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BDRT/G. Clement

City of Sailors

如果你想在民风淳朴的地方遇到同样淳朴的人,马赛将会是你的不二之选。“它不像蔚蓝海岸上的其它地方那样浮华造作,它是一个适合生活的地方。”司机向我说着,飞快地从高速路驶进城中。的确,马赛能展现给你的数不尽数:色彩鲜艳的集市让步行其中的你好像身处非洲,天然的峡湾群壮丽地奔入大海,从马赛最老的城区篓筐老城 (le Panier) 到老港口则是昔日异乡人最早的落脚之处。

“这是一座让人静下心来的城市, ”马赛洲际迪欧酒店 (Hotel Dieu) 的Marion Sardou女士说道。我们坐在酒店的露台上,望着近在咫尺的老港口和远处山丘上的大教堂,感觉心旷神怡,不愧是城里最好的视野。酒店原本是马赛的主宫医院,美轮美奂的建筑围绕着露台。Sardou向我介绍主厨的一道拿手好菜——马赛鱼汤奶昔。这位米其林星级的主厨将传统的鱼汤打发分离成三个部分,用高球玻璃杯上桌。奶昔鲜美可口,尝起来整个人都融进了阳光明媚的渔船美景里。

很多来到马赛的游客只是借道前往普罗旺斯的薰衣草田野,或者拜访著名的蔚蓝海岸。他们很快发现,马赛不仅城内美景众多,从这里还能当天往返许多地方。你可以来到阿尔勒,这里是文森特·凡高获得众多灵感的地方;你还可以去阿维尼翁,瞻仰它著名的老桥。马赛除了薰衣草和香皂外还有桃红葡萄酒和闻名遐迩的橄榄。“拜访马赛的人总能找到值得做的事和值得看的风景, ”Sardou 说道。

图/BDRT

特别的马赛人

每一个马赛人都会告诉你他们不是法国人,而是百年来的移民和水手们融合的后代。作为古老的地中海港口,马赛一直都是进入法国的大门,吸引着不可计数的移民,将马赛打造成一座大都会熔炉。不仅超过三分之一的马赛人可以在意大利找到祖籍,还有科西嘉人 、亚美尼亚人、 科摩罗人、 土耳其人、 华人和越南人。尽管如此,每当法国队在世界杯的夺冠之路上射进一球,每个马赛人还是会感到热血沸腾。毕竟,法国队中最著名的足球运动员齐内丁·齐达内 (Zinedine Zidane) 可是土生土长的马赛人。

统治者要想治理好这座港口城市往往困难重重。法国国王路易于1660年在老港口的路口两侧分别修建了一座要塞:圣尼古拉斯堡(Fort Saint-Nicolas) 和圣让堡 (Fort Saint-Jean),不是为了保卫城市免于侵略,而是为了镇压当地反对地方长官的暴动。他们的大炮并不是朝外面向大海,而是朝内直指马赛城。

图/IStock/Sohadiszno

德国纳粹军队在1943年占领马赛后,将城内迷宫般交错的羊肠小道视为可供抵抗军利用的防御工事,于是炸毁了老城地势低处的1,500座房屋。

今天,这些数百年 前融合在一起的移民和水手热情奔放而又朴实无华。“你注意到了吗?这座城市里的人,不管认识与否,都会热情地交谈。”旅游局官员Marion Fabre是一个地道的马赛人,在第二天午餐的海鲜餐桌上向我说道。这时,在我们的身后,餐厅的老板和他的女儿正尽情地唱着一首老歌。他们手里拿着酒杯,仿佛他们的歌声才是“马赛真正的语言”。

图/BDRT

最老的船只

马赛是法国最古老的城市。古希腊商人在 2,600 年前建造了这座城市,此后人们便一直在这里繁衍生息。“只要在城市里挖掘,任何地方都能找到古老的文物,” 导游Nathalie Haye向我说道,此时的我站在老港口边上的遗迹花园(Jardin des Vestiges)里,望着在这里展示的古希腊时代的港口遗迹。“马赛是一座以考古为重的时代前沿城市,是最早规定在新项目开工前要先寻找遗迹的城市之一。”一个案例是,在一座全新的购物中心的选址上,发掘者们找到了全世界保存最完好的公元六世纪的船体残骸。这些千年前的水手乘坐的巨大木船现在就在我们身后的博物馆里展出。

罗马人在古希腊人之后来到马赛,这座城市作为尤里乌斯·凯撒帝国的一部分也随之蓬勃发展。不过,马赛的黄金年代不在这个时候,而是在19世纪,当它作为法兰西帝国的港口,连接着北非的阿尔及利亚、摩洛哥、突尼斯殖民地和法国的大都会时。马赛人将从这些地方运来的原料做成著名的肥皂和他们标志性的地中海美食。

