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 Berber Soepboer和Arik Visser 认识这对居住在阿姆斯特丹的艺术家情侣已经好多年,Arik Visser是位身高超过2米,只要动手东西就会被修理好凡是讲求DIY的荷兰艺术家,Berber Soepboer 则是女年轻服装设计师,几年前与合伙人在市中心开了Soepboer & Stooker 潮流店贩卖自己设计的服饰。或许是荷兰人的DNA里埋藏着征服海洋的壮志,又或许是遵循喜爱探索世界的民族性或对自我的追求,他们俩打算离开城市一年并有个伟大的计划;“我们想做一件80岁还会记得的事,大部分的人只想躲在家里,过正常人的生活,或等到退休经济无虞再买个游艇来个奢侈航海游,但我们想花上一年的时间过着想要的理想生活,而现下便是探索世界的好时机,出门去才能看见不一样的世界。”因此2014年他们做了人生最果敢的决定 ——由阿姆斯特丹出发沿着欧洲西部沿岸航行一年。

启航

游艇被视为上流社会金钱游戏的象征,得要有雄厚的资金才买得起,但这对年轻情侣却不这么想,“我们当时审查了经济状况,并很早就对外宣告将用一年的时间做这件事,好让那年安排的工作都挪开”“选择买下现在这艘船,是因为这船有个功能,翻船时会自动倒正,像个不倒翁。” Soepboer口中说的长10尺宽3尺名叫《交响乐号》(Symphony)的游艇,就是他们存钱买下的爱船,在途中每个系统都轮流失火;引擎坏掉,船舱还曾严重浸水。这艘船并无自动导航驾驶系统,所以得轮流掌舵每三个小时轮班一次。“这不是一个奢华,放松的游艇旅行,反而是个极为艰难的挑战”Soepboer道。买了船后各种问题接踵而来,如何修理和处理航行时发生的问题? 船舱失火或遇到风暴该怎么办?有哪些可停靠的码头…;这些问题都没能击退他们,却更坚决的念头并着手准备,这包括为他们市中心住所寻找新房客,“需要准备的事项太多了,不光是航海知识与驾驶技能;例如:GPS定位,VHS广播系统,AIS系统可联络周围船只,这都需要通过证照考试”《Hi-欧洲》问到需要游泳技能? “在海上,你永远不想有需要游泳的一天,最重要是学会如何开船,我建议读者去航海学校接受驾驶游艇的训练”。

Terceira 岛,亚速尔群岛 图/Oliver Hoffmann

随风航行

研究过各地的气候变化,他们才制定航行的路线——从家乡阿姆斯特丹出发,经由英国东南岸再返回西南岸,一路向西南航行到法国地图上最西边尖角下方的孔卡诺尔(Concarneau),再一路向南到西班牙北部的毕尔巴鄂(Bilbao),A Coruña ,葡萄牙里斯本,最南到达北非外海属葡萄牙的Madeira岛,再从Madeira向大西洋前进,最终到达北大西洋中央,像是苍海一粟的亚速尔群岛(Azores),距离欧洲大陆1600公里由九座岛屿组成的亚速尔成为此次航行最远之地;“ 离开葡萄牙的陆地航行到亚速尔要七天,亚速尔返回英国南岸需要两周,我们离开陆地的前几天,都会患上很严重的晕船,船总是在晃,如果遇过轻微的暴风雨,不但是煮饭时要扶好锅子,双手也随时得预备抓紧,而晃到跌倒是常有的事。”Soepboer说。一路上最难忘亚速尔居民的热情,当《交响乐号》某个部位坏掉时居民都主动提供帮忙。“被海洋包围亚速尔的九座岛屿,像是被隔离于世界之外,也许是这样岛上的居民都很值得信赖,认为人性本善。在这里也遇到了来自欧洲各地的航海狂人!”绕行欧洲西岸一圈后,才发现西班牙西海岸风光最为绮 丽,英国南部的海岸也很美丽,但港边的停靠费都要价不斐”当《Hi-欧洲》询问在海上的饮食状况,Visser承认:“我的钓鱼技术很差,所以没吃到现抓海鲜,这需要好的钓鱼设备,也需要点运气。”“因此一靠岸我们会立刻去冲澡倒头就睡,才有力气饱餐一顿;我们不会带太多的蔬菜因为太快腐坏了,只能靠罐头,方便面,干粮,豆类,还有大量的饮用水。”事实上,这段旅程大很多时刻都像电影 《少年Pi的奇幻漂流》(Life of Pi);在浩瀚无垠的大海一个寂静的夜晚只有对影两人,无水无电更无网络的生活持续了数个月,“绝对没有电视或娱乐通讯可以打发时间,我们要轮流去睡觉,一个人睡3小时再起床掌舵,因为没有自动驾驶的《交响乐》会随风向漂行。” Soepboer还告诉《Hi-欧洲》: “我们看见鲸鱼两次,海豚,海龟则是常常见到,当寂静的夜晚一抬头满天星光,真的很梦幻”。 

海洋带来的礼物

经过一年航行的经历,再回到阿姆斯特丹时他们看来都晒黑了不少,这段旅程带给他们的收获难以言喻,一回到家他们就宣布了大惊喜,海洋带来的礼物——即将迎接他们第一个孩子的到来。“你要很笃定真的想做这件事,因为海上航行其实很危险,不过我们拥有的这个旅行经验是独一无二的,再也没有其他方法 可得到这样难忘的体验 ”Soepboer一脸幸福对《Hi-欧洲》的读者提出这样的建议。


分享此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