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visitberlin, Foto: Wolfgang Scholvien

Never Forget Berlin

“开这辆车时真应该把车顶打开,”Kerstin-Viktoria Flöge一边将她的老式敞篷梅赛德斯(Mercedes)轿车停放在柏林繁忙的选帝侯路堤购物街(Kurfürstendamm)旁,一边说。事实上她说的是对的,当座椅的加热器开启,我裹上一条人造毛皮毯子,柏林就活了起来。现在我们车的顶棚已经开启,终于,我们得以尽情欣赏柏林的新建筑、花哨的商店,和一个被毁坏的教堂,它如今被改造成了一座战争纪念碑,这样就没有人能够忘记曾经在柏林发生的一切。

俾斯麦和马克思、爱因斯坦和希特勒、JFK和鲍伊,他们塑造了柏林,这做城市有着丰富纹理的历史处处盯着你。这是一个上演过一场革命的城市,它曾经是纳粹总部的所在,它曾被炸成碎片、被分成两部分又最终重新统一——这一切都不可思议地发生在20世纪。我们沿着柏林墙的遗迹驱车前行,在议会大厦前感叹,然后经过柏林时尚购物区。我们看到东柏林的苏维埃建筑,意识到,柏林就像一个无休止又吸引人的3D教科书,无论你走到哪里,它都在向你展示着历史。

柏林从一座皇家之城演变为一场悲剧历史的发生地,之后又将自己重造为欧洲最时髦的文化中心。当欧洲其他被毁坏的城市在60年代的重建并继续他们的生活时,柏林却被一堵巨大的墙壁分隔,继续着他们的悲剧。柏林无止境的重建着。事实上,柏林的重建仍然没有完成。“一个德国的作家曾说,‘柏林永远都在改变,但永远都没有成为想要改变的样子’”, Flöge说,她的导览确实展现的这句话的含义。 在柏林不断的重建的过程中,历史是不会被遗忘的东西,它融进城市的每个角落。在犹太人被驱逐的建筑物前面的人行道上,有三千只金色的小“绊脚石”,从那里开始,到重建的剧院里的现代演出,那里从来都不是只为了娱乐。

图/visitberlin, Foto: Wolfgang Scholvien

瓦砾山

“战争结束后,这座城市被毁了,到处都是碎砖烂瓦,简直不可能将其完全清除。因此政府命令所有妇女去整理废墟,并用残留物在公园里建一座山丘,就在军事学院的顶端”, Flöge说,并向我展示柏林废墟的照片。在瓦砾被清除后,东德人建造了功能齐全的苏维埃公寓供人民居住,而西德人则试图保持以前的风格。 目前,轮到旧的普鲁士宫殿将被修复。清晨,一个名叫 Insider Tour Berlin 的导览带领我们参观博物馆岛(Museum Island)和菩提树下大街(Unter den Linden)这些所有关于前东柏林的地点,以及所有皇家建筑地。虽然德国也希望向人们想展示这部分更辉煌的历史,然而第二次世界大战的余烟持续侵蚀着这里。纳粹党曾在大学广场上大量焚书,一个举措往往对于许多事情来说都是悲剧的开始。现在,广场上放置了一个空书架纪念碑,以纪念当年的焚书事件。菩提树下大街周围的普鲁士建筑近期都被修复了,政府甚至重建了整个普鲁士城市宫殿。

图/Istock

然而,大多数游人来到柏林还是为参观柏林墙遗迹。查理检查哨(Checkpoint Charlie),曾经是一个严格守卫过境的检查站,如今它成为了旅游景点,游客在这里可以与假的美国士兵合影。在它附近的一个无条理的的博物馆里面,展示着当时人们从德国一边逃到另一边的历史资料和物件——建造隧道、藏在车座下或旅行箱中、建造飞行仪器。然而在路的另一边,艺术家亚迪加•阿西尼(Yadegar Asisi)的全景图旨在向参观者展示大多数人如何在如此异常分裂的城市中正常地生活。

但这些都只是旅游景点,景点外的其他地方设有全新的办公大楼。“你可以想象,当柏林墙拆除后,柏林出现了一块巨大的空地,就在城市的中心,” Flöge讲到,“因此他们用一部分建造了纪念碑,其余的地方则进行全新的开发。"

图/visitberlin, Foto:Wolfgang Scholvien

朋克音乐

不断的重建使柏林成为世界上最受欢迎的娱乐中心之一。年轻人,国际艺术家和企业家都陆续地到此定居,柏林的夜生活已经被认为是同类中最多样化和充满活力的地方之一。 每当夜晚降临,人们便在此缅怀咆哮的二十年代(Roaring Twenties),此时的柏林是聚会和享受生活的最佳时段。在二战前,这个大都会作为世界科学与文化之都,经历了鼎盛时期。爱因斯坦(Albert Einstein)在柏林的这几年变为公共的亮点,同样还有英美小说家克里斯多福•伊舍伍(Christopher Isherwood),他的作品启发了好莱坞音乐歌舞表演。城市中挤满了酒吧、餐厅和舞厅,歌舞剧院提供着演出,巨型的电影院为无声电影配有全尺寸交响乐团。

图/Friedrichstadt Palast Foto: Soenne

夜生活很快就被柏林人民所提升。在七十年代和八十年代,克洛伊茨贝格(Kreuzberg)是朋克音乐和文化的中心。1989年柏林墙倒塌之后,在东柏林前市中心的米特(Mitte),许多历史建筑被年轻人擅自占地并重建,成为秘密的和反主流文化聚会的肥沃土地。中央行政区是许多夜总会的所在地。在周末,俱乐部不需要在固定时间关门,许多派对可以持续到清晨甚至是整个周末。一个名叫 Berghain 的著名俱乐部设有一个酒吧,在黎明时他们打开卷帘,让派对了一整夜的人们能够欣赏柏林的全景。 即使一些不同类型的老剧院再次复活了,然而他们的演出也许与你预期的完全不一样。在被重建的古老著名的 Wintergarten 剧院中,有一场名叫 LIKE Berlin 的表演,演员们展示精湛的杂技,并伴有绝美的歌声,所有艺术家都穿着像年轻人的牛仔裤和 T恤衫,或是像典型的柏林人:派对女孩 和街头清洁工。这个节目承诺向我们展示柏林的灵魂,而一切都只用一个巨型的B字母道具完成。其中一个项目是在一把旧木椅和四堆书籍上进行一个杂技动作,表演的十分娴熟。看着这群开心的杂技演员的表演,你一定会感觉到另类、年轻与城市感。

图/Sven Darmer

在城市的另一边正好相反。重建的弗里德里希皇宫剧院(Friedrichstadt Palast),拥有由Jean-Paul Gaultier设计的价值1千1百万欧元的美丽舞蹈盛宴的服饰,一座移动舞台,以及悬挂在天花板上的穿着羽毛的演员。这里没有爱开玩笑的杂技演员,整个演出是无与伦比的美丽而严肃。它展现了一名男人在不同的世界中的白日梦,并寻找“唯一(The One)”的渴望。演员们没有一个看上去特别高兴,但充满创意,新颖并有艺术性。 柏林仍然是一座注满复杂历史、一个充满活力的艺术场所和无数文化影响的城市。住在施滕贝格(Schöneberg)社区两年的大卫•鲍伊(David Bowie)将德国的首都称之为“人们可以想象的最伟大的文化盛宴”。如果柏林没有曾经的悲惨过往,它就没有现在的文化发展。难怪永久重建的柏林的人们永远都不会忘记他们的历史。


分享此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