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伦敦搭飞机不过40分钟,就到了常年温和的小岛。这个位于英吉利海峡的小岛,离诺曼底半岛外海20公里之外,路名大部分是法文,但却是英属岛屿。

“泽西”这个名字起源于北欧古文“大地”之意。但一千年来英法两国的拉锯战,形成了泽西岛迷离复杂的身份。

在这个海峡群岛中最大的海岛上,现在的常居者也不过8500人,尽管在国防和外交上仍受英国管辖,但有独立的众议院,在税务和立法系统上高度自治。据我所知,由于泽西岛的低税制度,吸引了许多英格兰人来投资。

也是,从伦敦搭飞机不过40分钟,就到达了常年温和的小岛。来到泽西岛,有时间必须要探索一下不一样的海滩。西北部的Plemont湾,号称拥有泽西岛最美的海滩。两旁足有6亿年历史的悬崖峭壁,在风浪雕琢下如刀斧刻下的不规则深痕,令人心生敬畏。退潮期,一大片沙滩露出来,我们可以赤脚走进几个自带小瀑布的洞穴中探险。

西南部的St.Brélade湾是最受游客欢迎的,海湾的名字取自6世纪时凯尔特语或威尔士语中“行走的圣人”。沙滩宽敞,栈道上一排餐饮店,包括了全泽西岛最好的两家海鲜馆。两年前,我们就是为了一家生蚝店慕名找来,到达时大雾遮住了整片海,如置身魔幻电影当中。这里的山崖下曾经是今日已经灭绝的尼安德特人的家。这些穴居人靠猎杀猛犸、独角犀、马和鹿为生。泽西岛是当今欧洲西北部惟一留存有尼安德特人遗迹之处,也是全英国惟一采集得到尼安德特人化石的地方。

我最钟情的是同样在西南部的Beauport滩:裹夹在山崖之间,因而风平浪静,极适合游泳,每日大部分时间都有阳光照耀,真是个温暖的避风港。但车子只能停在山崖上,下海滩需要先走过一段陡峭的小径,因而相比之下这里游客并不多。

我们下榻的酒店The Club & Spa位于泽西岛首都圣赫利尔(St. Helier)上。圣赫利尔是6世纪一位苦修的隐士,也是泽西岛群岛的主保圣人。这里有一座镇守泽西岛300多年的伊丽莎白堡垒,在岛上4日多,远远来回经过伊丽莎白堡垒无数次,日光或月夜下,潮起时在满溢的大海中央像个孤岛,需要文武双全的“海上拖拉机”代步。

起雾那日傍晚,看着白气从西边飘来,迅速弥漫到堡垒在内的海域,几片浅滩里的海草、青苔浮动,倒映着最美的夕阳余晖,这景致美不胜收。

The Club & Spa拥有泽西岛上首家米其林星级餐馆Bohemia。我们第一天到达时,先享用了经典下午茶,一人不到20英镑的价格,能选择品种多样的高质量散叶茶与造型、口味内外兼修的精致scone和蛋糕,较之于伦敦同等水准的餐厅,性价比令人惊喜。

第二晚,我们在餐厅尝试了10道菜的tasting menu。以本地特产的“泽西皇家”(Jersey Royal)土豆品种作主要原料,两颗薯仔伴土豆雪糕、淋上土豆萃取的酱汁,上面再铺上香脆的土豆皮薄片,底部还铺着切成小块的爽脆土豆粒。配菜是一只鹌土豆雪糕,居然有鹅肝酱的口感。

泽西生蚝远近闻名,切碎的鲜蚝肉浸在香槟泡沫当中,配铺在茴香条上的黑鱼籽、莳萝草和青瓜,只勺一羹酱汁入口,立即被带回到当日刚经历完毕的长满热带鲜花的大海边。咬一口生蚝,就直接将海装入了胃里。

另一道海鲜特色是泽西本地的一蟹两吃:一个碗里铺上新鲜芒果的蟹肉挞,另外一个碗里,盛着打碎磨滑的蟹肉冻,上面放一点新鲜的菠萝粒、青芥末、海蓬子和香荽。

在祭出主厨Steve Smith的招牌菜之前,我们先以一道“鸭肉沙律”变换下节奏。碟中摆设如一个微型花盆,底部以鹅肝酱铺垫,隔层是大黄果冻,再摆上生熟鸭肉各一件,点缀以南瓜花瓣。一勺到底,居然还锄到了樱桃泥。

接着,就是招牌菜了:芹菜底、松露、苹果、烟鳗鱼配煎扇贝。扇贝上洒松露片的搭配,入口即化,奇异如置身热带雨林,体验无以伦比。不过,菜式也随季节变更,因而扇贝有时也会用海鲈鱼代替。

这时候,居然才被告知到了“主菜”:烟鸽腿和蓝莓配熏牛肉。鸽腿放在独立的碗里,香气和卖相都令人满足。

最后的三道甜品里,最令人印象深刻的是加入了在美国被列入违禁食材名单的零陵香豆(tonka),这种口味复杂的香料,与树莓、龙蒿和粉红胡椒融合一起,让我尝到了新割的青草味道。

酒店:The Club Hotel & Spa, 地址:Green Street St Helier JE, JE2 4UH, 电话: +44 1534 876500, 网站: www.theclubjersey.com


分享此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