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Mauritshuis

Of Kings and Palaces

我的导游Remco Dorr自我介绍说:他是地道的海牙人,出生于当地的家庭,小时候要是身上穿戴了太多钻石,就会让人家皱眉头,觉得太“土豪”。在别的地方的荷兰人眼中,海牙人都挺势利,Dorr同意这种看法。在我看来,带我去游览海牙王宫和那些豪宅,显然没有比Dorr更适合的人选了,荷兰王室就在海牙生活和工作,你有可能会碰到皇家马车经过,亦或是偶遇某位正在小酌的政要。

海牙的官方名称是’s-Gravenhage(伯爵之围栏),这里是荷兰政府所在地,除了坐落着王室的宫殿,还有很多难以置信的艺术瑰宝、时尚购物街、超级美食餐厅和众多酒吧、夜生活和娱乐场所。不过这次,我们会踏上一条皇家之路。

图/istock - Gatsi

另一位威廉

过去,阿姆斯特丹是财富之城,商人沿运河而居。但王室和贵族却总是住在更加气派的海牙,我一边看着威廉一世(Willem I)的塑像,一边听Dorr的讲解。在荷兰历史上,有很多国王和贵族名叫威廉 (包括现任国王威廉-亚历山大), 很难忽视他们之间的联系。古往今来,不同的威廉与占领荷兰的各方侵略者作战,只有这位威廉被尊为荷兰的国父。1581年,他勇敢地向西班牙国王宣布荷兰独立,因此后来被敌人暗杀。

对于海牙非常重要的那位威廉出生于几个世纪之后。他的名字是威廉·弗雷德里克(Willem Frederick),1813年他从英国回来,从法国手中接管了这个国家。他从斯海弗宁根(Scheveningen)登陆,那里是海牙附近的海滩度假胜地。他决定在海牙定居并登基为王。威廉收回了一些旧宫殿,盖起了一些新房子,很快,荷兰的统治阶层就在王宫周边安了家。有些街道就是专门为政府工作人员和从海外殖民地退休的荷兰官员修建的。这些人回国之后常常在市中心建起殖民地样式的房子。

毛里茨住宅(Mauritshuis)就是这样一座宫殿,它是为约翰·毛里茨亲王(Prince John Maurice)修建的,供他从荷属巴西总督卸任后回国居住。这座17世纪的贵族住宅紧邻内庭王宫(Binnenhof Royal Palace),俯瞰常引天鹅飞舞的庭池(Hofvijver)——庭池的设计仿佛就是为了最大限度地放大这里的美景。如今的毛里茨住宅是座博物馆(即莫瑞泰斯皇家美术馆),以名画《戴珍珠耳环的少女》(Girl with a Pearl Earring)而闻名。在这里,你可以感受到这座小宫殿的富丽堂皇,原先的贵族起居之处四壁挂满了诸如维米尔(Vermeer)和伦勃朗(Rembrandt)等大师的作品。

图/Den Haag Marketing/Frank Jansen

骑自行车的首相

我们穿过街上的一道城门,来到了一座中世纪的封闭庭院,四周环绕着从13世纪到19世纪的建筑。这就是1230年左右海牙最初的发源地,那时的荷兰伯爵弗洛里斯四世(Count Floris IV of Holland)买下了这块地来建造狩猎行宫。现在人们所说的内庭(Binnenhof)是世界上仍在使用的最古老的议院。中央庭院(曾经被用来处决犯人)四周都是议会大厦,首相就在边上的一座小塔楼里工作。人们常常看到首相像很多其他政要一样骑车上班,或者在城门外的咖啡馆里喝上一杯。

我们来参观的骑士厅(Ridderzaal)里摆放着威廉-亚历山大国王的宝座。每年九月的第三个星期二,国王在此宣布开启议会,周围是戴着各式华丽帽子的政要们。这天被称作“王子日”(Princes Day),按照传统,国王和王后乘坐玻璃马车从努儿登堡宫(Noordeinde)前往骑士厅,吸引了众多民众沿途观瞻。

就算是像今天这样平静的日子,骑士厅也是值得游览的。在15世纪,勃艮第公爵"好人"菲利普三世(Philip the Good)在这里和他的金羊毛骑士团(Knights of the Golden Fleece)举行了会议。他的儿子,“勇士”查理把这里作为法庭。骑士厅的穹顶上被做成了倒置的船体形状,上面雕刻着“窃听者”(eavesdroppers)的头像——这种长着大耳朵的小人可以耳听八方,让秘密和阴谋无处藏身,从而保证正义得以伸张。

