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russels Chocolate Secrets

“看到了吗,这就是玛雅人祭祀时用来装盛血液的陶器。”在比利时的布鲁塞尔巧克力故事博物馆(Choco-Story Brussels),昏暗的灯光下,工作人员指着这些刻画着几何纹路的古老器皿对我们说,“可可豆也是盛放在这些罐子中的祭祀品之一。虽然今天它们已经变得平淡无奇,但在那时,可可豆却和血液一样珍贵,只有在祭祀这样重要的场合才被使用。”

长在树上的黄金

我们的巧克力旅程似乎和甜蜜沾不上边,一切都从一片漆黑开始。步入这个名为“亚马逊古陆”(Amazonia)的房间,如同走进了一个主题乐园里的鬼屋,咒语般的背景音效将人们带回了遥远的古老中美大陆。我们的右侧是一处精心打造的仿真场景。一名身着白色连衣长袍的人像跪在湿漉漉的泥土之上,他一只手扶着树,另一只手小心翼翼地捧着树上的一颗果实。

玛雅人在小心翼翼地摘取可可豆荚 图 /万韵

“这是玛雅人,他前面的这棵树就是可可树,孕育着用来制作巧克力的可可豆,”随行的同伴说道。奥尔梅克人(Olmecs)是世界上最先发现和使用了可可豆的族群。他们的文明消失后,玛雅人将这一传统延续了下来。

那时候,巧克力拥有与现代固体巧克力截然不同的模样。玛雅人把可可豆打成泥浆状,加入辣椒、花朵和其他香料,作为一种被称作“xocoatl”的苦味饮品饮用。我们在展厅里,看见了许多玛雅人用来捣碎可可豆的器具的仿制品。由于可可豆的稀缺,玛雅人与后来的阿兹特克人(Aztecs)甚至将可可豆奉作神圣的货币。在他们的集市上,一颗可可豆相当于一个西红柿,用十颗可可豆就可购得一只兔子。

博物馆展示的玛雅人使用的陶器 图 / 万韵

金钱就长在树上,但它并不属于那些轻易就可摘得的人。与其它奇珍异宝一样,只有贵族才能享用这一珍品。据说平民也有一次饮用它的机会,那就是在他们被选中当作祭品的临死之时。

苦涩的甜蜜

我们继续前行,眼前忽然涌入一片翻腾的蔚蓝。壮阔的模拟海景和吱吱嘎嘎的木头声响意味着我们告别了玛雅和阿兹特克文明,步入了波澜壮阔的大航海时代。1528年,西班牙贵族埃尔南•科尔特斯(Hernan Cortez)从美洲返回欧洲,并将可可豆一起带了回来,新的巧克力时代随着他的归途一同开启。

可可豆 图 /allybaby4b

欧洲人逐渐对这种来自大洋彼岸的贵族饮品产生了兴趣,他们进行了多次调试,使巧克力更符合欧洲人的口味——比如在巧克力中加入糖而不是辣椒。当西班牙公主玛利亚•特蕾莎(Maria Theresia)与法兰西国王路易十四缔结了婚约后,据说王后与太阳王终日都在饮用这种饮料,也是因为这个故事,巧克力从此成为了爱情的象征。

甜蜜的巧克力润养着人们的味蕾,博物馆的巧克力制作大师Lisa却向我们道出了这番美味后的一段苦涩的历史。“比利时的巧克力产业如此发达,其中一个原因是比利时曾拥有刚果这个殖民地。刚果为比利时提供着源源不断的优质可可豆,使得比利时的巧克力产业更为成熟。”

这使我意识到,为什么如Côte d'Or这样的巧克力品牌包装纸上印有大象的图案。当巧克力饮料受到欧洲贵族的推崇后,其它欧洲国家便四处寻觅和抢夺美洲以外的其他可可豆产地。在可可富饶的刚果,比利时正是用生活在热带草原的大象为他们运输这一珍贵的原料。

100%纯天然

不过,彼时的巧克力还只是一种在贵族圈子里流行的饮品,直到19世纪,荷兰的范•侯滕(Van Houten)家族和瑞士人林特(Lindt)分别发明了可可压榨机和巧克力搅拌机(Conche),巧克力才从液体时代进入到固体时代,并有了现在入口即化的口感。

博物馆里展示着世界著名可可产区的产量 图 / 万韵

“制作工艺也是影响巧克力口感的一个重要因素,”当被问及比利时巧克力的特点时,Lisa向我们解释道,“比利时的巧克力是用纯可可脂制成的,不使用替代品植物油,这是让比利时巧克力享誉世界的另一个原因。”

除了上乘的品质,巧克力产业也在尝试着把口感与产区结合起来。“就像红酒一样,”Lisa解释说,“巧克力也会根据可可豆产地分成不同的种类。很多人认为可可豆来自美洲和非洲,实际上,很多亚洲国家也种植着可可树,尤其是印度尼西亚,可可豆的产量可以位列世界前三。”

博物馆里散发着香气的巧克力动物雕像 图 / 万韵

夹心巧克力

但最让比利时人引以为傲的,也许是他们标志性的夹心巧克力(praline)了。1857 年,一位名叫纽豪斯(Neuhaus)的人在布鲁塞尔市中心的商业街上开了那里的第一家巧克力店。五十多年后,他的孙子发明了今天比利时最富盛名的巧克力——夹心巧克力。

Lisa向我们现场展示了如何制作正宗的比利时夹心巧克力。她首先将巧克力酱倒入模具中,然后倒置模具,让我们观赏了一场淅淅沥沥的“巧克力雨”。只需几分钟的时间,这些模具中的粘稠液体便凝固成了巧克力一半的脆皮。她再将夹心酱倒入模具中,其上覆盖巧克力酱以形成另一半脆皮,又过了几分钟,一盒外脆里滑的夹心巧克力便出炉了。

Lisa向游客展示“巧克力雨” 图 / 万韵

在场的每一个人都为她娴熟的技术和巧克力香醇浓郁的口感称赞不绝,Lisa告诉我们,她甚至在家里也练习着制作巧克力。“我还在巧克力里面加过酱油”,这位来自亚洲的巧克力大师似乎不满足于现成的巧克力口味,不断实践着自己各种天马行空的想法:“很多欧洲人觉得很奇怪,不敢相信加入酱油的巧克力味道。但事实上,由于酱油是用大豆制成的,所以这种巧克力里面,还有阵阵豆子的清香。”

这让我想起了那句著名的电影台词:“人生就像一盒巧克力,你永远不知道下一颗是什么味道”。的确,在比利时这个巧克力王国,指不定你还会遇上什么样的巧克力惊喜。

你想去布鲁塞尔的巧克力故事博物馆看看吗?点击 布鲁塞尔巧克力指南 查看此处更多好玩的地方


分享此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