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IStock/theasis

Of Old Ghosts and Modern Wizards

“这栋楼的窗户后面就是J.K. 罗琳创作第一本哈利波特小说的地方,” 我们的导游尼尔·迦丁纳(Neale Gardiner)说。我们驻足的地方位于灰衣修士教堂墓园(Greyfriars Kirkyard)正中央,刚好是罗琳可以从楼上看到的位置。这座墓园年久破败,看上去有一个世纪没养护了。古老、乌黑的墓碑倒在高低不平的地面上,一堵旧日石墙从墓园当中径直穿过。

"不是哈利波特迷的话,就去边上先歇会儿。” 迦丁纳对团队说。我们面面相觑:难道还会有人不是哈利波特迷?“我要带大家去看一些墓碑。”给罗琳带来灵感、让她创作出史上最有名的魔法故事的不仅是这里的风景—罗琳也会下楼来到墓园,去读读墓碑上的名字。这里是有名的蹩脚诗人William McGonagall最后的归宿,他的名字可能启发了罗琳,她给哈利的那位严厉而公正的老师取名为麦格(McGonagall)教授;以前没人知道Tom Riddle是谁,但罗琳拆分了这个名字给了伏地魔(Lord Voldemort),那位史上最坏的巫师。“现在每天成千上万的人来造访这个人的墓,” 迦丁纳开玩笑说。今年是罗琳创作了她的第一本现代奇幻小说20周年纪念,还会有更多的游客前来。对于曾经读过20年来售出的4亿5千万本之一的读者来说,爱丁堡绝对不能错过。

图/IStock/PILIPIPA

鬼怪和小妖的传说

哈利波特并不是爱丁堡唯一的鬼故事。外族入侵、瘟疫流行、宗教冲突让苏格兰城市爱丁堡四处流传着谋杀、秘闻和骚乱的故事。从青铜时代起爱丁堡就有人居住,11世纪时初具规模—之后不久,精灵鬼怪的故事就开始流行。不难理解,为什么爱丁堡被称为欧洲最爱闹鬼的城市。

甚至在正常的历史游览中,迦丁纳也会带我们去教堂墓园里看防止尸体被盗的笼子。以前有人偷盗尸体卖给医学院以获取暴利。其中最有名的盗尸贼要数两位爱尔兰建筑工,他们很快就换了行当。当他们发现尸体已经不够挖时,便决定直接动手去杀人,这样更省事、赚钱更快。据说他们一连杀了至少30人才被抓住。其中一个杀人犯被绞死,尸体也被送到了医学院。爱丁堡的历史就是以这种故事形式代代相传的。

J.K. 罗琳不是唯一一位来这座暗黑城市寻找灵感的作家。迦丁纳停在一座看上去还不错的院子旁边,这个院子远离大街, 里面坐落着Deacon Brodie's Tavern 酒馆。想要在爱丁堡的酒馆用自己的名字来命名,你得动真格做出点什么事情来。William Brodie让众人相信他是爱丁堡社会上名望极高的人物。他生活奢侈,就算他在爱丁堡的地位那么高也难以维持花销。所以他通过犯罪来资助他的享受。Brodie合法的木工家具商身份让他能出入有钱人的寓所。他便能记下房屋的布局和防盗设施,甚至可以复制钥匙。之后Brodie便能和他的同伙一起来盗窃他的客户。他后来被捕定罪,1788年在爱丁堡古监狱(Edinburgh Tolbooth)被处以绞刑。也有人说他贿赂了行刑人,逃往巴黎。不论是怎样的下场,据说这位声名显赫的江洋大盗启发了史蒂文森(Robert Louis Stevenson)写下著名的小说《化身博士(Strange Case of Dr Jekyll and Mr Hyde)》。这部小说的主角白天是体面的医生,晚上就变成了恶魔。

可我们甚至还没提到福尔摩斯的作者柯南·道尔爵士。他出生在爱丁堡,终其大半生都在尝试和他死去的家庭成员联系。柯南·道尔中心(Sir Arthur Conan Doyle Centre)就在爱丁堡,拥有灵魂教堂和专门的超自然研究中心,如果你真想亲身体验一下的话,不妨去看看。

图/IStock/keattikorn

闹鬼的城堡

爱丁堡的美景与众不同, 一座城堡雄踞在市中心那座火山岩顶上,铺着鹅卵石的街道引向“皇家一英里”这条穿过市中心的古老大街,成群的游客在这里购物和参观景点。这座城堡作为要塞由来已久, 一部分已经有900年的历史,你知道这么长的历史足以让这座城堡以苏格兰最有名的闹鬼之地而闻名。在不同的场合下,城堡的游客们报告说看到了幽灵风笛手、无头鼓手、七年战争里法国囚犯和美国独立战争时殖民地囚犯的鬼魂—甚至还有狗的鬼魂,徘徊在庭院里的狗坟边。

这个山城经常阴雨绵绵,人们头顶上又悬着典型的褐色岩石建筑,难怪本地人那么喜欢讲鬼故事。可不是因为他们性格阴郁,他们很友好,讲故事也自带冷笑话。几百年来,苏格兰有 4000多女人和一些男人被控从事巫术,他们受到了可怕的折磨和死刑。这是一位名叫Stephanie、身穿黑色外套的红发女孩在夜间寻鬼旅行开始之前告诉我们的,我们将要往下走进入地下室,之后在另一个墓园结束旅行。但首先,她要跟我们讲几个关于市政厅广场和沿着主街的那些小巷里的故事。

在爱丁堡,这些小巷被叫做“关门巷子(close)”。 因为以前落日后小巷入口的大门都会被关闭。爱丁堡旧城已经无处安家,所以人们便住在建得越来越高的楼里。最穷的人住在楼顶一层,常常一家老小挤在一间屋里,连下水管道都没有,这些人都住在卫生条件差的环境里,常常生病。不久,在玛丽金小巷(Mary King's Close)就爆发了瘟疫。为了不危及公众健康,当局决定将巷子里的500位居民锁在屋中,任由他们自生自灭。传说中他们的鬼魂仍留在此地,你可以想象一下。其中一位小姑娘叫做Marie, 她本不住在这里,但是被卫兵封锁巷子时误关在了里面。后来这些房屋被烧毁,当局在原址地基上修建了一栋大楼,把小巷的一大部分埋在了新楼之下。现在这里是爱丁堡最有名的鬼屋之一。

图/ Mercat Tours

进入地下鬼屋

今晚我们跟随Mercat Tours 导览进入位于南桥(South Bridge)第19个桥洞下的布莱尔地下街(Blair Street Vaults),Mercat Tours 是唯一可以进入这里的旅行社。当周围陆续建起房屋后,这些18世纪的房间变得黑暗而潮湿。爱丁堡人可不想浪费这么多空间,他们开始用这个地方做工、存货,甚至经营非法的地下酒馆。我们逐一参观这些房间,想象着如何在这个黑暗的空间里度日。我们的导游点燃蜡烛引导我们,因为其中一个鬼魂不喜欢电灯,总是爱把电灯弄灭。在行程开始时你可能并不信鬼神,不过听过几个让人毛骨悚然的鬼故事,看过阴魂不散的鞋匠做鞋的几处墙角,不由自主地,在忽明忽暗的灯下你也开始隐约发现一些人形鬼影。就在这时,导游带我们进入一个小房间,然后吹灭了蜡烛。

阅读更多八月的爱丁堡, 观光, 购物, 美食和住宿: 小城里的无限乐趣


分享此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