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mália Rodrigues 图 / amaliarodrigues.pt

The Other Sides of the Fado Queen

今年的欧洲歌唱大赛上,里斯本歌手萨尔瓦多·索布拉尔(Salvador Sobral)的深情演唱征服了全世界。这是葡萄牙参加欧歌赛53年以来的第一次夺冠。很多人并不知道的是,欧歌赛首次举办时,半个地球正在为另一位葡萄牙歌手疯狂,那就是法朵皇后阿玛丽娅·罗德里格斯(Amália Rodrigues)。阿妈丽娅的私人助理Estrela Carvas女士向《hi欧洲》讲述了这位法朵皇后一些不为人知的往事。

那天,我是第一个进入阿玛丽娅故居的访客。迎接我的是一位白发苍苍的老太太,等我讲明来意,她便请我到旁边的纪念厅里稍候,她会亲自带我进去参观 。

这是里斯本老城区街道上的一所旧宅,旁边连着的一排红色建筑,原是17世纪贵族的庄园。1954年阿玛丽娅买下这栋房子以后,就一直在这里和家人一起生活。我在纪念厅里看到四面墙上她的唱盘封面、电影海报、以及与国际明星、各国政要的合影等等,可以想见她在当时歌坛的成就和地位。

阿玛利娅故居 左图 / amaliarodrigues.pt, 右图 / 陈大地

皇后的黑色礼服

不一会儿,那位老太太过来找我:“我叫Estrela Carvas。”她的介绍非常简短。她带着我从陈旧的门厅沿着狭窄的楼梯向上走:“这栋老房子是受保护的文化遗产,阿妈丽娅买下时不喜欢这里的结构,想改动一下,但市政府没有批准。” 我们来到二层,这里是阿玛利娅的餐厅、会客室和厨房。“阿妈丽娅去世后,为了纪念她,我们将这里所有的一切保持了她生前的原貌,除了这些——”她指着周围墙上的一些照片和海报说,“这是为了给人们展示用的。阿玛利娅为人很低调,除了那三幅艺术家为她画的肖像之外,她并不喜欢在家里摆放自己的相片。”

阿玛利娅的早期影像 图 / amaliarodrigues.pt

“你知道阿玛利娅为什么喜欢穿黑色衣服吗?” Carvas女士说,“那不是她喜爱的颜色。她喜欢彩色,可是那时只有穿着黑色她才会觉得安全,那象征着她曾经一无所有的生活,对待大家的褒奖和掌声,她始终保持谦卑——她所有的一切来自法朵。”

二层的厨房通往后面的露台和花园。她的花园不算太大,在花草之间摆放着一些桌椅。经过厨房去花园时,我注意到厨柜里摆着满满一层五颜六色的茶叶罐子。 “她喜欢喝茶,更喜欢鲜花。她常常在花园小坐,看着盛开的鲜花,她便心情愉快。她是那么地热爱生活。” Carvas女士说着,眼里也微微闪现出幸福的光芒。

花园中的阿玛利娅和友人 图 / amaliarodrigues.pt

香消玉未殒

阿玛利娅和家人的卧室在房子的第三层。在她卧室的床边挂着她生前佩戴的几件圣母项链。“演出时,她必须要佩戴圣母项链,上场前必须先虔诚地祈祷,希望得到保佑和祝福,有足够的力量让弱小的她在台上唱出最好听的法朵,” Carvas女士告诉《hi欧洲》,“当帷幕拉开,阿玛利娅便成了法朵的化身。”

演唱中的阿玛利娅 图 / amaliarodrigues.pt

“法朵就是对我的惩罚, 它出现是为了让我迷失; 法朵是所有我说的话, 还有那我无法解释的事。”——阿玛利娅《这就是法朵(All This Is Fado)》

从1939年第一次登台,到1998年最后一场谢幕,阿玛利娅演唱了差不多60年。依靠天赋和勤奋,她演绎了不同风格的法朵歌曲,融合了不同的流派,并用五种语言在全世界巡回表演,让法朵成为上世纪国际乐坛的一支绽放的玫瑰。她将葡萄牙诗人的作品谱曲演唱,并自己填词作曲。有些歌曲甚至是她在台上即兴唱完才随后记谱的。 “阿玛利娅说,音乐只是法朵的形式,法朵由心而发,它是自由的。” Carvas女士说。

我很诧异Carvas女士怎么能对阿玛利娅的故事如数家珍。“我是阿玛利娅30多年的司机兼助理。”她告诉我自己如何千里迢迢从安哥拉慕名而来,只为了见阿玛利娅一面,没想到机缘巧合,成为了她的私人助理,一直陪伴她到去世。“她不会开车,我就是她的司机、助理、保镖……她去哪儿,我去哪儿。”讲起与阿玛利娅的往事,Carvas女士的眼睛仿佛有些湿润:“她是个心地善良的人,总是跟我开玩笑说,你身板儿这么小,怎么保护得了我?我说,我的保护神会给我力量,会给你带来好运。”

阿妈丽娅的私人助理Estrela Carvas女士和她的回忆录 图/陈大地

1999年10月6日深夜,阿玛利娅在浴室中因心脏病突发去世,享年79岁。葡萄牙政府立即宣布全国哀悼三天,随后将她隆重地安葬在国家先贤祠。10年后,Estrela Carvas女士和资深记者Maria Inês Almeida合作,出版了《我与阿玛利娅的30年(Os Meus 30 Anos com Amália)》一书,纪念这位法朵皇后。

阿玛利娅的卧室 图 / amaliarodrigues.pt

“对我来说,阿玛利娅没有死,”Carvas女士最后告诉《hi欧洲》,“如果有一天,没人再听她的歌,没人再欣赏法朵,她才会真的离开这个世界。”


分享此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