图/IStock/Xantana

守护圣母

城里的每个地方都能找到航海年代的痕迹,但是整个故事开始的地方则是篓筐老城区。从老港口的北边曼延到山丘之上,这个神秘的城区是古希腊移民最早定居的地方,也是法国最为古老的城区。移民们下了船后都来到篓筐老城,流氓、妓女也都聚居在这里。今天,艺术家的工作室、工艺品店、时尚的咖啡馆和酒吧取代了过去的妓院,这个城区因此被称作“马赛的蒙马特”。

马赛还有一条名作麻田街 (La Canebiere) 的主要大街,是世界上最古老也是最著名的街道之一。这条大街车水马龙,各国水手纷纷到此。“麻田”这个名字来自中世纪时老港口外的麻田,那时的人们就在这里将麻编织成麻绳,直接给码头里的船只使用。

图/IStock/Daniiielc

数百年航海历史遗留下来的最真实的记忆就在山丘上的大教堂里。大教堂内巨大的守护圣母雕像是马赛城最为人所知的象征。这座山丘一直以来都是马赛最重要的要塞和瞭望处,也是船只导航的地标。因此,当一座中世纪的礼拜堂在16世纪末期在山丘上建成后,那些从船难中幸存下来的水手们都会到礼拜堂向圣母表达感激之情。教堂很快成为马赛的主要朝拜之地。到了今天,信徒们的祭品成为教堂十分可观的收藏,包括画作、饰板、船模型和军功章,甚至还包括马赛足球俱乐部的选手和粉丝提供的足球衫。

教堂内的墙面上写满了幸免于难的人的证词,同时也描写了船难的可怕。守护圣母救下的不仅有水手,祭品里还有士兵的头盔和一幅描绘制皂工人的油画:画中的制皂工人险些跌入洗涤碱中,幸亏他的守护天使从身后拉住了他。

图/BDRT

黄热病

下午时分,我乘坐小船来到草木稀疏的弗留利(Frioul)小岛。小船的船长是一位典型的当代水手,忙着在游客间周旋以防止他们惹出麻烦。强劲的风卷起浪花,涌进码头和小岛间的水里。他把四个在船头张开手臂,模仿电影《泰坦尼克号》的中国女孩喊进船舱。几分钟后,一个巨浪冲上船头,船只在扑腾的浪花里上下颠簸着。

几个世纪以来,弗留利群岛一直是地中海水手、战士和冒险家的第一站。这些群岛还起到保护马赛的作用,来自东方和非洲的船只首先在这里检疫,以避免传染病进入法国。在19世纪初期,一座专门治疗黄热病的医院建造在拉托诺岛 (Ratonneau)上。今天,这座医院成了废墟,但是一趟上山的火车却可以带给你绝佳的地中海和马赛美景。游客们忙于按下快门,捕捉眼前的美景,当地人则悠然地在溪流里游泳,在沙滩上享受温暖的日光浴。

图/BDRT/P. Messina

新城

两次世界大战的摧残和非洲殖民地的独立令马赛的发展陷入阻滞,多年来背负着暴力城市的恶名。但是继马赛于2013年被评为欧洲文化之都,又于2017年被评为欧洲运动之都后,马赛的名誉一点一点地回来了。随着浩瀚的城市重建工程开展开来,城里有了许多新电车、设计酒店、画廊、高级餐厅和商店,让你几天都逛不完。马赛的目标是成为地中海文化的中心,最终如愿以偿。今天,许许多多影视团队到马赛来拍摄电影,以至于这座城市在群山之中也仿照好莱坞风格用巨大的字母摆上了马赛的名字。

马赛的餐桌无疑是最能体现其多元文化的地方。我们在Les Arcenaulx书店的老石墙和古旧的书籍间享受晚餐。书店的所在是原海军船坞的库房,16和17世纪的奴隶工人们在里面日以继夜地造船。后来,随着航运交通转移到了更深的水域,大量工匠、木匠、装订工人和印刷匠搬了进来,取代了原先的船工社区。船坞四周的运河上现在都是五颜六色的广场,挤满了露天的咖啡馆,一直延伸到人行道上。你可以在这里吃到最鲜的鱼,最嫩的羊肉和最好的古斯米。马赛就是一场盛宴,没有任何一座城市的餐桌可以品尝到如此多元的文化。这是那些来到这座南方港口后选择留下的人们留下的最持久的宝贵遗产。

图/BDRT

更多文章: 马赛其城


分享此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