斯特拉特福小镇中心

Searching for Shakespeare

要了解大文豪威廉•莎士比亚戏剧人生的开始,就得从他出生和早年生活的故乡斯特拉特福(Stratford-upon-Avon)说起。这是位于伯明翰南部埃文(Avon)河畔的一座风光迤逦的小镇。莎士比亚就是在这里出生、成长,并与他的妻子相遇和结婚生子的。晚年的莎翁选择回到这里度过人生的最后五年,最终又于此处落叶归根。

天赋异禀的幸运儿

当我来到斯特拉特福的市中心,如同穿越了时空,走进了都铎时代的一个小镇。这里的房屋立面用桁架装饰着,街道齐整,鲜花盛开。莎士比亚的故居是这些房屋中的一栋,从房屋的面积就可以看出来,莎士比亚是一个含着金钥匙出生的幸运儿。屋子旁还有一片英式花园,平整的草地上点缀着五颜六色的花朵,与这幢屋子的雅致样式相得益彰。

莎士比亚故居

莎士比亚的故事就是从这栋屋子二楼的一个房间开始的。我们在房间里看到了一张木床以及木床下可拉出来的小床,上面用十字穿插着麻绳。莎士比亚在木床上诞生、5岁前在小床上入睡,那时人们拉紧麻绳以保证孩童能够睡得安稳,这也是英文“sleep tight”(睡个好觉)的由来。

莎士比亚的花园

房间的隔壁是莎士比亚和他2个兄弟稍大后共用的卧室。这间卧室显示了当时男女有别的社会待遇。男孩的卧室里有一个壁炉,房间里贴满了驱除噩梦的墙纸。而他的几个妹妹只能睡在没有床架和壁炉的隔壁房间,忍受着楼下他们父亲手套工作室里传来的臭烘烘的气味。

莎士比亚诞生的床

匆忙的婚礼

1852年,18岁的莎士比亚和他的妻子安妮•海瑟薇(Anne Hathaway)匆忙举办了婚礼。这场婚礼的安排错误百出。因为那时莎士比亚还没有成年,需要安妮父亲的许可才能与她结婚。更糟糕的是,当时安妮已怀有3个月的身孕,为了避免未婚先孕的丑闻,莎士比亚不得不向主教法院提出了加快流程的申请。这让莎士比亚成为当时当地仅有的3个20岁之前结婚的男性之一,也是唯一一个使新娘怀孕的年轻男性。

安妮·海瑟薇的农舍

这位比新郎大8岁的新娘来自距离斯特拉特福市中心不远处的乡村肖特里(Shottery)。安妮的父亲是一位受人尊敬的富裕的自耕农,一家人租住在肖特里一个90英亩的农场里。今天,安妮•海瑟薇农舍(Anne Hathaway's Cottage)成为了一座开放性的博物馆,野地、花园和果园郁郁葱葱,拥有500年历史的茅草小屋则隐藏在鲜花和绿意之中。你可以游览屋舍了解当时她是怎样生活的,还能重温莎士比亚的爱情故事。莎士比亚就是在这里向他的准新娘求婚的。

安妮·海瑟薇农舍的花园

由于流传下来的关于安妮的资料很少,今天人们对于这段奉子成婚的婚姻是否幸福有着热烈的讨论。但当时新娘肚子里的孩子——他们的大女儿苏珊娜在后来确实经历了一段幸福的婚姻。莎士比亚不仅把自己的房产留给了她,她还嫁给了一位富有声望的医生,后者在1657年出版了一部案例笔记。在荷尔农庄(Hall's Croft)里,你可以参观他们的豪宅,以及了解这位医生是如何在17世纪用尿液诊断疾病的。

名利双收

从16世纪80年代起,莎士比亚开始将时间分给斯特拉特福和伦敦两个地方,分别过着家庭生活和职业生活。到1592年,莎士比亚已经变成了伦敦一位正式的喜剧演员和剧作家。5年后,他在斯特拉特福购买了一套新房,人们称之为新居(New Place)。

莎士比亚在这处新居里度过了人生最后时光。新居位于小教堂街上,离他的出生地不足10分钟的步行路程。这是当时全市最大的房屋,约翰•利兰(亨利八世的图书管理员)将它描述成是“由砖块和木材搭建的美丽房屋”,这在当时是一项创新。

莎士比亚新居

这栋豪华的临街房曾有10个壁炉,容纳着20-30个房间。庭院的后面矗立着一间巨大的中世纪晚期风格门厅,这是莎士比亚家庭生活的主要聚点。莎士比亚还为这幢房屋增加了一条长廊,用来展示艺术品和进行娱乐。新居的房契里曾提到两个花园和两个果园。今天的“大花园”中有一颗古桑树,据说是从莎士比亚种的一棵树的树枝长成的。

在1616年莎士比亚离世后,新居几经易主,最后流传至Francis Gastrell手中,这位教士厌恶络绎不绝的游客,于是砍掉了莎士比亚的桑树,将房屋夷为平地,而他也因为与小镇关系的恶化被迫搬离。

新居里的帆船艺术品

今天在新居的旧址上建起了许多现代艺术品。在入口处我看见一个巨大的帆船模型。“莎士比亚对于英国就如同大航海时代一样重要,”新居的向导指着帆船向我介绍道,“那时英国打败了所向披靡的西班牙无敌舰队,取得了海上霸权,走向繁荣,而莎士比亚则把英语的魅力带到了世界各地。”

顶级的舞台

“要了解莎士比亚的戏剧,就需要了解他的学校”。在小镇的文法学校(Shakespeare's Schoolroom and Guildhall)里,身着传统服装的向导向我们说道,“莎士比亚的戏剧就是从这间文法学校开始的”。我们走在被木头包裹的校舍里,探索莎翁学习拉丁文和诗歌、演讲和朗诵、并与他的同学练习表演戏剧的地方。在他求学其间,巡回剧团的到来带给他很大的触动。后来,他在戏剧《哈姆雷特》中亲切地描写了巡回剧团的演出情况。

为了体验莎翁戏剧的魅力,在斯特拉特福的最后一个夜晚,我来到小镇的天鹅喷泉广场(The Swan Water Fountain)。此刻的埃文河褪去了白天的热闹,五颜六色的游船回到了闸口,将河面点缀得分外好看。风吹动着广场上金属制的天鹅雕像,摆动的翅膀让人以为两只天鹅正要展翅高飞。

皇家莎士比亚剧院

皇家莎士比亚话剧院(Royal Shakespeare Company)就在广场旁100米,红色的现代砖墙在复古房屋里引人注目。我在这里观看了莎翁名剧《一报还一报》。剧院模仿了过去的样式但更加豪华。当戏剧开始那一刻,舞台背景、灯光和音响齐齐打开,整个剧院如同蒙上了一层细纱,美轮美奂。舞台上的演员专业且激情澎湃。演出深深抓住了每个人的心。如果不是对于莎翁发自内心的敬意和喜爱,相信难以将一个话剧完成得如此摄人心魄。

在演出结束后很久,观众们聚集在大厅里迟迟不愿离开,其中许多是坐轮椅前来的老年人。与热烈的讨论相比,剧院外边显得宁静而平和。此时的埃文河一如既往静静流淌过这座小镇,在月光的照射下波光粼粼。小镇里到处都隐藏着莎士比亚的足迹和他诗意的语言,而埃文河水又将这些诗意和荣耀带向了远方。

埃文河

点击链接,查看如何在2天半内游玩莎士比亚故乡和早年生活的有趣景点: 走进莎翁的戏剧故乡


分享此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