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om Skin to Plate: Royal Blue Tattoo

纹身大师 Henk Schiffmacher 与皇家代尔夫特蓝陶厂(Royal Delft)合作,将其刺青设计转移到传统的荷兰陶器上。“设计总是交换与相通的。”

在一个阴雨的星期五早上,大约11点钟,纹身传奇人物Henk Schiffmacher走进他在阿姆斯特丹的一条林荫大道上为女儿开设的纹身店中。人们已经在排队等候着年轻的艺术家们为身体各个部位进行纹身而做准备工作。Schiffmacher 刚从台湾海岸旅行归来,他在台湾准备举办自己的作品展览事宜。去年早些时候,同一展览在巴黎吸引了25万名参观者。“70年代我去过香港和澳门,当时刺青还是一项地下活动。如今,北京有一家很棒的纹身俱乐部,那里有超过3万名成员。在那里,艺术家们擅长绘画,他们大多是接受过正规美术教育的。”他告诉《hi欧洲》。

“刺青曾经是水手们的人体艺术,他们将来自世界各地的设计带回欧洲。如今,已经成为一种主流,以至于每5个人中就有一个人有刺青。这是时代的标志,每个人都想与众不同,都想成为明星”,Schiffmacher说,“这种转变发生在我的一生的工作中。我们从在小阁楼上工作到把店面开到各处。起初我们商店里有一个标语,上面写着“我们不在乎您在香港花多少钱纹身。”人们过去总来砍价,说他们在亚洲纹身更便宜。”

Schiffmacher的第一个纹身是“一个在三年级时坐在我后面的烦人的女孩。我用钢笔刺了她”。不久之后,他画出了第一张真正的图“一个想要狮子头的警察。”从那时起,他为许多名人做了刺青,包括Lady Gaga, 瑞塔·奥拉(Rita Ora),莱米(Lemmy Kilmister),威利·德维尔(Willy DeVille),科特·柯本(Kurt Cobain),罗比·威廉斯(Robbie Williams)和呛辣红椒(Red Hot Chili Peppers)。

在80年代,当城市中的人们开始感染艾滋病时,Schiffmacher 确保纹身店的安全与卫生。“我当时想,如果我们现在什么都不做,纹身店会在5年之内全部关闭。因此,我与当地卫生部门合作。我们考察了城市中所有的纹身店——当时有30家——确保纹身是安全的。” Schiffmacher 因其在改善卫生和安全标准方面的工作而受到赞誉,并被皇家授予奥兰治-拿骚勋章。

在那个时代,世界上大约有400名专业的纹身艺术家。香港有一位著名的纹身家Pinky Yun,他的左右手都可以作画。Schiffmacher告诉《hi欧洲》,“我们共同努力,交换设计与方法。如今,好像每个城市都能有400个纹身师,随便哪个人都能开一家纹身店,而无需任何卫生知识和纹身技能。在某种程度上,我为这一成功做出了贡献,但也令人遗憾。”

两种传统工艺

尽管刺青是喜欢冒险的叛逆者的理想之选,但Schiffmacher认为他的设计同样非常适合皇家代尔夫特蓝陶,这是曾经受到中国青花瓷启发的著名蓝陶。从现在起到2020年3月,在一场独特的展览上人们能看到多种皇家代尔夫特陶器上的刺青设计。两种艺术形式都由手工塑造,一种在皮肤上用针刺,另一种在陶器上用刷子绘画。Schiffmacher 指着他纹身店的墙,那里有一个艺术家的名人堂,他们的肖像被画在了代尔夫特陶器上。“这些盘子都是手工上漆的,这很重要。这些设计不应该由计算机来完成。美就在于人类的不完美之处,没有手工完成的设计很无聊。”

皇家代尔夫特蓝陶厂称这次交换为两种古老的传统工艺之间的独特合作,这些传统工艺是从东方带到荷兰的,它们具有丰富的文化、传统和象征意义。17世纪的水手们带来了瓷器和刺青,设计相互影响。因此,花瓶上还带有一只护卫鸟的图像,这是每当水手们靠近一座小岛时第一眼会看到的东西。“纹身充满符号,代尔夫特蓝陶也是如此。还有许多与风水相关,” Schiffmacher 说。在他为皇家代尔夫特蓝瓷所做的设计中,他结合了波涛汹涌的海洋和水手纹身中的历史悠久的船只。

汉字是西方人最喜欢的刺青设计之一。“尽管我还是建议人们先向能看懂它们的人咨询一下,” Schiffmacher 笑着说,“我听说有人把中餐厅的菜单都纹上了身,他们认为这些汉字是力量与长寿的象征。人们来纹身店跟我说,他们想要自己的名字翻译成汉字纹在身上。就好像我知道怎么翻译似的?”

现如今Schiffmacher已经67岁了,他在试图找到一种方法来保护他与纹身艺术世界有关的4万部书、素描、电影和照片收藏。该系列著名的包括毛利人的艺术、稀有的纹身机、可追溯到1850年的水手手臂的一部分,以及来自秘鲁的已经2500年久的女性的手臂。‘Schiffmacher Tattoo Heritage’基金会试图建立所有这些物品的档案,“并将它们从我与猫狗同居的地窖中挪出来。”Schiffmacher 说。现在,部分这些艺术品已经在皇家代尔夫特蓝陶厂展出,而Schiffmacher亲自录制了音频解说。早前尝试建立自己的博物馆,但是没有成功,但没关系。他说,“我的作品是人们的艺术,夏天,当我坐在户外露台上时,我看到带着我纹身作品的人们骑着自行车在街上穿梭,我并不真正属于博物馆,街道便是我的画廊。”

Schiffmacher皇家蓝陶刺青展

展览至3月15日,皇家代尔夫特蓝陶厂。对纹身瓷砖作坊有兴趣?在工作室指导者的带领下,每天下午2:30都会举办一次独特的作坊。费用每人€29。

www.royaldelft.com


分享此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