图/Den Haag Marketing

女王的宫殿

在庭池对面宏伟壮观的18世纪联排房屋前是一片绿树成荫的广场:Lange Voorhout。 “这里是那些时尚名媛们乘坐马车闲逛的地方,她们来这儿是为了观赏风景,也是为了引人注目;她们喜欢在这里溜弯儿,互相打着招呼。 ” Dorr说。 然后他让我看了一幅爱玛(Emma)王太后的画像,她就在做着同样的事。

爱玛也有故事。她的冬宫就在广场的一边。这座宫殿的出名之处在于其中的一处楼梯看起来好像可以直通楼顶,其实只能到达第二层。我们沿着铺着毛绒地毯的楼梯拾级而上,以前这里只有王太后和她的两位女官才可以上来。爱玛王太后是位家喻户晓的人物。当她还是个少女的时候,答应了嫁给比她年长很多却没有子嗣的国王威廉三世,从而拯救了王室。据传,国王原本追求的对象很明显是爱玛的姐姐保琳(Pauline),但是保琳拒绝了他。这时,爱玛走进来说:“我不介意成为荷兰王后!”她年长的丈夫不久就去世了,是爱玛后来统治了荷兰,直到她的女儿威廉明娜(Wilhelmina)长大继任。

图/Hotel des Indes

娱乐宫

在爱玛王太后宫殿的对面就是印德斯酒店(Hotel des Indes),又一个王室迷不能错过的地方。没有比这家建于1858年的古老酒店更能体现旧世界的雍容华贵的了。作为贵族范布瑞恩男爵(Baron van Brienen)的“娱乐宫”,在这里享用真正的皇家下午茶最理想不过;更完美的是,还有沙漏提醒你品茶的最佳时间。茶室是马车停靠的地方。女士们可以从一侧的楼梯直接上到楼上的宴会厅。范布瑞恩男爵会站在楼上的楼梯扶手旁迎接客人。

如今,这座建筑变成了现代豪华酒店,墙上装饰着巨大的手绘郁金香,往日宾客中有诸多名人和当代贵族,其中包括沙皇尼古拉斯二世(Tsar Nicholas II),他于1899年在这里举行了第一次世界和平会议,还有温斯顿·丘吉尔,西奥多·罗斯福和1931年在这里去世的芭蕾舞演员安娜·帕夫洛娃(Anna Pavlova)。之后是曾经在2013年入住的流行乐团One Direction,他们的到来让广场前挤满了尖叫的粉丝。

图/istock - GAPS

皇家购物

我们正走向国王威廉-亚历山大工作的王宫,但让人高兴的是,他的王宫就在皇家商业街上,街道的名字就叫“王子街”(Prinsestraat)。全国最有名、声誉最高的商店都在这里。看墙上的标志就知道这些商店是否是荷兰王室的供应商,具备王室供应商的资格意味着这个家族企业已经营百年,且信誉良好。还有不少小店经营艺术品、古董和设计精品,这些珍品只有在海牙你才能见到。

突然发现,我们已经来到了国王工作的王宫门外。这里有另外一尊威廉一世塑像。这次国王骑在马上,面朝王宫。“他没能看到王宫竣工,”Dorr解释道,“所以人们说他面对入口,就像还在等候入内。”虽然只有跟国王有约才能入内参观,你可以四处看看,欣赏一下宫廷花园。每周三早上,你说不定能幸运地看到一位新任大使一大早在荷兰皇家骑警队的护送下,乘坐皇家马车到达王宫。

在街道另一端的Passage购物街有更多可供购物的地方,Passage购物街建于1882年,是荷兰第一个购物中心。这条街拥有漂亮的石材外墙和高高的玻璃拱顶。走过Passage购物街,我们就到了女王店(Bijenkorf)。这座同样历史悠久的百货商场从1924年起就坐落在这座砖和铜建造的、具有独特表现主义风格的大楼中。 我们欣赏着楼梯上的彩色玻璃窗,以及在三楼餐厅看到的美丽景色。

穿过不同历史的唐人街和原犹太区,Dorr带我回到了宏伟的中央车站。三个小时之前我们就是从这里出发的。这里是海牙的现代部分,拥有超现代的钢铁和玻璃建筑——市政厅。 现在占据海牙城市天际线的三座摩天大楼高耸在雄伟的大道和宫殿之上,提醒人们这不是一座被历史淹没的城市,而是一个充满活力、不断发展的地方。在这里,历史与现代交汇,和谐共存。

更多文章: 王室迷的探秘胜地


分享此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