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Watch Should Never be Slow

“我總是愛東摸摸西摸摸周圍的小東西,所以精密機械的這份職業真的很適合我”,22歲的Schaap en Citroen勞力士顧客服務中心裡的錶匠Arthur Wijkhuizen說道。Wijkhuizen身後,一些身穿白大褂的錶匠就坐在一個個寬大桌子後頭,從他們的放大鏡裡檢查極微小的零件。一塊錶平均是由325個零件所組成。“每天都有新的挑戰,你必須要非常精確,以確保顧客拿回的是一隻完美的手錶”。

然而製造那種掛在牆上大鐘的製造商,也許已是夕陽產業,但鐘錶的服務與維修行業卻不是。“曾經人們只在結婚時會得到一塊時鐘,如今,人們到哪都能看得到時間,從手機、電腦和iPad上。儘管如此,人們還是戴著錶。這是個非常受歡迎的奢侈產品”,Wijkhuizen說。

作為一個專家,Wijkhuizen快速投入了這項行業。在訓練的過程中,從一位實習生開始,學會了Patek Philippe錶該如何維修。“你需要學會別人不懂怎麼做的事”,他告訴《hi歐洲》。 在勞力士服務中心,Wijkhuizen在第一堂勞力士(Rolex)維修課就被派往瑞士,展開為期六個月的訓練。像是勞力士和歐米伽(Omega)這樣的奢侈腕錶品牌都有它們自己的訓練課程,當全球腕錶業務蒸蒸日上的同時,瑞士的製錶中心已經無法服務所有顧客,確保所有的維修都通過他們的標準。“當然,你知道這些錶是被修好了,但在瑞士他們總是示範如何提升你的技巧,如何對細節一絲不茍”,Wijkhuizen說。

維修手錶的項目包括潤滑、拋光和測試。送修的錶幾乎全被拆解,機芯被拆除,而且每個零件都被特調的溶液超聲波地清理。錶匠精細地測試每個零件,測試出有哪些需要被替換。隨後每個運轉功能的零件都會被潤滑,以減少摩擦,增加其耐用性。在維修一塊錶時,Wijkhuizen說他總是欽佩製錶商們,“這就像是一件藝術工作,我總是驚歎人類發明了它”。許多錶被送回到中心維修,因為曾被摔落或各種不同情況而損壞,但所有的錶都需要每五年一次的維修,Wijkhuizen說:“ 幾年過後,油會乾涸”。

勞力士腕錶一向受到深海潛水夫,飛行員和登山客的青睞,1920年勞力士推出具有劃時代意義的蠔式型號(Oyster model)同時擁有防水又防塵的功能。1927年,英國的游泳員Mercedes Gleitze橫渡英吉利海峽,就戴著這款具革命性的勞力士蠔式手錶,而取其名稱就是因為它防水性能的外殼,就像是生蠔的蚌殼一樣。隨後推出的潛航者型(Submariner),也是第一隻可在深度330英尺的水面還具防水功能的腕表,其蜿蜒的溝緣設計讓潛水夫可以測量他們潛入海底的時間。這些多樣的功能意味著Wijkhuizen有額外的工作,但他說防水的腕錶每年就該檢查一次,尤其如果錶主是名潛水夫常在水裡使用它。在服務中心,每個送修的手錶都得通過測試,以確保符合耐壓的要求。這包括三步驟的程式——真空試驗,壓縮測試和凝結測試(顯示在表記憶體在最小量的濕氣)。

Schaap en Citroen的三間的作坊擁有14位錶匠,但由於需求量大增,已經開始計畫擴大。“客戶需要等上幾個星期等手錶修好,他們通常不理解維修時間為何如此漫長,但只是把內部零件都拆解就得花上我們一天的時間,我們還得找出什麼地方出錯並向瑞士訂購零件,之後我們還需要至少10天的測試”, Wijkhuizen解釋說,這還包括把手錶安裝在電子手臂上,做出像人類手腕的動作。每天錶匠都在測試手錶是否正常運作——保持准點時間。“只可以是快了5秒,但永遠不能慢了一秒鐘,因為這會使得顧客遲到”, Wijkhuizen笑著說。 “快總是比較好”。


分享此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