布加勒斯特全景 图/Mr. Tripp Gray Line

La Belle Époque of Bucharest

据说布加勒斯特是由一个名叫布加(Bucur)的牧羊人在博登维察河(Dambovita)岸边建造的。在罗马尼亚语中,布加是欢乐的意思。相传他在岸边吹牧笛,曲声悠扬而迷人。他用临近的葡萄园果实酿酒,美酒甘甜可口。当地的商人们都喜欢上这个牧羊人,于是将布加的名字给了这片土地,意为“欢乐之城”。这就是罗马尼亚的都城布加勒斯特名字的由来。

传说中布加建造的教堂,1856

我的旅行从胜利大道开始。在过去,这是从布加勒斯特通往特兰西瓦尼亚重镇布拉索夫(Brasov)的要道。在17世纪的时候,巴尔干半岛上的街道但凡到了雨季便泥泞难行,于是瓦拉几亚(Wallachia)大公Constantin Brâncoveanu 在上面铺上圆木,以便马车通行。“这到现在都是布加勒斯特人的骄傲,”Allure Holidays的导游Brig说道。罗马尼亚的许多重要建筑都在这条大道上,从无数的宅邸、博物馆到雅典娜宫酒店。

第一个国王

前王国壮丽的王宫建筑也在胜利大道上。不过中世纪的时候,罗马尼亚没有国王,在它的领土上只有三个小公国:南边的瓦拉几亚、东边的摩尔多瓦和北边的特兰西瓦尼亚。一位19世纪的摩尔多瓦贵族统一了三地,但因为他没收教会财产,向农民发放土地,被国内的波雅尔(boyar)赶下政坛。企盼着成为王国的罗马尼亚于是从德国请来了霍亨索伦•锡格马林根(Hohenzollern-Sigmaringen)家族27岁的年轻王子卡罗尔。

王子乔装成商人,日夜兼程地从普鲁士穿过奥地利、匈牙利和俄国等敌国,最后抵达布加勒斯特。他的到来令罗马民众欢呼雀跃。这个国家终于迎来了第一个国王。作为普鲁士王国的第14任王储,他曾在军队中受训,在与奥斯曼帝国的战争中他奋勇杀敌,到1881年终于实现了罗马尼亚王国的独立。为表达对国王的敬爱,人们将一尊土耳其大炮熔成国王的骑者雕像,放在王宫前的广场上,今天仍可以看到。

在其统治期间,卡罗尔一世兴修了许多新文艺复兴风格的建筑,比如布加勒斯特大学的图书馆、王储与王妃的寝宫(Controceni Palace)、罗马尼亚民众众筹建造的雅典娜音乐厅等等,当然还有锡纳亚(Sinaia)的城堡群。相传卡罗尔一世在看到锡纳亚的第一眼,就爱上了这里苍翠欲滴的森林景致。在1873年,他用卖掉他在德国产业的钱开始建造他的童话城堡。

佩莱丝城堡 图/Mr. Tripp Gray Line

如诗如画的佩莱丝城堡(Peles Castle)是当时欧洲最现代的城堡,配有电话和中央供暖系统。自动打开的天花板还能让国王欣赏夜间的星星。城堡的主体是德国新文艺复兴风格的石头城堡,但城堡内的房间则选取了法国洛可可、土耳其、摩尔人和意大利等诸多风格。城堡内的手织挂毯、浮雕、华丽的天花板、波西米亚的水晶灯、彩色玻璃、夺目的油画和武器收藏,以及富丽堂皇的家具和各类古董珍品,无不是尽善尽美。大量木元素的使用又令整座城堡看起来十分柔和。

最后一位王后

然而,国王和子民并不是永远和睦的。1914年,当第一次世界大战打响后,卡罗尔一世希望能为他在德国的家族而战,但罗马尼亚的民众因为法国过去对其独立运动的帮助,普遍支持法国。议会迫于民众的法国情节和国王的意愿而宣布中立。郁郁寡欢的国王不幸在战争期间去世,由他的侄子继位。新国王的妻子玛丽王后是爱丁堡公爵和俄国女大公的女儿,她依靠在英国的关系使罗马尼亚与协约国缔结了联盟。

人们爱戴这位来自英国的王后。她在战场的后方救护受伤的士兵,在巴黎和会上周旋于各国,使罗马尼亚与被奥匈帝国占领的特兰西瓦尼亚公国合并,形成今天的领土。为了表达对王后的爱戴与敬意,布拉索夫(Brasov)城市将位于特兰西瓦尼亚的布兰城堡(Bran Castle)赠予了王后。你能在城堡里欣赏到王后收藏的14-19世纪家具和武器,还能到花园里她常喝茶的茶室里品位一杯旧日时光。

布兰城堡

一战后的布加勒斯特和巴黎一样步入了她的美好年代。许多罗马尼亚人远赴法国学习艺术与工程,许多法国工程师也到这座城市设计了诸多别墅和宫殿。这些洋溢着法国风情的建筑或遵循巴黎美术学院的Beaux-Arts风格,或带有东欧情致,但都无一不采用特兰西瓦尼亚的大理石和水晶,由罗马尼亚的本土匠人和工程师建造。这座美轮美奂的繁华之都,也因此在20年代被称作“东方的小巴黎”。

