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jasminam_iStock

Mysterious Garden City

在飞机降落之前,我无法想象作为克罗地亚首都的萨格勒布(Zagreb)是个怎样的城市,它如此神秘、如此低调地隐藏在梅德韦德尼察山(Medvednica Mountain)脚下。远远地,我看到红瓦房顶在山中穿插错落,大片的树木就像一颗颗绿色棉花糖遍布山野。午后时分,出租司机的热情打消了我的疲惫,随着轿车渐渐驶入市区,我看到奔流的萨瓦河(Sava)和大片田野。

图/Segway City Tour Zagreb

赛格威城市之旅

到达酒店时,赛格威城市导览(Segway City Tour Zagreb)的创始人Bruno Dragoje已经在大厅等候,随后开启了我轮子上的旅程。“我们是萨格勒布第一家赛格威城市导览公司,赛格威很容易驾驶,它为短暂停留的游客节省了很多游玩的时间和精力。”Dragoje介绍道。第一次驾驶这个两只轮子的机器,我感到有些紧张。经过Dragoje的指导和几分钟练习后,我已经可以轻松驾驭它:前进、加速、转身、停车,一气呵成。Dragoje强调:“我们的导览,安全第一,然后才是游览和讲解。”就这样,我们踏上赛格威,一前一后前往了此次旅程的第一个地点:绿色马蹄铁(Lenuci Horseshoe)。

绿色马蹄铁是萨格勒布市的8个广场花园,它们连在一起形成“U”字,犹如马蹄铁一般。赤金色的建筑在花园的映衬下形成一幅绚丽的水彩画。我们短暂停留在中央火车站对面的广场前。这实在是个使人放松的地方——等待电车的人们安静地享受着夏日的微风,没有大城市常有的繁乱与嘈杂;公园中黄色石子地,两旁是郁郁葱葱的大树,翠绿的草坪中盛开着一簇簇鲜艳的花朵,背后则是宏伟的萨格勒布艺术馆,城市安静得可以听到喷泉水池的哗哗声和鸽子们的细语。我被这华丽的宁静之景所震撼,此时Dragoje对我喊道:“走吧,还有很多要看呢!”

萨格勒布艺术馆, 图/iascic_iStock

驶过艺术馆后,我看到另外两座广场花园,其中一座Park Zrinjevac是当地人最喜欢的。优雅的中央步道两旁种满了一百多年前从意大利移植来的梧桐树;各式喷泉和历史人物雕像点缀在草坪中,步道中央有一座精美的音乐凉亭。Dragoje介绍说:“马蹄铁是城市重要的公共绿地,是19世纪城市规划师莱怒茨(Milan Lenuci)联手德国建筑师赫尔曼•博莱(Hermann Bollé)规划建造的。”

Park Zrinjevac公园,图/iascic_iStock

不知不觉下午的时光就快要过去,我们向山坡上的萨格勒布公墓——弥乐谷(Mirogoj Cemetery)驶去。弥乐谷距离市中心大约5公里,此时脚下飞转的轮子伴着清爽的凉风让我忘记了夏日的炎热。10分钟过后,我被眼前巨大的公墓入口震撼了。它就像一座皇家宫殿,绿色的爬藤植物布满了大门两侧的拱廊。Dragoje介绍,公墓的建筑师博莱,也规划了绿色马蹄铁。他的半身塑像潇洒地矗立在公墓入口处,Dragoje多次提到他:“博莱虽然是德国人,但他将自己的后半生都奉献给萨格勒布这座城市,是我们敬佩的人。”

弥乐谷的宏伟和华美几乎无法用语言来形容,而这个公墓最重要的品质则是包容:“无论任何种族,任何宗教信仰的公共人物在此都能够得到尊重、纪念和永久的安息。”Dragoje自豪地说,“这里不仅是公墓,还是一望无边的城市公共花园,和精美的露天艺术廊。”我走在树荫下观看步道两旁的墓碑,它们是世界各类建筑的微缩景观:伊斯兰式、古希腊式、哥特式或者简约的现代墓碑。

