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rning the Windmill

是的,每年大约有10万旅客参观他的风车,有时,他甚至需要站在建筑的顶部指挥摩肩接踵的访客,以保证大家的游览顺畅。不过,他的手工颜料生意才是这座风车的中心。足履木鞋,头戴小帽,手拿小烟斗的Piet Kempenaar就是经营这座颜料磨坊的主人。风车位于荷兰风车村桑斯安斯(Zaanse Schans),是一座离阿姆斯特丹坐火车仅两站地的传统小村庄。这座被绘成鲜绿色的风车De Kat是世界上唯一一座仍在运行的制作颜料的风车做网,是村庄里最热门的景点。

De Kat 建于1781年,然而在1960年,风车被改造为——按照Kempenaar的话来说——一个拥有两座风车的混合体:人们把村庄另一座风车的上部“嫁接”到了这座风车上,上部的磨坊出产颜料,下部的作坊磨制油料。“在风车被搬来以前,物主用它来碾压煤炭,所以石磨完全是黑色的。” Kempenaar回忆道。

每年大约有10万旅客参观他的风车

对于Kempenaar来说,刚开始接手这座风车的时候,情况较为复杂。“我与我的伴侣在1981年接管了这座风车的开发权。当时,我是一名园艺师,曾经在碾房里志愿工作过,而我的伴侣则是历史学家,所以你可以想象,我们俩都不是颜料的行家。”他说道,制作天然颜料的知识,比如像伦勃朗这样的大师作画的那些颜料,先已几近全无。“有一本关于颜料作坊的史书,但它没有详述制作技艺。所以,在最刚开始的三年,我们不太清楚我们到底在做什么。” Kempenaar说。

不过,这一困难在他们遇到一位老资历的颜料商人后有了突破——这位商人的教父曾记载了用旧式方法制作颜料的技术。在那之后,他们眼前的问题变成:究竟是像别人一样经营风车,还是另辟蹊径探索其他模式?“为了发现可以在磨房里制作天然颜料的原料,我环游世界,也参加了不少交易会,售卖我们的产品。我将颜料售卖给修缮文物的工作室、制作乐器的手艺人、纺织品业以及想要使用古时绘画巨匠所用颜料作画的艺术家。”事实证明,这些制作颜料的技术为Kempenaar带来了丰厚的利益。Kempenaar得以在伦勃朗故居博物馆,这座伦勃朗工作室的复制品里,宣传他的颜料。此外,De Kat还出产了伦勃朗盒子,里面装有与大师同款的天然颜料。

De Kat 建于1781年

制作颜料的原材料是多种多样的,可以是木材、石头,也可以是用于球场划界的粉笔,用来制作口红与食用色素的,长在仙人掌上的胭脂虫,甚至是赤褐色的古老瓦片。当人们谈论起颜料时,总以为颜料是从小软管中挤出来的,可是De Kat售卖的颜料并非如此。在这座风车里,Kempenaar有一间小房间,里面整齐地排满了装满粉末的小袋子。“在这里,你选中一个颜色,我们教你将它调制成颜料方法。”Kempenaar 解释道。

除此以外,Kempenaar还开始生产荷兰风车上风帆的转轴,这是另一个在荷兰即将消失的手艺。“每到周四晚,我们便在颜料室齐坐一堂,研究怎样制作转轴上的风帆,就是为了好玩而已。有些风帆布料长达14米,无论是手工缝制还是使用缝纫机,都绝对不是一件简单的活儿。”

”为了发现可以在磨房里制作天然颜料的原料,我环游世界“

“保留这些知识与技术就像保护风车一样重要,”Kempenaar说。旧时,荷兰大约有一万座风车,如今,大约有1200座被保存了下来。磨坊主已经由一个实际职业变为了大部分由志愿者支持的工作,不过,现在还有一个两年课程与考试的教育项目向人们传授相关知识,Kempenaar的儿子就希望在今年底可以完成这份学业。“但在那里,你只能学习水车与磨坊的工作原理,实际上,荷兰风车还参与了更多其他产业的加工过程。”

Kempenaar十分理解未来想要成为磨坊主的年轻人。“当你进入风车,你就仿佛进入了17世纪的工厂,风车仍旧有着鲜活的灵魂,它让你想去竭尽全力保护它。”Kempenaar 说。


分享此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