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Madrid Destino

Stories of Madrid

有关马德里,导游恩里克·冈萨雷斯(Enrique Gonzalez)想说明的第一件事就是:这座城市并非像随处可见的雕塑和绘画表现的那样,是由骑着马的国王们建成的;西非柏柏尔和阿拉伯混血的穆斯林才是这座城市的创建者。他们被叫做摩尔人。摩尔人在公元711至1492年间统治西班牙,在9世纪时把马德里作为重要的定居点之一。“摩尔人把马德里当作建造堡垒的绝佳之地,这里是伊比利亚半岛的中心,从这里他们可以控制整个帝国。”

图/Berll23/Istock

摩尔人不仅是勇猛的战士,也是优秀的砖瓦匠,以至于后来在中世纪时他们被西班牙人打败,新的统治者仍然让他们来继续建设城市。“摩尔人是最好的建筑师。你看到所有小砖配灰泥的建筑都是他们的成果。” 这种混合了摩尔人和西班牙样式的建筑风格被称为穆德哈尔建筑(Mudéjar architecture),其特点是大量使用几何图案,马蹄形拱门和精美的砖纹装饰。 基督徒、穆斯林和犹太人的社区一直相安无事,共享繁荣,直到1500年前后西班牙宗教法庭强迫非基督教信仰的居民皈依基督教或者离开西班牙。摩尔人从此离开了这座城市,尽管冈萨雷斯相信他们的基因已经融合在每个当地人的血液里。很多穆德哈尔式的拱门至今还在,甚至在我们参观的古老的小教堂和房子中也能看到。

节日的广场

这个南欧城市早早地迎来了春天。处处可见居民享受着大好春光。他们在公园泛舟,在露天广场品尝tapas小吃、畅饮大杯的葡萄酒,在干净宽阔的大街上购物。虽然马德里拥有西班牙最雄伟的建筑和最好的艺术博物馆,却不见游客泛滥。“马德里非常适合徒步游览。”冈萨雷斯一边说,一边和我们走进一座花园,这里曾经是间女修道院。“能够让你随便走进一个安静的场所,无人打扰,这样的城市并不多。” 宫廷历史主导了西班牙的文化。1561年,当菲利普二世(Felipe II)在此建都时,马德里只是一个小小的卡斯蒂利亚(Castilian)自治市,人口才两万。短短几十年后,这里的人口就翻了两倍,马德里遂成为新兴强大帝国的中心。贵族在此修建住宅以便攀附王室。市长广场(Plaza Mayor)落成,而太阳门(Puerta del Sol)随即成为西班牙的地理中心。

图/paolo Giocoso

我们游览的起点是市长广场(Plaza Mayor)。这里是城市的中心之一,今年刚好庆祝建成400百周年,尽管冈萨雷斯强调说,四周的建筑几经焚毁,已经很难确定广场落成的具体时间。这里曾经是市集广场和举办各种活动的场所,公开处决、加冕仪式、斗牛表演、宗教审判和很多节日活动过去都在此举行。今天,这里至少还是节日活动的举办场所。

菲利普三世塑像位于广场正中,对面就是面包房之家(Casa de la Panadería)。面包房之家是一栋漂亮的双塔彩色建筑,曾作为面包师行会的总部。石板路和广场周围的小工艺品店静静地诉说着历史。冈萨雷斯指着小店前面的金色牌匾说:“只有同一家族经营百年以上的老店才能悬挂此牌。”

隐居的修女和教堂

下一站是科珀斯·克里斯蒂修道院(Monastery of Corpus Christi)。这座高墙之内的修道院只有一处门铃,以隐居的修女和好吃的圣餐饼干闻名。这种大名鼎鼎的饼干是由 隐居在此的修女按照罗马时代传下来的古方亲手烘培出来的,倍受欢迎。有兴趣的顾客可以按响门铃,如果门开了,就按标志指引来到一个小窗口购买饼干。顾客看不见卖饼干的是谁。“只有她们不得不离开修道院的时候才会打破规矩,比如就医。”冈萨雷斯说。 在16、17世纪,西班牙国王建立了西班牙哈布斯堡王朝,在欧洲扩张到了法国、德国和葡萄牙,在海外扩张到了南美洲。天主教信仰统治着这个国家,教堂也成为了艺术品。“在马德里,欣赏艺术不一定要去博物馆。”冈萨雷斯说。“走进教堂,就能一饱眼福。”

图/lmartol/Istock

圣尼古拉教堂(Church of San Nicolás)是我们参观的第一座教堂,也是马德里最古老的一座,在文献中出现的最早时间是1202年。教堂建筑最古老的部分是钟楼,虽然经过一定程度的翻修,钟楼仍旧保留了显著的摩尔人穆德哈尔建筑风格。“但是教堂始建于12世纪,所以有可能是基督教统治下的穆斯林摩尔人建造的。”冈萨雷斯说。 在圣地亚哥教堂(Iglesia de Santiago),我们欣赏到一幅由弗朗西斯科·里齐(Francisco Ricci)创作的巨大圣坛装饰画,画中表现的是圣地亚哥·马塔莫罗斯(Santiago Matamoros)。如同在其他相似的绘画作品中那样,他骑在白马上趾高气昂地挥舞着长剑,他的马蹄踏在斩落的摩尔人头颅上。这幅画取材于一个关于马塔莫罗斯的传说,据说在去世多年以后,他奇迹般地出现在844年克拉维霍(Clavijo)那场战役中,帮助阿斯图里亚斯(Asturias)的基督教国王拉米罗一世(King Ramiro I)战胜了穆斯林摩尔人。

王后与强盗

王宫和旁边的大教堂——阿姆德纳圣母主教座堂(Catedral de la Almudena)因为在近代建成,不太符合我们导游的品味。关于这里,他唯一喜欢的是那个浪漫而悲惨的故事。玛利亚·默西迪丝王后(Queen Maria Mercedes)生前笃信阿穆德纳圣母(Virgin of the Almudena),在她去世之后,国王阿方索十二世(King Alfonso XII)于1883年为这座教堂奠基。国王和他的王后一样,都没能看到教堂落成。事实上,直到1993年这座教堂才彻底完工,而王后终于在2000年安葬于教堂内圣女玛丽圣坛之下,现在教堂亦如愿傲然屹立在王宫之旁。

图/Imartol/Istock

我们欣赏到那些与阿穆德纳神像有关的门。在摩尔人占领马德里的时候,这尊神像被基督徒藏在了墙里。当城市回到基督徒的手中时,墙竟然轰然坍塌,让圣母像重见天日。 西班牙不仅拥有伟大的建筑师、圣人和国王,还有当地版本的罗宾汉。我们返程的路上经过一家以他名字命名的餐厅,名叫Luis Candelas的藏宝洞(Las Cuevas de Luis Candelas)。他曾经把偷来的财宝藏在拱形的地窖里。“过去欧洲其他国家的人热衷于到西班牙旅游。他们成为了强盗抢掠的目标。游客们甚至为此预先准备了货物,以备抢劫。”冈萨雷斯说。Candelas多次被捕,最后在广场上被处决。据说,他最后的遗言是:快乐吧,我的祖国(Sé feliz, patria mía)。 我们参观的所有这些文物古迹外观都保存良好,内部则装修成现代的生活空间。马德里虽然历史悠久,却不是一座因循守旧的城市。穿着职业装、忙着摆弄手机的人们在街上匆匆而过。这里如今是欧洲最现代、最庞大的城市之一,而很久、很久以前,它却是由那些最先占据这里的摩尔人建造的。

图/Cesar lucas Abreu

分享此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