后来王宫发生了一场大火,毁于一旦。一座更为气势磅礴的宫殿在美好年代(Belle Époque)中建造起来。今天的王宫展示着国王生前的藏画,从尼德兰黄金时期的大师画到法国现代派画作,其藏量之大让人震撼。玛丽王后在黑海之滨的巴尔奇克(Balchik)也建造了一座城堡,这成了她想念苏格兰、逃离宫廷琐事的一处秘境。这里蓝天白云、海水澄澈,一个齐整、五彩斑斓的法式花园环绕着城堡,就像王后心中上帝的花园。

雅典娜音乐厅 图/Mr. Tirpp Gray Line

罗马尼亚人

美好年代不仅是王室的,在布加勒斯特的大街小巷间都能找到巴黎的影子。漫步在老城中,你能发现一座座新古典、法国风情的建筑,比如凯旋门、雅典娜宫酒店、带着蓝色穹顶的主宫医院、满是缪斯女神浮雕的布加勒斯特大学立面、自然历史博物馆、雅典娜神庙音乐厅、文人作家的聚会之所卡菩萨咖啡馆(Casa Capsa)和多座银行建筑。当然,还有那些不逊色于王宫建筑的宅邸,里面藏着不少罗马尼亚人的故事。

纪念音乐家乔治•埃内斯库(George Enescu)的博物馆Contacuzino宫就是这样一座房子。埃内斯库是罗马尼亚的音乐神童,常被玛丽王后邀请到锡纳亚的城堡为王后演奏音乐。他与玛丽亚•罗塞蒂(Maria Rosetti)相爱20年后才走入婚姻的殿堂,一同住在这座房子里。埃内斯库死后,罗塞蒂决定捐赠掉房子,将其改造成纪念埃内斯库的博物馆,以表达她对丈夫最大的爱。

乔治·埃内斯库博物馆 图/Mr. Tripp Gray Line

喜欢艺术的你不妨拜访罗马尼亚画家西奥多•阿曼(Theodore Aman)的宅邸和工作室。这是一座古香古色的宅邸,里面藏满了这位伟大画家的油画,墙、天花板和家具上也都画满了他的作品。阿曼和多数罗马尼亚画家一样,曾到巴黎接受过教育。他到过俄土战争的战场,行旅到奥斯曼帝国,还将作品卖给了苏丹。墙上的一幅幅历史画作、肖像画和奥斯曼帝国的风情人物画,能将你带到画家那个世纪之交的年代里去。

建造于美好年代的宅邸还有很多,比如新哥特风格的斯图宫(Sutu Palace)和Cretulescu宫。前者是一座新哥特风格的市政博物馆,藏有许多大师画作和文件,但它气派辉煌的建筑本身才是最让我惊艳的地方。后者是一座漂亮的巴黎美术学院风格建筑,现被用作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的欧洲总部。商人梅里克(Melik)的房子则是布加勒斯特最古老的私人宅邸。宅邸的花园林木缭绕,花丛掩映,房子里展示着Theodor Pallady的画作。

夜色下的布加勒斯特 图/Mr. Tripp Gray Line

王国的结束

当二战爆发的时候,罗马尼亚的国王卡罗尔二世为情人抛弃江山,让位给年仅19岁的米哈伊王子。战火的曼延甚至迫使米哈伊国王从王宫搬到伊丽莎白宫居住。不过,年轻的国王努力保持着同英国王室的关系,与协约国共同抵御纳粹德国,最终迎来了胜利。“王国虽小,但是我们相信,罗马尼亚的参战使战争提前了6个月结束,”Brig说道。

不幸的是,二战后的罗马尼亚却迎来了翻天覆地的政权变革。苏联守军驻守在王国境内,议会中的保王派悉数被逮捕,米哈伊国王在朝野已经找不到一个朋友。当他在1947年到伦敦参加英国女王和爱丁堡公爵的婚礼时,国内的共和派已确定国王不会再回到罗马尼亚。不过米哈伊一世在12月还是舟车劳顿地回到了他的王国。但这无济于补,作为末代国王,他被逼迫退位,他的财产被没收,他和其他王室家族流放到了瑞士。

布加勒斯特的凯旋门 图/Mr. Tripp Gray Line

继而走向权力中心的是共和国独裁者尼古拉•齐奥塞斯库(Nicolae Ceausescu)。在他劣迹斑斑的罪行中,最受瞩目的是那座仅次于五角大楼的世界第二大建筑议会宫了。当他拜访完朝鲜的平壤后,萌生了建造这座宫殿的幻想。于是,齐奥塞斯库移平房屋,迫使4万人迁居,动用数千吨的大理石与黄金打造了这座上9层楼、下9层楼,拥有1000个房间的魔幻建筑以及宫殿前的“香榭丽舍大街”。

“今天的罗马尼亚人往往怀念着那个繁花似锦、法国柔情的过去, ”Brig说道。但随着米哈伊国王去年在瑞士离世,那段记忆也许只能在布加勒斯特尚存的宫殿、宅邸与字画间去找寻了。根据国王的遗愿,他的棺木被送回布加勒斯特的旧王宫,然后送往他出生的佩莱丝城堡。这场葬礼吸引了欧洲各国的王室与2万名群众参与,一道缅怀米哈伊国王所象征的那个美好年代。

图/布加勒斯特圣诞市场/Constitution Square/2018年11月30日~12月26日/免费
图/Benedek/Getty Images

更多文章: 拜访德古拉伯爵

城市攻略: 罗马尼亚的小巴黎

更多文章: 失落的贵族

版权声明


分享此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