弥乐谷,图/OGphoto_iStock

稍作停留之后,我们再次踏上赛格威,前往萨格勒布东部的卡普托尔(Kaptol),人们常叫做“下城”的地方。这片区域是圣职者布道之地,它和称为“上城”的格拉代茨(Gradec)在中世纪前曾是两座小镇,常年战乱。在1851年被约西普•耶拉契奇总督统一为现在的萨格勒布。人们为了表达对他的感激之情,以他的名字建立了一座广场——耶拉契奇总督广场(Ban Jelačić Square)。 “这里是当地人的见面集合点,你看到总督骑的马了吗?萨格勒布人常说‘我站在马尾巴下面呢’!还有另一边的时钟柱子也有同样的作用。”Dragoje笑着说。

萨格勒布的秘密

不寻常的旅行总是让人充满期待,就像“萨格勒布秘密城市导览(Secret Zagreb Walks)”一样。导览的创始人Iva Silla对萨格勒布的历史、传说和迷信有着挖掘机般的精神。“我狂爱这座城市,从博客开始,之后我开辟了各种主题的城市步行导览。鬼魂、巨龙、城市秘密、黑暗传说,我能告诉的故事太多了!”Silla激动地说。

清晨,我们穿过萨格勒布不算繁忙的街道。秘密之旅的第一个正式参观景点由萨格勒布主座教堂(Zagreb Cathedral)开始。这是一座哥特复兴式教堂、萨格勒布的地标。1880年发生的地震使得老教堂严重受损,而如今的教堂是德国建筑师博莱的又一杰作。我们来到教堂外的细节展示处,Silla介绍说:“当初博莱用了萨格勒布近山的石材,而这种石材很容易被雨水侵蚀。如今教堂做不完的翻修,便是要将这些石材更换掉。”可见,大师也会出错。除此之外Silla还告诉我一个怪事:“在教堂建造完工时,博莱偷偷往塔顶藏了一封信,许多年后有人发现这封信,上面说‘如果你看到它,城市将会迎来厄运’。但是这个预言并没有实现。”

多拉茨市场,图/paulprescott72_iStock

大教堂不远处的,是著名的多拉茨市场(Dolac Market),随处可见的红色的太阳伞是它的标志,还有背景建筑上的大型萨格勒布心形标识。这里销售最新鲜的当地蔬果、海鲜和葡萄酒。

此时时候尚早,Silla得知我喜欢参观墓地,当机立断改变了行程——“穿山越岭”带我来到一个十分隐秘的、废弃了很久的墓地。残留的几个墓碑上已经看不清主人的名字和年代。此地是她“鬼魂与巨龙路线”中的一部分,也是我今天意外的惊喜。因为在这无人的隐秘之处,我看到了萨格勒布之行的最美山景。

黑夜中神秘的墓地,图/Secret Zagreb

下山时,我们路过了一口老井和一个私密的楼中花园,Silla为我讲述着奇奇怪怪的故事。她指着街边的路灯对我说:“萨格勒布老城中的街灯都是煤油灯,每天傍晚都会有专人用很长的杆子来点亮一只只街灯,沿着灯的编码。你就能“抓”到那个神秘的点灯人。”我实在好奇她如何知道这么多秘密,“我从报纸,旧书,和城市历史中找到的。”Silla一边说一遍看表,原来就要到中午12点了,萨格勒布的重要时间:在13世纪时,萨格勒布人为逃亡的匈牙利国王提供了庇护,国王为了感激萨格勒布,于1242年宣布此城为皇家自由城市。时至今日,每天12点整,劳特尔斯察克塔(Kula Lotrščak)上都会以大炮鸣响,重温获得自由这一刻。我们在街上紧走几步,途中一瞥城市的另一地标:圣马尔谷教堂(St. Mark's Church),“不要偷看!”Silla喊道,但它绝无仅有的彩色瓷砖屋顶实在让人无法忽略。时间紧凑,我们赶到塔下时已经11:55分,此时聚集了不少游客,这里居高临下,能够欣赏萨格拉布绝美的城市景色,我举好手机等待这一刻,12点整,“嗡”的一声巨响,吓得我差点松手掉了手机。人们鼓掌,随后鸣炮者探出头来向人们招手。

劳特尔斯察克塔和缆车,图/ivansmuk_iStock

我们的徒步游览接近尾声,随着世界上最短的缆车下山,我们来到萨格勒布唯一从中世纪保存下来的石门。Silla告诉我:“在18世纪的一场大火中,石门被烧毁了,只有一幅不知作者的圣母画像分毫未损。”如今这里作为祭坛,墙上镶满了愿望成真的感谢语。我静静地看着真诚祈祷的人们,也同时祝愿这座世外桃源般的城市永葆这份美好。


分享此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