店、古董店还有很多,比如会不时举办修理咖啡会、为市民免费修理旧货的Ravik Boutik,以及通过设计为旧物赋予第二次生命的Authentic Atelier。它们或多或少都蕴含着对人类物品的敬意。

军事广场上的塑像 图/WBT-Denis Erroyaux

城外星期天市集

想要感受那慕尔人最地道的日常,城外的詹比斯跳蚤市场(Brocante de Jambes)是一个理想之地。每个星期天早晨,那慕尔人都会翻箱倒柜,将阁楼里的家当搬到默兹河右岸上贩卖。从五颜六色的挂毯、家具、衣物、玻璃器皿、旧书、珠宝到大师的画作,在风光旖旎的默兹河岸上市集,没有你找不到的商品。

詹比斯跳蚤集市离老城不远,走到桥头便可以看见彼岸形形色色的旧货摊子。听着温柔绵软的法语,在满载市井气息的画卷里漫游市集,你会发现,他们买卖的不是物品,而是物品里藏着的生活。所以不论是那慕尔人还是游客,哪怕没有淘到意料之外的宝贝,脸上都盈着满意的笑容。市集在默兹河右岸上举行,对岸就是壮丽的伯爵城堡。河上的柔波送来阵阵秋意,集市就在这样美轮美奂的古堡景致中进行着。

默兹河 图/WBT-Denis Erroyaux

有趣的是,中世纪的时候,列日的主教控制着默兹河右岸的领土,那慕尔伯爵无奈只能沿着默兹河的支流桑布尔河(Sambre)发展他的伯国。他将老城建于桑布尔河北,将城堡建于河南,这也是为什么那慕尔会被称作桑布尔的女儿。时至今日,历史俨然已经成为集市的背景,人们在默兹河右岸买卖旧货,在咖啡馆里品味着比利时独特的卡布奇诺加奶油。

军事广场上的圣诞集市 图/WBT-JP Remy

漫画节与跳蚤市集

大巴的门一打开,满车的记者和摄影师蜂拥而出,华夫饼、薯条和冰淇淋的香味扑鼻而来。这里就是那慕尔郊外人潮涌至、享誉欧洲的唐普卢跳蚤市场(Brocante de Temploux)。漫画可谓是比利时人的灵魂,在这场旧货与古董的盛事里无处不在。从充满童趣的漫画海报到漫画做成的介绍手册、地图、贴纸,比利时人的漫画情节可见一斑。

唐普卢跳蚤集市的工作人员向我们介绍,这场每年八月底举行的周末市集可以追溯到1978年人们一时兴起举办的旧货市集。1984年的时候,它与漫画节结合,逐渐发展成比利时规模最大的跳蚤市场。漫步其中,你可以找到许多衣物、宗教雕像、铜灯、银镜、玻璃杯、时钟、老款自行车、相机以及许多古老的物件。它们无不是上一个年代的记忆。你也能找到丁丁、蓝精灵、幸运的卢克等等比利时漫画人物的手办、玩偶还有旧书。周日的时候,比利时的著名漫画家们还会到现场举行签售活动。

唐普卢市集 图/林铭志

集市上有不少职业的古董、杂货卖家,但最多的还是地道的那慕尔人。他们从周遭的村落赶来,租用几平米的场地,贩卖家藏多年的宝贝。当地的居民索性将自家的花园改造成卖场,热情地邀请游客进家门里看货。辽阔的天空下,深秋的草坪已经泛黄,人们手捧热狗和啤酒,在旧货的海洋里享受着买卖的乐趣。

俯瞰德林城堡 图/Château de Deulin

德林城堡圣诞市集

“这个收藏室里都是我最喜欢的古董家具。”西蒙•德•哈勒(Simon de Harlez)骑士推开藏宝室的大门,一个由18世纪瑞典家具与艺术品组成的神秘世界豁然出现在我们眼前。西蒙是德林城堡(Château de Deulin)的主人德•哈勒子爵的儿子。他在餐桌上向我们娓娓道来家族的故事,以及自己是如何为古董家具而着迷、开始从事古董交易的。

城堡主楼的客厅里挂着1760年的筑城者吉约姆•德•哈勒子爵及其妻子的巨幅画像。跟随着西蒙的脚步,我们无不被城堡里明代的壁画、19世纪的瑞典橱柜、意大利的石柱、18世纪列日的12件椅子、尼德兰大师的静物和风景画,乃至门厅、茶室和卧室里比利时的大理石、子爵夫人设计的精美壁纸、洛可可的浮雕而深深折服。城堡还拥有48亩的森林和一座法国风格的齐整花园,森林里不乏诸多古老的树种。

接受采访的西蒙

“这是一座家族城堡,我希望守护住我们的家。”西蒙向我说道。在比利时已经少有贵族依然住在城堡中了。这个来自英格兰、以葡萄酒贸易发家的家族面对城堡日益昂贵的修缮费,不得不将马厩出租,用来举办婚礼。西蒙每年还会在城堡里举办多场古董沙龙和圣诞集市来筹集资金。多年前,村里的人还会到城堡的礼拜堂参加弥撒。今天的西蒙则开始拿起手机研究如何创建Instagram账号,为德林城堡的古董集市吸引更多的游客。

想要组队到比利时那慕尔淘宝吗,快快查看 淘宝指南

民情风俗: 布鲁塞尔的超现实之旅

安特卫普: 探访钻石之城

更多文章: 与中世纪巨龙作战


分享此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