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斯比克城堡 图/www.vlaanderenvanuitdelucht.be

法国以北、德国以西的土地地势低平,乡村风情弥漫,但它的历史可一点也不乏味。荷兰伯爵、布拉班特伯爵和弗兰德伯爵兵戈相向,征战不绝。为了守住攻下的城池,贵族们建造了许多固若金汤的堡垒。

伯爵城堡 图/Trougnouf (Benoit Brummer)/Wikimedia

比利时:伯爵城堡

在宁静的中世纪古城根特(Ghent)屹立着比利时最雄伟的伯爵城堡(Gravensteen Castle)。这位伯爵就是弗兰德伯爵阿尔萨斯家族的菲利普一世。参加过十字军东征的他,深深迷恋东方沿途的堡垒建筑,并据其打造了这座哥特风格的城堡。

伯爵城堡气势逼人,三层楼高的主楼位于城廓内中心,并有一座宅邸位于主楼一侧。城墙上有墙齿,其上建有许多塔楼。利斯河的河水汇入墙外的护城河内。当你置身城墙之上,根特古城的圣尼古拉斯教堂、圣巴夫主教座堂和钟楼都耸立在老城建筑之间。后来,伯爵城堡被弗兰德的统治者弃用,一度破败。根特市在1885年开始对其修复后,才将城堡重新依照阿尔萨斯的菲利普年代的风格复原。今天,伯爵城堡的城墙、城门、主楼和马厩都可供参观,还有一座关于刑讯用具的博物馆。

小女孩爬上伯爵城堡 图/Bas Bogaerts/Stad Gent-Dienst Toerisme

有趣的是,根特在1949年还发生了一起“学生攻占伯爵城堡”的事件。事件的起因是啤酒价格上涨,以及警察用蓝色军帽替代白色头盔,导致和邮递员与司机难以辨别。于是学生们自发地拉横幅、发传单动员群众,占据了城堡,最终在民警、消防员和国家警力的干预下才被疏散。不过,这场闹剧据说只是一场无聊的玩笑。

加斯比克城堡正门 图/Kasteel van Gaasbeek

比利时:加斯比克城堡

与弗兰德伯国针尖对麦芒的便是位于低地中心的布拉班特公国(Duchy of Brabant)。为了抵御弗兰德伯国的军队,公爵之子鲁汶的戈弗雷(Godfried van Leuven)于1183年建造了加斯比克城堡(Gasbeek Castle),并选址在布鲁塞尔城外。但本是为守卫这座重镇而建的城堡,最终却因一场权贵之争,被城内的士兵毁于一旦。

低地国的多位显赫家族先后继承了城堡,在废墟上重建城堡的辉煌。其中就有Hornes家族和艾格蒙特伯爵(Count of Egmond)。不过,伯爵在购下加斯比克城堡三年后,就戏剧性地被以叛国罪公开处刑。城堡的末任主人是意大利的Arconati Visconti侯爵夫妇。在侯爵死后,Marie侯爵夫人决定将城堡修建成她喜爱的文艺复兴风格。

加斯比克城堡内 图/Luc Van Muylem/www.vanmuylem.com

建筑师Charles-Albert格外擅长室内与家具设计,他将侯爵夫人的卧房设计为新洛可可风格,城堡内整体则是新文艺复兴风格,展示着夫人的巨大艺术收藏。而在城堡外景,他加建了塔楼、窗孔和城齿,使得城堡看起来更像中世纪的堡垒。侯爵夫人的晚年生活在巴黎和加斯比克之间。她在巴黎举办政治和文学沙龙,投资科学研究,并用极大的精力收藏艺术品。晚年无子的她,将她的全部中世纪和文艺复兴藏画献给了卢浮宫,并将加斯比克城堡送给了比利时政府。今天的城堡是一座博物馆。室内已按照侯爵夫人的生活和艺术品位重新设计。

维安登城堡 图/Pulsa Pictures/LFT

卢森堡:维安登城堡

维安登伯爵(Count of Vianden)曾是卢森堡北部、莱茵河和马斯河流域最强大的领主。他对法国、特别是德国的帝国宫廷都有着深远的影响。不过,强大的维安登伯爵后来成为了卢森堡伯爵的封臣,男性子嗣这一支最后也断绝了。

他们在沿河的山丘上建造了巨大的维安登城堡(Vianden Castle),这是莱茵河以西最大的设防城堡之一。蓝绿色的河水在山谷里流过,城堡出现在树丛之间,雄踞于高约310米的巨岩之上。卢森堡北部的乡村风景格外柔美,夏日时分一片郁郁葱葱,有许多适合徒步的地方。虽然经过几度修缮,城堡内最璀璨的房间和一座礼拜堂都可追溯到12、13世纪。房间里藏着古老的木制家具和贵族画像。

维安登城堡 图/Alain Fenrion/Foter.com/CC BY-SA

不过,你知道吗?维安登城堡还是荷兰王室奥兰治•拿骚家族的故乡。德国的拿骚家族先继承了维安登伯国,又继承了法国的奥兰治亲王国,后来还成为了荷兰的王室家族。疏于管理的城堡逐渐破败。1820年,荷兰国王威廉一世索性将城堡卖给了一个香料商人,后者将城堡从家具到屋瓦,一件一件地卖掉。自1977年以降,城堡成为卢森堡的国家财产,并被大加修缮,重现曾经的辉煌。尽管如此,荷兰王室依旧保留着维安登伯爵这个历史称号。

木登城堡 图/Muiderslot

荷兰:木登城堡

距离阿姆斯特丹只有15公里的木登镇(Muiden)就在费赫特河(Vecht)河口,扼守着通往乌特列支的商路。1280年,荷兰伯爵弗洛里斯五世(Floris V)在河口建造了木登城堡(Muiderslot),用来向借水路而来的商船征税。

木登城堡麻雀虽小,但五脏俱全,所有防御工事都打造得面面俱到。城堡格局呈方形,墙上有城齿、箭孔,四角设有圆塔楼,城门通过石拱桥与外界相接。从城墙上,守城士兵还可以倒下滚石和热焦油。鉴于木登城堡在历史上从未经历过围城,这些工程不免显得有些小题大做。更有趣的是,伯国内的贵族Gerard van Velsen为报辱妻之仇,于1296年绑架伯爵,将其囚禁在木登城堡内。当他行将逃跑时,被Gerard乱刀刺死。

图/Muiderslot

城堡最让人津津乐道的主人不是伯爵,而是一群文人雅客。荷兰黄金时期的历史学家、诗人兼剧作家P.C.霍夫特(P. C. Hooft)曾负责该地区的司法,行政39年。他因此得以住在城堡里,每年夏天都与学者、诗人和画家惬意地度过。冯德尔、康斯坦丁•惠更斯、Gerbrand Bredero和Maria Visscher都是城堡的常客。他们也因此被称作木登文人圈(Muiderkring),成为一段历史佳话。不过,在霍夫特之后,城堡被用作监狱、法庭、兵营和弹药库,日渐破败。荷兰国王威廉一世阻止了对城堡的摧毁计划。今天的木登城堡成为一座国家博物馆,藏有许多兵器和铠甲。城堡内复制着霍夫特入住时的装饰风格。

欧洲骑行攻略: 在脚踏板上寻找最美欧洲

欧洲火车攻略: 车厢外的风景无限好

版权声明


分享此文章