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G.westrich©asisi

A New Look

“当他们委托我为柏林墙做点什么的时候,我问‘为什么?城里的每个人都在谈论着它。’但是后来我回想起,曾经我常在朋友处喝咖啡时的情景,它的公寓就在柏林墙旁边,我们会坐在那里,望着窗外的死亡地带,而这是世界上最正常不过的事情。这个画面使我震惊。”艺术家YadegarAsisi说道,他是位于查理检查站的柏林墙全景图、和许多其他艺术作品的创作者。

Asisi出生于维也纳,父母为波斯人,他在社会主义的东德长大,但由于他曾经是外国人,因此他在完成了德累斯顿(Dresden)的学业之后,有权由东德搬往西德。“当柏林墙倒塌时,英雄突然一下子到处都是。但当柏林墙还在那里的时候,我们在柏林墙旁边吃饭、睡觉,过着正常的生活,根本不去看它。所以这成为了我想用全景图传达的信息。它不是关于柏林墙有多么丑陋,而是要让人们去思考,如果当时我在那里会做些什么呢?”

图/Jannis Mayr©asisi

Asisi的全景图描述了在1980年11月柏林墙周围的一天,人们正在各处忙碌着他们自己的事情,广播中正在播放天气预报,然后白天渐渐地变成黑夜。当米歇尔•奥巴马(Michelle Obama)来到柏林时,她参观了3个场所,而Asisi的柏林墙全景图就是她参观的其中之一。当然这很容易能看出原因。一幅幅城市生活的景象结合着每个人的故事,数百人送来了他们日常生活中拍下的照片——有些人甚至在柏林墙前结婚——呈现了多么强有力的映像。 这幅描述真实历史景象的作品是Asisi的代表作。他是在偶然的机会下成为了一名全景图艺术家,他说,这是因为我们已经可以打印巨型的画布。虽然描绘历史的全景图曾经都是手绘创作的,但Asisi和他的团队使用了新技术。这使得他们也可以在图片中创造光源和声音。“人们经常认为全景图在20世纪已经被遗忘了,但那是不正确的想法。中国和韩国一直都有全景图,他们也有极好的艺术家。”Asisi在他柏林的办公室对《hi欧洲》说,办公室中摆放了他的一些作品的巨大照片。“这些全景图有太多用途。在1995年,当柏林的大部分地区正在重建时,我们在市中心制作了这些构架的画布,人们可以在里面观看城市将于2005年改造后的样貌。”

他所创作的每一幅全景图,都向他想象的那样吸引了很多的游客。他说:“当我们在雷朋希(Leipzig)的一个废弃煤气鼓创作了一幅喜马拉雅山探险作品,迎来了五十多万人前来参观。”随着全景图的发展,点子也越来越好。“我们刚刚创作了一幅名叫泰坦尼克号(the Titanic)的作品,这个主题是现代性的承诺。在展会上,你会看到所有这些海报上承诺这将是最伟大的一条船。然后,当你走进其中,你只会看到海底的残骸,这是非常有感染力的。” Asisi花费数年去创作一幅全景图,过程中牵涉了许多与历史学家和其他专家的讨论。对于他迄今为止最大的作品,帕加马(the Pergamon)——他与柏林帕加马博物馆合作的作品,他前往了土耳其,并让演员穿着古代长袍走来走去。“得到想法之后的第一件事情,就是找到一个站立点。我需要知道当人们观看全景图时会站在哪里。之后,还要有一个漫长的绘画和研究过程。”

去年,他为了做研究而来到南极。为创作一幅2017年末要在汉诺威(Hanover)展出的全景图,他还去了亚马逊。Asisi说他喜欢创作关于大自然的作品。“凡高曾说过,‘每一个干草垛都是一个宇宙。’我们创作了澳大利亚大堡礁的全景。事实上,在我们的全景图中你可以看到非常远的地方,比你自己潜水时看到的更远。” 对未来Asisi已经有足够的想法,他需要创作一个波斯波利斯(Persepolis)的全景图,它曾是伊朗的首都,直到被亚历山大大帝摧毁。他还忙于一个帕加马的重新设计版本,埃及和巴比伦也在他的愿望清单上。“一幅全景图能够为历史带来生命。科学家为这些地方创造了距离。而我们喜欢把它拉近到你身边。”

Tips:

Asisi的全景图位于柏林、德累斯顿(Dresden)和莱比锡(Leipzig)等地。完整作品信息请参阅以下网址:

www.asisi.de


分享此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